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二十二
二十二
发布时间:2018/05/21 15:36   本章字数:2107
242.
今年是大四的第一学期,意味着我所有的事情都会在今年终结。但是却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乱到无以复加,学校、家庭、感情、还有一条未知路、我感觉自己就是深陷重围,四面楚歌。
上课的第一天大四的学生就开会发放毕业设计书,我看着我似曾相识却不认识的老师们。看着同学们开心的表情。我翻阅着手中的设计书,这也许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次作业了吧。我从心里想好好的把它完成,虽然这个想法就算告诉别人可能别人都不会相信的。
下午的上课的时候,辅导员来找我问起我选修课学分的事情怎么办。我拿着只有5.5分(12分合格,每学期限制修3分)的档案册,我一直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置我。最后辅导员带着我找到选修课的老师,帮我求了求情。最后这个学期选了4门课,7分。我很尴尬的张开嘴和老师说了声:谢谢。我不知当时我声音有多小,或者他都没有听到。
243.
回到教室后,同学们都在传阅着成绩表,查看自己的挂科数目。我走到最后一排,爬在桌子上一句话都不想说。疯子问我报了几分的,我说7分。他告诉我导员也给他报了6分的。我苦笑了笑,现在想起来当时一定笑比哭都难看。
“皮哥,你好牛B啊,清考的科目后面8栏都写不下了哦,你是我的偶像。”有人拿着成绩册,在靠着窗子的位置冲我大喊,平时我会感觉是玩笑,没有恶意。但是今天却怎么也无所谓不起来。我感觉所有的目光都在看我。也夹杂着不同的笑声,我分不清是嘲笑还是与我无关。我唯一听到的疯子说:别理他,那就是个2货!我没有等下课就回到了寝室。我没有开电脑,没有写东西的灵感,更不想看电影。我靠着枕头呆呆的躺着,
“怎么了?”疯子问我
“你看太阳照在我电脑上了。”
“那又怎么样?”
“你4年来见过夕阳照到过我的电脑没?”
“没……那是阿毛床头的镜子反光,SB”疯子摇摇头。
“我到有种好日子到头的感觉。”我说完看着疯子。
“真扯。”
244.
第二天的时候大家中午下课回寝室的时候发现网络维修的在3楼不知道捣鼓什么。疯子说:我TM的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我们的校园卡BUG不会被”和谐”了吧。我们飞奔上楼打开电脑连接网络,依旧用以前的BUG去上网,发现一会就掉了。以前不知道是那个强人发现连接上ADSL以后,从进程里断开后卡上不跑钱,但是依然可以上网。这样我们基本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拿PPS看电影,在线听歌。用了还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
“怎么样。我说昨晚那个夕阳不是个好兆头吧。”我重新联上网。
“哎……不过还好我们总算是用了一段时间的嘛。”疯子又继续他的DOTA。
我在成绩查寻上看着和我那些必修课冲突的选修课,想着如何才可以把它们象俄罗斯方块一样的合理安插。
245.
这几天里我们谁都没有旷过课,疯子也破天荒的找寝室的人教他PS、CDR。我们的课时被安排的满满的,下午下课就得早早去上选修,疯子晚上还会去楼道里看清考英语的辅导答案。在寝室哥们一片唏嘘声中,我发现象我们这样的人真难。我插上耳机,依旧很快的入睡,到半夜的时候被耳机咯醒,想很多事。我拉开帘子,看见耷拉下来的胳膊、听到渗人的磨牙声、还有音域不同的呼噜声。我脑子里像过动画一样,白天的事情一遍遍的重播。真的好想退学,好想……
246.
这一段时间的忙碌,倒是让我适应了紧张的生活,我和疯子每天按时吃饭、上课。
“疯子说他4年来这几个礼拜是他过最充实的。”
“你的转变不错,但是我总感觉那里怪怪的。”
“那里怪了?”疯子看着我说
“你不是找到新的猎物了,那就是脑子叫驴踢了。”
疯子誓死不承认。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这个状态都很好。直到有一天我们去门口吃串的时候,告诉我他确实找了一个是班里的。我看着他想了想果断猜对。疯子问起我意见的时候,我告诉他我的意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对于你来说重不重要才是最重要的。
从那天起我们吃串都改喝的果啤了。
247.
祸不单行这个词语我以前不信,但是真正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却发现老天爷制造悲剧还真是TM的心灵手巧,布置的天衣无缝。我下午上完选修课去吃饭的时候发现身上的钱不够了,就把钱包里零散的硬币掏出来,把钱包装裤兜里。本来打算取钱的,但是后来又耽搁的忘记了,到第二天的时候。发现钱包不见了。身份证、银行卡都在里面。偏偏还是在上课期间,没办法请假去补卡、补身份证。然后还要想一个合适的理由给选修老师去解释。结果去办卡发现银行装修暂停营业,受理点在离学校1个小时的车程的地方。身份证的照片,拍完后居然第二天才告诉老子说照片有问题要重拍。当我疲惫的坐着706,听着售票员刺耳的声音:往里站(赞),往里站(赞)~!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248.
周末的时候小妹打电话叫我过去她那里,说她想吃火锅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却拉着我去了银行。取了500塞在我兜里,挽着我胳膊:
“走吧,请我去吃饭,呵呵……”
“头发油的,真丑。”我拍了拍她刘海笑了笑
“切……刚洗的好吧。”
吃饭的时候我话很少,她一直和我讲述着她们寝室的搞笑的事情,还有自己的烦恼。我也会帮她出主意。但是谈及到我的话题的时候,我还是象小时候一样什么都不想不告诉她。小时候怕她给母亲告密,现在却是怕她听了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