当前位置: 首页 > 次元时空 > 同人衍生 > 重生修仙 > 第十四章 催香牡丹
第十四章 催香牡丹
发布时间:2018/03/23 15:58   本章字数:2011
花容轩纵身一跳,白影硬是离地六尺有余,而嗜魂向土中一插一拔,纷飞黄沙迎着如天女散花般的银针飞去,在呼号的风中,只听“铛铛”的翠鸣,杜玉环的银针硬是朝着来路飞了回去伴着如同飞镖一般锋利的沙石。

八怪看到银针居然被花容轩如此轻易躲了过去,不由倒抽一口冷气,额头均是见冷汗,若是被杜玉环的银针刺中,即便有了解药也是要经历仿若万蛊蚀心之痛,白冷君此刻也是青筋暴突,怒意滔天,八怪反映及快地躲过了银针,看那一跃而起的力道轻功也都属上层。

周十三在九怪中轻功是最好的,恐怕不在花容轩之下,他最先躲过蓄满剧毒的银针,不做犹豫更是气恼不已地冲向花容轩,而白冷君紧在其后,虎鞭扬得猎猎声响,杜玉环在第一波攻击失败后手上不知从何处又是拿出一把银针,这次的银针更小更细尖头还透着乌黑,一看便知道毒性强悍。

关道上横列着满地的身体断肢,那血染红了黄沙,那腥臭的气息引来了所有嗜血的动物,但很多土狼只是远远观望却是不敢近身,在尸体堆前那十个满目杀机的滔天的杀气竟然让最凶残的动物也不敢靠近。

晚霞西透,红若欲滴,风吹起红沙与天边呼应,那沉重的呼吸与呼呼的风声交缠成最紧张的声响。

剑拔弩张的气氛越燃越烈。

“臭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让你为往日的嚣张忏悔。”

一双满是青刺的双环在空中挥舞着向嗜魂击去,身后紧随的七人也是扬起武器直逼面前那清瘦孤傲的白衣少年,花容轩面对八怪的攻击眉头深锁,手中的嗜魂握得紧牢,仿佛感知主人的杀意,嗜魂银光更甚,底鸣撼耳,扰人心神。

面对八怪,势必要全心应战,九怪的功力都非虚名,刚刚插在蓝雄虎胸中的那一剑已经惹怒了他们的气焰。

一跃数丈,双足踏在青荆环上花容轩反手一剑便向周十三背部插去,但周十三的轻功了得确是一个右翻身轻易躲了过去,而同一时刻,白冷君的猎猎虎鞭同何萧康的竹百扇也已经击到了花容轩的前胸与颈项,面对这紧迫的攻击,花容轩只是亮出嗜魂身子后退半步便挡住了攻势,而白冷君与何萧糠虎口骤然剧痛,险些掉了手中的武器,杜玉环因为蓝雄虎的伤痛怒气最焰,她一看花容轩竟然如此轻易地躲过了老大与何萧康的攻势怒急攻心手中银针全数射向了花容轩的大穴之处,其毒辣之心可见一斑,而正在花容轩后翻躲闪之时,杜玉环又从舌底吐出一根金针。

这根金针与银针相比制作精细,针柄刻凿成牡丹花形,细看之下连针身都是牡丹。

“牡丹花下死,我今天就让你作把风流鬼。”

杜玉环的美艳的脸上充满了阴狠,陪着绚烂的苗服让她就如同唳鬼一般,而花容轩踏着已经被刚刚的毒针刺过,此刻全数枯萎干瘪的底矮灌木连连后退,看到杜玉环紧随而置的金针,花容轩一挥嗜魂便挡了其攻势。

粉白的粉末一瞬间弥漫空中,花容轩一挥剑,却见金针针柄爆裂而开,其中粉白的粉末随之而出,看到弥漫的粉白粉末花容轩立马用左手捂住了口鼻,但鼻中还是闻到了牡丹的甜香,一瞬间气血沸腾,精气在丹田躁动,随即冲向全身。

“臭小子,老娘的催香牡丹可是好闻,你闻了可是兴奋沸腾?”

九怪站在原地皆是贼笑,杜玉环更是满面得意,那略老的容然因为兴奋而容光焕发。

“费话少说,你们以为只是这样就可以胜过我吗?”

牡丹的方向很快在空气中消散,花容轩放下衣袖举起软剑只攻白冷君的心肺而去,但丹田的燥热却越来越炙,剑眉挑高,双目赤红,刚齿一用力,下唇已是流出殷红鲜血,留下嘴角,硬是有种动人气魄。

“小子,你还想妄图抵抗吗?我告诉你中了玉环的催香牡丹,只要是个男人就会失去全身功力,而且在七个时辰内如果不行房便会七窍流血而亡。”

周十三尖嘴猴腮的脸上淫笑连连,满是得意。

“少跟他废话,快取其人头回去换取千金银两。”老大白冷君似乎无心恋战,对于花容轩他顾忌颇多。

“那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取谁的项上人头。”

花容轩冷冷一笑,表情更是癫狂,纵然满面潮红,鬓发间已有汗水淌落,但那与嗜魂一体的煞气却不减,吸紧下唇向着嗜魂的剑身就是一口鲜血,而殷红的血水喷在嗜魂剑体上居然顷刻间便被吸入体内,银白光中红光乍现,剑身轰鸣大响,仿佛剑身之中封着千古的野兽欲冲破而出。

九怪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脸色一白,各个面色一惊,蓝雄虎躺在那里身体还在向外流血,若再不医治恐怕要血尽身亡。

催香牡丹,苗疆第一剧毒,自古只要中了此毒便只有一死,但不曾想这个白衣少年居然还有能力与八怪作战,而其散发出来的煞气连一直窥视地上断肢的土狼们都发出“呜呜”哀鸣。

西边彩霞就要被黑暗吞没,北风更冷,在最后一丝颜色就要消失之际,关门处,一人两马直冲而置。

“花容轩,我晚膳都吃过了,你到底打算打到何时?”

天边最后一丝霞光映照在枣红马上那沉鱼落雁此刻却满是不耐烦的少女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