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二十一
二十一
发布时间:2018/05/21 15:36   本章字数:2562
234.
最近一直感觉我拿的不是自己的剧本,不是我自己的台词。我和痞子谈及到我结婚的事情的时候。痞子斩钉截铁的问我:你准备好没?娶谁?喜欢和结婚不是一回事确实。我努力的把自己和89、90的思想试图调整到步伐一致,但是却徒劳无功。就像痞子说的,我和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错误的选择只会叫你越来越厌恶,助长消极的情绪。
高中好几个同学结婚了,上学的时候都是挑的给别人剩,结婚挑的却和当初剩下的还差不多。”家里不同意”这块板砖不知道活活拍死了多少鸳鸯。有的似乎是撒气,有的也许是无奈,凑活过吧,还能离咋的?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发现女生喜欢听‘我会娶你’比‘我爱你’的多了。我不知道我的所谓的感情算不算感情,也许是好感罢了。也许真的爱就是在心里想到的她是安安静静在家里,不是花枝妖娆的在街上;是干练的头发,不是***的丝袜;是每天关切的电话,不是情人节的玫瑰花;但是真的反省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些东西,很早以前全都拥有,但是都被抛弃了。
235.
平凉夏季的气温很牛,股市要是有怎么好的势头就好了,见天的在涨,我刚回家的时候丢儿告诉我,她找了个看店的活。我本来大算也找个活去熬过这个假期。但是发现偌大的一个城市,我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我的活。也就一个人闲在家里,但是却闲出病来了。
老爸前一天晚上睡起来后发现眼睛不舒服,然后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角膜炎。当天就物品隔离了,毛巾、水杯、碗筷……但是就这样,最后我还是没有幸免。
第二天,滴眼液、冰敷、MP3、床。
第三天,滴眼液、冰敷、评书、床。
我是总算知道什么叫看着朝阳升起,却等不到夕阳下山。
……。
第十五天,天花板……
236.
到我真正可以下床的时候,我发现外面阳光格外灿烂。但是更灿烂的是医生叮嘱我一点辣椒和酒都不可以沾,一个月。我感觉还不如叫我再躺一个月呢。当我再次去网吧的显示屏前的时候,我没有了那种久违的感觉,更多的是无聊。和疯子他们在QQ上寒暄了几句就下了,走出网吧的时候看见排水渠的雨水汹涌流进下水道,又一个曾视为第二生命的东西离我远去了。
我病刚好,实在无聊的很,但是丢儿还在工作。我翻遍电话也没有一个人和我去玩都在忙。下午的时候接到一条短讯:
——干嘛呢?听说你生病了,好没。晚上有空么?出来坐坐。
其实上我想去,毕竟一个假期了没怎么出去玩。但是后来发现不可以出去的。城市会在一个男人单独的接触两个女人的时候会变的很小,但是最后一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普通朋友一起出去坐坐,又没做什么有什么可顾及的。这个世上除了男人不就是女人嘛。
——嗯,好点了。好的,不见不散。
237.
媛媛从春节见过一次后,再没有见过。女人一工作就会变的看起来成熟稳重多了,我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也许是从她打算已结婚为目的恋爱开始吧。
以前记得高中或者更小的时候,一段恋爱到尾声的时候,几乎所有男的都会试探问女的,我们做朋友吧。其实上做过恋人是不能做朋友的,朋友是认识,不了解对方,相互了解的一个过程。恋人几乎是所有的缺点,从饮食习惯,到举止言谈都了如指掌。你能保证你看同一个书两遍的时候还保持一样的***吗?所谓朋友还不如说是熟悉的陌生人。
“我们出来不是压马路吧~!”媛媛看着我笑着说。
“当然不是。你知道有什么好点的地方吗?”。
“嗯。”她想了想,招手拦了辆车。
车一直快到西门口的时候才停下。我下车就看见一家装潢的还过得去的烤吧,就是地方选的有些偏。一共两层可能去的时候有点早,也没几桌子人。
“这个地方够清静的啊。”我放下衣服靠窗边坐下。
“嗯,还行吧。不习惯?”媛媛拿着菜单看着我。
“没有。都挺‘习惯’的。”
“呵呵……”我们对视一笑。
238.
我问到她还有没有在碰琴的时候,她笑着看着我说那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高三毕业后就再没有动过。我自己也不是一样么,以前我可能会说她不应该这么就放弃了梦想。但是后来都是输给了现实。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努力是成功之父。但是一直见怀孕,不是流产就是胎死腹中。
吃饭的过程中,来了个电话我一看就傻眼了丢儿的。我确定我这个电话处理不好就事故了,我挂掉电话短信过去:
我这会在回家的路上,回去了给你电话。
男人最尴尬的三件事就是:摇表、推车、电话忙。这个样子很狼狈的。我抬头看了看媛媛,关掉了手机。
“你一天业务还挺忙啊。”
“汗……闲事。”

239.
吃完饭后闲逛的时候走到一处买石头挂件的摊子前,她蹲下摆弄着各种挂件。我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穿梭在商城的个个角落去淘宝。看见喜欢的东西就会转过来看看我,然后说老板我要这个。然后在路上边走边看。
“喜欢吗?”我接过她挑的挂件。
“一般啦,随便看看的,走吧”她看着我笑笑,又看其他的。
路灯透过她刘海,睫毛很长。我问了一个现在都感觉很SB的问题:“你睫毛不是贴的吧。”媛媛走到我面前:“当然不是,我需要贴吗?你看”。时隔4年离这双眼睛那么近。多少都有些怀念当初,最后还是很坦然的一笑:“臭美”。
出租车上我们一直也没有说话知道下车的时候我们相互到了个别。
“到家了记得发个短信”
“嗯,你快进去吧。”
240.
我到家洗了把脸,躺在床上看看手机估计她回家了,发了个短信问:媛,到家了吗?按下了发送键。当显示已发送成功的字样的时候,我凌乱了,摸了一把脸。看着天花板上的灯,我死的心都有了。
手机上发送成功的用户名字:丢儿。我还没有来得及编辑短信的时候,那边已经过来了:你不想和我解释一下什么吧?再见~!这个时候媛媛短信姗姗来迟:睡觉了吗?我回家了,刚躺下。
——恩我到了,你早点休息吧,免回。发完短信我就关掉了手机。
有的事情只要是巧合的出现,那就是结果的必然,多余的解释其实没有什么用的。
241.
第二天我回到了灵台,就像我短信上的谎言一样。说假话只是不想误会,离开只是不想伤悲。最后一个暑假尽然过的这么狼狈。不能出去玩、不能吃辣椒、不能喝啤酒、也不能去解释。我没有等到开学就早早的去了学校。我电话上联系了疯子,也去早一点一起去吃火锅。他说好创意,我说我只吃三鲜的。他说滚犊子~!
我提着行李走在校园里看见操场上军训的新生,我好像也看到了自己刚来的时候的情景。脑海中的塑胶操场幻化成之前的普通操场,中间斜插过一条被我们走开的小路。每天我、疯子、宝爷、佳心晚出早归的日子,很快就要永远的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