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官路无涯 > 第二十一章 何小西
第二十一章 何小西
发布时间:2018/07/10 15:31   本章字数:3220

这时,伍可定上了何小西那辆红色可爱的广州本田车,很快把车启动了,帮她倒完了车,然后依旧坐回到自己的车里边,但伍可定当时心里就在想,谁叫自己寸呢?出来上趟超市买点菜,也会碰到这种事有什么办法呢?如今他也只能傻呆着等保险公司的人过来了。

其实,伍可定今天倒不是非常坚定地认为自己太寸,在等待保险公司来处理的时候,他就在心里暗自庆幸着,因为在他看来,能认识这么一个超级可爱美丽的女孩,还真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虽然他刚才一直都表现出一副很男人的样子,但这也是他故意装出来的,他一贯认为适当地在女人面前摆酷,这就是所谓欲擒故纵的理论所驱吧,今天发生的这所有的一切事情,简直就像是在什么电视剧里边的情节一样,都是那样极富戏剧化。

就在伍可定还在那里自己瞎想之时我,何小西却没有呆在车里,她一直在自己车子前面的那一小块空地上,不停地来回走动,她一紧张就不停的来回走动。

地上车库算是公共场所。何小西似乎忘记了这一点。她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原本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不良情绪,又死灰复燃了。

何小西实在忍不住,开始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咒骂那个叫孟朝阳的男人,要不是因为这个可恶的男人,那么今天她今天也不会来这个超市,而不来这个超市,那就不会要停车在这个地下超市,那她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孟朝阳曾经是何小西的男朋友,他们前后交往了三年,或者说,她已经被他包了整整三个年头。

两个星期以前,孟朝阳终于跟他老婆离婚了,原来以为何小西一直天真地以为孟朝阳是为了她,才和他老婆离婚的,这样她就可以和他修成正果了,但这事情的发展,却在朝着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方向去发展,她一直非常信任和中意的孟朝阳,却在他办完离婚手续的一个星期,就带着一支修路工程队去了南非。

这个孟朝阳也太阴险了,他要离婚她是知道的,但他要去南非的事,却在她面前瞒了个水泄不通。而且他这一去可不是十天半个月,而是需要整整的三年时间啊,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孟朝阳究竟是什么意思嘛?如果你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你完全可以明说的啊,何必要对自己来个藏着掖着吗?

何小西在逛东城市最热闹的步行街时,收到孟朝阳从东城机场发来的信息的。信息不长,就十几个字。他告诉她,他马上就要登机了,让她多保重。

等到何小西立即把电话打了过去,那个孟朝阳的手机却已经关了机,从眼前这种情况来看,这完全是孟朝阳故意设计摆她一道的,这样的事情发生,简直让他感到非常地难受,好像自己始终只是一枚别人手中的棋子,自己命运总是被别人主宰着。

有时候,何小西甚至觉得自己可笑得像个白痴,因为她那次上街的主要目的还不是为了自己买东西,而是为孟朝阳买皮带。孟朝阳身价几千万,却是一个对自己节俭到家的人,从来不肯在自己身上多花一分钱。这跟别的包工头有点不一样,好些人总是把花钱当着有实力的象征,下最好的馆子,开最好的车子,用最贵的手表、手机,穿最有名的衣服、皮鞋。孟朝阳看起来就像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农民,那根旧皮带已经开裂两三个星期了,一根差点变成两根,每次扣皮带都挺费劲儿的。

何小西不露声色,把买新皮带的时间留给他家里的那个女人,觉得给孟朝阳换行头应该是他老婆的事。见那边一直没有劝静,这才动了买皮带的念头。她甚至想好了替孟朝阳换皮带时对他说的话:男人的穿着品位是他背后的女人的品位的外在表现。你以这样的样子示人,只会让人丢人现眼。

何小西初看信息时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但半分钟以后她想明白了,姓孟的这是在与她告别,他让她多保重就是从此各奔东西的意思。这正应了自己闺蜜郁佳嘉说的一句话,你把姓孟的家庭搞垮之际,可能就是你们两个人分手之时。

她在大街上抬头望天,不是想在灰蒙蒙的天空上寻找那架远去的国际航班,只是咬咬牙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在心里把自己一连骂了三遍四遍五遍,就算是骂了这么多遍,但也未能够让自己解恨。

等何小西回到他们曾经的小窝里,想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泪怎么也挤不出来了。

不过,这个姓孟的做事情还算是有着几分良心,他把那个六十五平方米的小窝过户到了她的名下。那本新办下来的房产证就放在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他可真会选地方,旁边是两片车钥匙-他还给他买了一辆红色崭新的广州本田。

何小西刚拿到驾照没一个月,除了偶尔在孟朝阳的陪护下开开他那辆路虎,其实没有多少机会摸车。现在,孟朝阳去南非了,多保重的其中一个意思,就是何小西今年得独自开车上街。

但没有想到今天第一次开车上街就出了状况,而且对方好像还并不是太好说话,面对对方是一个漂亮的美女,却一点也不知道爱香惜玉,反而是一上来就吼她,让何小西都要开始质疑自己的容貌了,莫非自己的个人魅力真有那么差劲吗?

而此刻的何小西也只有唯唯诺诺的份。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是你技术不过关剐了人家的车。

但她还是快看了一眼他扔到自己车里去的那些东西,认定他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

难得的是这个男人长得很帅,身材修长,挺胸收腹,给人一种玉树临风之感。她又一次想到了孟朝阳。

孟朝阳五短身材,不仅其貌不扬,还比何小西短了半个头。据说男人无丑相,当初要不是因为他长得有点象过了的演员傅彪,何小西可能理都懒得理他。孟朝阳追她的时候倒动了真格的,一点没少下工夫。最让她感动的一次,是她在网上看中了一款手机,他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当时内地没有货,他二话没说开车去香港,往返差不多要有三十个小时,硬是帮她买了一台回来。

何小西并没有因此就范,直到不久以后他爸爸来了电话,说是收到了她寄回家的一百万元汇款。何小西当时就晕了,不是因为一百万人民币,而是因为孟朝阳做事的方式。他对自己很抠却对你很大方,好得让你腻味,让你倍感踏实,你还求什么呢?

不冲人看但也得要冲着钱看,这三年的交往期,也就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何小西认了,但就算是不认,那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人家人走都走了,房子虽说小点,但也总算是把名字变更到何小西的名字上了,然后就是车也帮你准备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只不过,让何小西实在是感到郁闷的是,自己从头到尾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就是自己被别人卖了,却还傻得在那里为他数钱。

原来这个孟朝阳从头到尾,他都一直都是在刻意去骗她,把她当作一个大傻瓜。

她早该知道大奸若忠的道理。慈不带兵,善不经商,他一个做生意的,不奸不诈能发这么大的财吗?他怎么可能一直把你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里呢?

何小西从孟朝阳那儿受到的打击不是一百万外加一套房、一部车所能弥补的。整整三年的青春岁月是一回事,她对爱情乃至人生的看法是另外一回事。她认识孟朝阳的时候二十岁,刚出大学校门,美丽而青涩。现在她二十三岁了,不大不小,往前再走几步,一不留神马上就会跨入剩女的行列。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主要的是,从此以后,她还能相信男人吗?她还有爱的勇气和勇力吗?

连续两天,何小西茶饭不思,精神很是恍惚。她对孟朝阳的出走带给她的问题百思不解,为什么三年期刚到,称离开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今天她到阳光超市去就是为了退回那根皮带。它没能拴住孟朝阳,她当然也不会把它套到自己脖子上,为了一个狗屁男人上吊,她还没那么蠢。与其睹物思人添堵,不如换回花掉的银子。

但没想到,本来只是在做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却给自己招来了这么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男人。

但用到这个男人身上的第一个词就是精致,她觉得这个帅帅的中年男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完全可以用气宇轩昂来形容。

所以,何小西虽然被这个男人吼了,只觉得自己活该,并不觉得吼她的人有多么讨厌。

而且,在这莫名其妙之间,她开始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了一种莫名地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