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二十四
二十四
发布时间:2018/05/22 14:22   本章字数:3487
255.
想了许久还是感觉没有必要在学校浪费下去了。很早的时候就和老爷子侧面谈过退学的事情,但是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现在总算是有个让我不留在学校的理由了,就算是退学我也不会选择留级的。高三我连复习都不想复习,大学留级怎么可能。这也许是我长这么大做的最疯狂的一个决定,孤注一掷的一个决定,毫无退路。我把想法告诉痞子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淡定,告诉我也许退一步会很丢脸,但是路会很平坦;也许进一步会很洒脱,但是路会很艰辛。我告诉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妥协,只有上学不可以和我妥协。什么人我都可以退让低头,唯有老师我从来不退让低头。
“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无非就是多耗一年,学些我这辈子都用不上几回的东西。”
“你老爷子会同意吗?”
“以前也许不会,这次保不齐,如果不能继续跟着上大四,那就退学。”
“哎……你说我们兄弟是,落叶随风,还是叶落归根?”
“呵呵……你归根,我随风唄。”
256.
我吃罢饭,拿着电话看了一会老爷子的号码,犹豫了会按下了右键接通。
“儿子啊~!干什么呢?”
“呵呵…刚吃完饭在寝室呢。”我还是哽噎的说不出口。
“这几天西安下雨,多穿点……”
“爸,我……我不想上学了……”我的话打断了老爷子的叮嘱,电话那头沉静了一会。
“呵……说什么傻话呢,是不是生活费又不够了,老爸下午叫你妈去……”
“爸,我真的不想上学了,我上不下去了。我欠学分学校叫留级,我不想留级。我以前也和你说过想退学但是你都没有答应……”我一气说完后,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哎……儿子啊,你真是给爸出难题啊……你这几天心情调理好,别想太多。我公司有些事我处理完就来西安,来了说好吧?”
“恩,好吧。”
我听着那边挂断的声音,我闭上眼睛会浮现老爸靠着沙发猛吸一口烟,长长的叹口气思索事情的样子。我思索着我出校门后的打算。或者先回家调整一个月然后找工作;或者去老爷子那里,但一想我拉不下那个脸,老爷子也丢不起那个人;或者……
257.
下午的时候电话响了,我看见是丢儿的电话,我犹豫有没有必要接,或者她是想通上次的事了,又或者其他。其实这个时候这些一点都不重要了。
“喂。”
“嗯。”
“我快到西安了,一会就到你们学校了,站了一路没座位。对了,你没事吧,痞子都和我说了……”
“噢,你吃饭没?我这就去车站。”我拿上衣服锁上门。
“没呢,来了吃吧。”
见到丢儿的时候,她抱了抱我告诉我没事的,还有她在。虽然听起来有点矫情。但还是多少心里有些许安慰。几天的焦虑我胡渣疯长,也顾不上刮。头发也很长,被雨水打湿的刘海在下巴上扫来扫去。我带她去吃了点东西找宾馆住下,她问起我如何打算的,我说暂时还不清楚。
258.
第二天我带她市里玩了一天,我努力不去想这些事情。我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分担给其他人,或者作为一个女人她能做的或许只是安慰,所以我就更觉得没有什么必要说的太细。她还是没有变,依然是边走变按手机,任性的拉着我进出各种商场,让我试衣服。快到下午的时候我打电话告诉疯子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我没有告诉太多的人,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我也不想弄的和作秀一样。但是我回去的时候好像他们全都知道了我的决定。然后还是像往常出去聚餐一样打打闹闹,我的顾虑也就烟消云散了。
那天吃饭我和疯子都没有再喝果啤,而是啤酒。疯子和平常一样还是不忘拿我调侃,猴子、小白、牙牙和他女人、雄伟、明哥。寝室的除了搬出去住的都来了。疯子那天和我都喝了很多,话也很多。感觉有他们在真爽。牙牙女人说了一大堆祝福我和丢儿的话,直到到我回宾馆的时候还在耳边回荡。我看身边着熟睡的丢儿,或许也不会在一起太久了吧,我们的感情从未得到祝福,幸不幸福其实我也不知道。
259.
我隔天早上送走了丢儿。短讯告诉她:好好上学,念你,有时间电联。免回。下午接到老爸的电话,说他来西安了,我回宾馆洗漱完毕退掉房回寝室。
母亲见到我的时候还是像往常一样嘘寒问暖,也没有提及到我的事情,这让我更难受。老爸找宾馆安顿下后,才问我详细的经过。但是我执意决定要退学,老爸似乎真的也有些动摇了。我的坚定叫他也无可奈何。他想了一会说:“那退就退吧。既然不想念了就算了,我也不逼你了。”之后盯着电视一句话都没有说,母亲坐在旁边看着我,也一句话都不说。
在去学校的路上,他又问了一次真的决定了吗?我还是很肯定。到学校后我和老爷子一起上楼,教导主任拿着成绩单给他看的时候,老爸无奈的笑了笑:
“都知道了,我是来签字的。”
“想好留级啦。其实这个事情……”教导主任扶了扶眼镜,把表格递过来。
“是退学。”他诧异的看着我和老爷子,停下手里的活。
“你这样会把自己毁了的,你这个留级可以允许的,把以前的科目清考完一样毕业的。”
“我不想留级。如果可以跟上大4继续的话,我保证会清考全过。”我看着他。
“继续大4是不可能了,但是……”
“那就拿表,我签字吧。”我打断教导主任的话,傍边也有许多老师劝阻我,但是我是什么都没有听。
我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我把笔递给老爷子,他看着表格犹豫。这个时候导员也到了教务处,他拿过表格丸成团,扔进纸篓里。
“我给你说你这样就辜负你爸爸一片苦心了,你和你爸先回去在想想,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是留级还是退学,我也有孩子,做父母的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他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可能年龄大的人遇到这种事情行为会过激一些吧。然后他递给老爸一支烟,示意他回去和我好好谈谈,实在不行明天早上过来签字也不迟。还一再叮嘱我好好想想。
260.
回到宾馆后,老爸叫我再想想,明早起来给他答复。也没有和我在谈话,一直看电视。这个时候痞子打电话过来,我去了躺卫生间关上门。
“什么情况?”
“退学被挡驾了,还有什么情况。”
“哎……其实老子想和你说,真的留级没什么不好。有什么可丢人的,你TM那个面子值J8几个钱啊。你退学了你晓得你老爷子的面子往那里放,你想过没有?这些都不说,你退学后你干什么去?打工?你吃的消吗?我们高三假期去广告公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怎么工作的。接你老爷子的摊子,那么大的一个摊子你搞的定吗?”
“哎,也许……”平时痞子有一句话和我对不上,我都会有一万句等着反驳他,此时面对他一连串的问题我却理亏词穷。
“其实面子TM的算个屁,老子回来读高3不是照样见人吗,不就是读书不好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又没有烧杀抢夺、奸淫辱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留级算了,和学校低个头,给老师装个孙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我真的……我感觉我厌恶学校了都,怎么叫我在继续啊。”
“有的时候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真的。说实话,我在高中也很痛苦,但是谁叫咱们偏偏就给自己弄了这么个烂摊子呢,我也是成天的和班主任装孙子,没什么。”
“……那我在想想吧。”
“当孙子有什么啊,只要有爷疼,这个孙子我还就TM的当了。”
“呵呵……这话我喜欢。”
挂断电话后我回想着痞子的话。真的是我自私的只考虑自己的想法了吗?我退学了能干什么呢?周围的同龄、老爸的同事、朋友会怎么看他?我躺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吧,真的太累了。
261.
半夜醒来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母亲哭声还有谈话,原来她们一夜都没有睡
“你真的要签字吗?你就打算这样叫儿子前程断送了?”
“有什么办法,他从小被老师歧视的本来就不喜欢念书,性格孤僻,我真怕我不答应,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你以为我不心疼儿子啊?就算他没毕业证,我也会找事叫他做,大不了少挣两个钱嘛,只要儿子好好的。”
“那不上学,回去在家里别人怎么看?他们同学怎么看?还有……”
“哎……我们两也是半截快到土里的人了,事已至此我也就不想其他人怎么想了,爱怎么看怎么看吧,儿子是自己的又不是别人家的。”
“你说他为什么啊,以前那么听我们话,现在这是为什么啊…”我听见母亲哭出声来,用被子捂住嘴的声音。
“睡吧……想开点,念书的千家万家,成才的一家半家。谁也没规定他是我的儿子就必须有出息啊。”
我闭着眼睛,一股液体从眼角渗出,流向另一个眼角,冲破睫毛的阻挡划过鼻梁,和另一滴液体汇聚,一起在白色的枕头上渗化开来。“呜…你说他为什么啊。以前那么听我们话,现在这是为什么啊…”“当孙子有什么啊,只要有爷疼,这个孙子我还就TM的当了。” “你以为我不心疼儿子啊……”这些话在我久久耳边回响。鬓角的头发完全贴在脸上,我试着想用食指想去切断鼻梁上那段‘河道’,但是闭上眼的时候又决堤了。我第一次看到老爸无助的样子,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什么都能摆平的人,其实他也只不过是个凡人而已,只是这个家让他变的不畏艰险,才一路走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