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二十六
二十六
发布时间:2018/05/23 16:21   本章字数:2508
269.
快乐的人其实什么时候都有的,他不会因为时间地域环境而改变,有人说这些人活得像小丑,但是这些人才是最开心的,因为事情本身在他们那里还没有变的那么复杂而已。
睡在我对面的哥们叫馒头。绰号这个东西大多是对人的第一印象。但是我对馒头的第一印象却不是馒头,他本人开始对此很好奇,或许期望着我给他一个更加英明神武的新绰号。但是我脱口而出一句:滚刀肉时,他差点没把我掐死在床上。这个人就是馒头,我们总会说他亵渎了人世间最美味的一种主食。
270.
其实他的事迹正如疯子所说:罄竹难书,要是再来四个字,那就是:天理难容。他和疯子是老乡东北人,馒头是个标准的大学生。基本上大学生干的他都干,大学生不干的呢……嗯,他偶尔也干。所以我感觉他是个全能型的人才,馒头有一个女朋友在我们班。但是悲剧的是他却没在我们班。他对他女朋友很好,但是大学里注定男女之间是要发生故事的,所以馒头的故事也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出现在我的键盘下的事情是因为,每次的结果都是让我们始料未及的。
271.
这段时间我的事情安顿下来了,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好像安静了一样,估计这就是人说的置死地而后生的感觉吧。馒头总会每天傻了吧唧的回来,抖落着胸前两坨肉打我一拳。我看看他,然后爬上小明床去找双截棍的时候,他早跑到自己床上去了。
“你TM的以后不要从门里出去了,四楼的窗户是你明智的选择,OK?”
“嘿嘿……小样你咬我呀,老子踹开门就出去了,信不信?”馒头嬉皮笑脸的看着我。
事实证明馒头这个人是个说话及其守信的人,当天我们就见证了。当然不是踹的我们的门,而是女生寝室的玻璃楼门。
272.
馒头喜欢喝酒,可以说是逢酒必喝,每喝必醉,醉后必疯。当然只有在失恋的时候会大疯,所以我们几个命运是由一个女人决定的,他踹的这个门也是此女所居住的寝室楼门。那天是礼拜四,馒头每次分手的日子。因为每次分手都在礼拜四,那次是第9次。还是那句老套的话:
“同志们,我今天也加入你们单身的行列啦。”
“疯子去吃饭吧,我饿了。”
“我也去,大棚还是金桥?”
“……”每每这个时候,我们都异常的淡定,完全忽略此人的存在。
那天馒头一天没再寝室,晚上我们照常在寝室呆着。小明接了个电话,然后从上铺垂下脑袋告诉我:
“馒头出事了。”
“什么事?打人了?还是被人打了?”
“这回更牛一些,单刷女寝。”
“……”
273.
过了很久小明搀扶着馒头回到寝室,我看着他烂醉如泥,全身是土。头发上还沾着晚上的伙食,黏黏糊糊的全满身酒气。疯子看了看,然后做到我床边,问了我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我想知道,他怎么在喝醉的情况下,准确的吐到自己头发上去的?你看衣服上都没有,裤子上也没有,说明是一吐命中,求解。”然后我看着馒头的头发想了一会。
“这个……技术型人才,我也只是个地球人而已。”我耸耸肩。等到小明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疯子问了小明,我们才知道了正解。
“什么玩意就技术啊,馒头喝醉吐了人家女寝一门口,然后拎着酒瓶站下面喊自己女朋友,还要冲上去。但是看楼大婶不干啊,馒头酒壮怂人胆儿,飞起一脚楼门就荡然无存了。然后馒头脚下趔趄了一下绊倒了,脑袋一头扎在吐的那摊玩意上,这不就……”
当时我和疯子就被着曲折的跟推理小说一样刺激的情节所折服了。
274.
然后馒头就躺在自己床上一遍遍的喊他女朋友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哭还是笑。但是那天晚上都睡的很迟我也是。我大概快到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听着寝室有水声,好像是往瓶子里灌水,偶尔又撒一些打在地上的塑料袋上的声。我困的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但是眯着眼睛我看见一个胖身躯,那着个瓶子接在***的部分。我艹,我心想这货又玩什么幺蛾子,接尿瓶?我想看看他要干什么,,但是他拎着个瓶子出去了。过了大概好久,我睁开眼睛时候一个人站在我床边,吓了我一跳。
“神经病啊,大半夜不睡觉,玩完尿,站这吓老子。”
“起开,我要睡觉。”馒头一把把我被子扯的抱在怀里,然后脑勺对着我电脑桌猛躺下去,哐!的一声疯子被吵醒了。
“艹,这是老子床,玩梦游啊。”我从他手里抢被子。
“给你脸儿了是不是?”这次馒头的声音很大,全寝室都醒了看着馒头躺在我床上,抱着我的被子不撒手。
“馒头,你TM干嘛呢?回你床上去啊。”疯子下床把馒头往他自己的床位拉,馒头躺下后依然不松我的被子,小明下来边问边拽,才把我的被子拿回来,此时我的睡意全无,他倒是呼呼的睡着了。疯子他们看着我一直笑的不行,我也是又气笑。
275.
第二天早上我们问他的时候,他居然告诉我们不知道,我当时就差点暴走了。
“艹,你TM的以后喝完酒,或者失恋都不要回来,下次再有类似的我们会把你扒光了,捆的跟粽子似的,放在女寝楼下,第二天头条会是:裸体男疑似猥亵女生,自虐捆绑于女寝楼下。”
“你们不用这么狠吧,不就是喝醉了嘛。”
“你TM好意思腆着个B脸说你喝醉了?月圆之夜变狼人也没TM你这么悍的吧。”
“皮哥,皮哥,别呀,我给你道歉。”馒头又嬉皮笑脸的胸前的肉乱颤。
“好,那跪下吧。”
“我跪你大爷。”
276.
后来馒头真的出去住了,走的时候还嘟囔我们都嫌弃他,他这就走。我们玩笑起哄还让他赶紧的,帮他弄行李。但是真的走了后,发现少了一个拿来开涮的人感觉寝室又显的沉寂了。后来我也搬出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只愿意住在那个寝室,和他们住在一起。没有人真的抱怨我的呼噜和9600的启动声大;大清早5点起来写东西敲得键盘啪啪作响;喊他们把好看的电影QQ传给我;懒得动弹叫他们带饭给我……
277.
这个假期我回去的很早,我怕看到过多的离别,疯子和他们一起参加了班里组织的出游,我看了照片感觉挺好的。他劝我应该和他们一起出去,一起照张相,我当时笑着说算了我不喜欢出游,你们去吧。其实我是想说我真的能记得起你们的样子,就像写到你们的时候就眼前有一个3D映像一样,把你们的所有印象深刻事情都展现出来,所以用不着相片帮我回忆。照片上宝爷依旧和他女朋友脑袋凑一起,笑的眼睛都找不到;疯子戴着墨镜给他家女人挽着;还有班里的同学嬉笑的表情……我看着说不上是羡慕,还是欣赏照片的拍摄水准,只是觉的大学应该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