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二十三
二十三
发布时间:2018/05/22 14:22   本章字数:2297
249.
我看着日历上里清考的日子越来越近,除了要应对考试,还有一大堆的设计作业,毕业设计作品的开题报告,疯子每天来回穿梭于图书馆和寝室。我们每天相互帮对方请假把选修课叉开,每天回到寝室的时候都是疲惫不堪,寝室的哥们看着我们说:你们俩这蜕变的也有点太快了吧~!不禁叫我想起一句歌词来:
“也许是从前得到了太多的快乐,今天我们才会失去更多……”
250.
第二天还没有起床,疯子就喊我去找指导老师问毕业设计的事情。我们刚上到三楼的时候,邻班的学委告诉我我们导员有急事找我。我叫疯子先去,我一会就来找他,然后我去了导员办公室。导员见到我无奈摇了摇头,把成绩册和学生手册都给我:
“你看看吧,你4年学分累计超出警戒线,学校要求你留级。”我当时脑子就乱了。
“老师,没有补救的什么办法了吗?”
“这个……我没想好怎么和家里说啊,老师您看……”我承认那天是我对老师最耸的一次。我说了很多着一辈子打死我都不会说的违心话,至少对老师不会说。
“那你先回去想想,不要出去乱跑了,等我电话通知你吧。”指导员拧开杯子慢斯条理的喝着茶。
“拜托您了,老师……”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许一埋在我心里的就是这个雷吧。疯子依然在楼口那里叼着烟等我。
“杂地了?”
“留级~!”
“啊,真假?那我呢,我TM的不是学分比你挂的多嘛?”疯子诧异的看着我迫切的问。
“你没事,你清考过了就好了。”我搓卷着手里的记录下的挂科成绩。我们两个人一路都没有再说话,
251.
下午的时候居然下起了小雨,现在想想情节还真TM的够煽情的。疯子夹着个本子看看我:
“哎……以后TM的老子要一个人去上选修了,艹~!”
“去吧,挺好的,没有选修可上的时候你会更艹的。”
我们相视无奈的笑笑,我拉上床边的帘子,很快遍呼呼的睡了过去。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赛维那个红色的广告牌;黑黑的过道和石膏板的房顶;囚囚挺着肚皮浏览色情网的样子;阿牛那无敌的笑声和表情;痞子挖鼻屎的照片;团长磁性的指挥腔调和他老婆***的吸烟姿势;我误食疯子鸡腿汉堡时他愤怒的表情;宝爷骂人那犀利的粗词俗语 ……侏雀、若水寒、弓灵、舞尸一个个真实虚拟的人物从我身体穿过,我奋力去抓却使不上劲,然后一直追着他们跑。看一眼一路上站在路边的人:老爸和善的表情、母亲惠心的笑、翻着手机等待我会短讯的她、表情漠然的媛媛、喋喋不休的丢儿,我不知道是停下来还是该继续跑。
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寝室没有开灯我下床把灯打开,去洗了把脸。呆呆的看着水池里溅起的水花想着刚才的梦,才发觉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252.
我穿着拖鞋下楼后,才发现雨下的挺大的。积水从脚趾间钻过,看着餐厅零散的人又突然想起来疯子不在没有饭卡,只能去超市买点泡面和零食。回寝室后我换下湿的衣服,找隔壁的哥们借水卡在热水器那把面泡好。打开可乐喝的很猛,呛的我感觉眼泪都快出来了。我打开泡面的时候发现面才稍微化了一点,我尝了一口TM的居然是温水。我将就着吃了点就吃不下去了,拆开袋饼干胡乱吃了点看了看电脑又躺下了,迷糊中我听到有人回来了:
“皮哥睡了一整天了。”
“哎……也难怪。这两天连他‘亲爹’都开的都少了。”
“……”
我侧躺再枕头上对着电话上老爷子的号码发呆,想起了补考英语时候考场上的那三句话:
——爸,我被学校留级了。
——爸,学校把我留级了。
——爸我留级了,被学校。
253.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去教务处找到教导主任。他扶了扶眼镜打量下我,叫我等等。然后忙碌着自己手里的事情,我看着进进出出的老师和学生,他们斯文儒雅的形象和我流里流气显得我格格不入。我正想着干脆去门外等算了。
“对了。乃个谁,你留级了你知道吗?”他这才想起了我的存在。
“嗯,知道……我想问下您,我参加完清考全通过可以不留吗?”
“不行,不行,学校已经取消你清考资格了,只能留级了。”
“老师你看我…… ”我几乎是哀求。
“你别和我说,叫爸来,我和他说和你说没用。好吧?”他近似蔑视的看着我,周围的老师学生也都干着自己的事情,。
我才回过神来,看了看他我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他没有理会我,和旁边女老师笑着讨论中午吃什么之类的重要话题,可能这种感觉不是生在其中,真的不能体会那种无形中的排斥和不屑,就像多出一块拼图片。我走出教务处后,看着走廊尽头微弱的亮光,或者我的希望也是如此的渺茫。
254.
我一个人在回寝室的路上,走到大棚的时候突然很想去吃<赛维>门口那家的香辣肉段,赛维拆了之后,它也被迫搬到学校里面来了。空当当饭馆只有我一个人大口的吃着,我几乎都不想尝出什么味道就咽下去。
“味道还可以吧~!噢对,你毕业没啊?”老板娘收拾着桌子问我。
“嗯,不错还是那个味儿。还…… 还有一学期。”我腮帮憋着饭勉强的笑了笑。
“今天怎么不上课,是不是又跷课了啊?”
“噢,今天没课。”
“你们着群孩子,以前不是一起来吃饭的好多人吗?怎么现在我看就你和其中一个常来,其他人我都再没有见过。呵呵。”老板娘说道这里时,我才发现我坐的这个圆桌就是从前我们一起常吃饭来坐的桌子。我的对面是阿牛,依次是囚囚、宝爷、疯子、佳心、小软、傻傻。几乎都能想得出他们最喜欢吃的菜。想想多少还是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我吃完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早上出来的急,没有带钱包。
“阿姨,出来的急了,钱包……”我尴尬的看着她。
“呵呵……,下次来了给吧,没事。”
“那……谢谢你啊,今天出来的急……”我还是感觉很丢人。
“没事,没事,一顿饭嘛,都是常客了。呵呵。”
我回头看见那4年都没有换过的红底黄字的灯箱招牌,也许这是真的最后一次吃香辣肉段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