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十九
十九
发布时间:2018/05/18 15:00   本章字数:3166
204.
还有几天就是情人节了,今年的节日很特殊和我的生日是在一天的,农历的正月初二正好是阳历的2.14号。痞子的爷爷正好也是这一天过生日,有时候的事情就是这么戏剧,其实好多年对这个节日都没有印象了,不知不觉的感觉玫瑰花一支20多块的时候发现国民生活水平真的提高了。
205.
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电话吧我吵醒了,我一翻丢儿打来的电话:
“还没起床啊~!懒猪。”
“在我这个双喜临门的日子里没有什么贺词吗?”
“没有!你花都没送来呢,想听什么贺词啊。”
“送花多俗气,还不如请你吃饭的实惠!”
“那我不!俗气我也要,这是个气氛。”
“行行……那我的生日礼物呢?”
“当然有啊,绝对实用,包你喜欢。”
“什么?吃的用的?”
“嘿嘿。反正不是充气娃娃。哈哈。”
“你滚!嘿嘿。有你要什么充气的啊,是吧!”
“讨厌!不和你说了。快点起床。拜!”
“嘟……”
206.
我牙刷含在嘴里听着老妈边数落我,边把洗好的衣服给我拿出来叫我换。痞子这边还打着电话:
“么西。么西!”
“么你妹,孩儿还不快快给爷爷我祝寿。”
“祝你妹,函皮牛耶~!”
“噢~!对了,据说你爷爷今天也过生日?”
“恩,是啊。”
“我说呢这么早起来就问爷爷好,真乖。”
“NMB。我就知道你TM没好话。”
“哈哈,承蒙兄台过奖。”
207.
现代的人越来越会过年了,初七之前街上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好在特殊的节日买花的挺多的。突然想起丢儿说要花,我犹豫许久买一束还是一支,一束太多,也太扎眼了站那等着供过路人参观评价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一支吧又太单。但是却不会引起过高的回头率。最后还是选择了买一支,告诉他一心一意,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什么的。这时候突然面前出现一个大盒子,一套无线的键鼠。
“怎么样?嘿嘿。惊喜吧。”
“哎哟外!绝对惊喜,知我者丢也。”我拆开盒子试手感。”
“要是让我知道你用我送你的键鼠陪别的女人在QQ上暧昧。哼哼。”丢儿拧着我的胳膊坏坏的说。
“这个自然不会,呵呵……走请你去吃饭,完了去飙歌。”
“飙就彪,我强项就是这个还怕你不成。”
208.
偶然想起自己20岁的生日,母亲做了一桌子菜,但是那天我却因为一点小时发了点脾气,母亲哭了,父亲看着一桌子菜没有像往常一样,当和事佬。而是狠狠叫我滚出去,自己想一想哪里错了。我当时气不过,跑出去买了泡面回来,那应该是我过的最难忘的一个生日了。后来父亲才对我说:你你那天发的不仅仅是脾气,你是伤了你母亲的心。她从早上7点起床就开始泡虾仁,备菜。等到你起床的时候满桌子的饭菜,她不但没有得到儿子的一个笑脸,反而是对着自己发脾气。我当时没有言语什么,晚上母亲早早的就进卧室去了,我敲了门母亲没有理睬,我还是进去了,我握着母亲的手摩挲着他手上的茧没有说话。其实我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母亲只是摸摸我的头叫我早早的睡,说她没事。
我走出卧室后看看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想想今天的事情。
“爸……嗯,对不起……”
“嗯,快进去早早睡吧。”
我真希望这一辈子做错了事情,都会有人怎么给我说,但是也许只有父母了。
209.
好些时日没有上游戏去看看了,甚至有的时候忘记了登录密码,忘记了网络硬盘哪张是自己的密保卡,有时候想怎么连WOW也不上心了,上了游戏看见登录界面的人物ID,我想起以前17173上一个玩家的视频,所有的游戏账号在GM手中之不过是一串在数字库里飘荡的代码,但是我们却许多的时候为这条代码付出了太多太多。
[佳心]悄悄的说:皮总否?
发送给[佳心]:嗯。
[佳心]悄悄的说:怎么了从良了,好几个月没上游戏。
发送给[佳心]:NO 是逼娼为良了。
[佳心]悄悄的说:总结的好,科学。
发送给[佳心]: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继续代刷JJC?
[佳心]悄悄的说:请尊重(棕)哥的事业好吧,叫打业务。
发送给[佳心]:吊~!打工就打工,还编个花哨词语--打业务,你怎么不叫--创业啊?
[佳心]悄悄的说:你(哩)给老子滚~!
210.
一个月没有上过线新人来工会的不少,我从1团主力精英被降职为神的背影,相当与现实中的退休。其实到也没什么,反正身上的装备除了一两件不是顶级的,其它的全是毕业的装备,可以说无欲无求。聊天频道里出现的新ID我都没见过,偶尔会有人会喊个术神。然后就没声了,估计又在打本。其实这样闲着也是闲着,我给会长说我去朋友工会玩玩,索性就退会了。其实是佳心好几次喊我叫去他们工会<<闲云>>说是以前<<战魂>>的老人建的会,有好多元老级别的都过来了。
发送给[佳心]:西贝在不在?
[佳心]悄悄的说:西贝魅睿?浙大女?
发送给[佳心]:嗯。
[佳心]悄悄的说:貌似不再,她留<<战魂>>了。
发送给[佳心]:唉~!天公不作美。
[佳心]悄悄的说:节哀~!节哀~!

221.
好长时间没玩游戏了,自己的快捷键都快记不清楚了,包括牛逼快捷键Shift+F12疯子第一次看见这个快捷键的时候,差异的看着我:
“你TM不要告诉我你这个是快捷键?”
“你真聪明怎么复杂现象都叫你看出来了,哈哈。 “
“我艹~!你路子太野了。”
疯子对着我的麦给正和我打JJC的痞子吼:
“痞子~!痞子~!”
“何事?放……”
“艹!你晓得我们皮总的瞬招宝宝的快捷键是什么吗?说出来吓死你。 “
“什么?”
“Shift+F12”
“噗~!”我听见那头喷水的声音,然后是一个不同腔调的“我艹~!”,接着是同一个腔调的“不好意思啊~!”
“我艹~!皮皮,你TM不是吧,这个健你怎么按?双手在键盘?”
“嗯哪~!”
“艹~!老子知道我们的<打半个平凉送给你>为何一直在1750左右徘徊了。”
“吊~!高手快捷键岂是你们这些市井小斯能懂的?”
222.
晚上<<闲云>>打SW,说是开荒,其实都是彪DPS秀伤害。为给自己在工会的地位拼搏,都是SW毕业装备,个个都对BOSS的技能,走位,危情处理了解的和自己的儿子一样。打布鲁塔鲁斯2号,BOSS就一个TAK只看了一次就躺了(正常团队每个TAK都要嘲讽过去3-4次)。我事不关己的骑着老虎跑来跑去,DPS只发前5,平均秒伤都是5500+以上。第一的是一个叫Lives的SS,6700+
[佳心]悄悄的说:唉~!术神,如何是好~!?
发送给[佳心]:滚~!术神表示很淡定。
[团队领袖]:把药,合剂都吃上打快一点,要拿出状态来打,两小时通。(正常5-6小时)
[团队领袖]:合剂检测# 佳心,若水寒。
发送给[佳心]:……结束。
[佳心]悄悄的说:尴尬。
我密团长说借2瓶合剂回去还你,他叫我密叫Lives的SS
发送给[Lives]:哥们。有能量合剂吗?借2个,回去还你。呵呵。
[Lives]悄悄的说:呵呵有,给你3瓶吧,万一不够。
发送给[Lives]:谢谢了哥们,你DPS真凶残,服了。
[Lives]悄悄的说:术神过奖了,小弟受宠若惊,打木桩BOSS嘛。
发送给[ Lives]:你怎么也这么叫啊~!哎呀,惭愧~!。
[Lives]悄悄的说:你不是和牧神JJC打的那个SS吗,输的一方解散工会,你5局3胜。可惜小弟我没赶上那次盛事。
发送给[Lives]:汗~!都是瞎闹的。
[Lives]悄悄的说:以后PK的地方还望术神点拨。FB方面也简单,我给你说怎么打输出高,这个比PK简单多了。
发送给[Lives]:好说好说。
[Lives]悄悄的说:哈哈。
就这样我和Lives,一个憨厚的兽人SS认识了,和当初认识小椿香一样。我想或许他们都一样,只不过是我网络世界中的一个过客,在WOW这一站歇歇脚又会奔赴下一站,在好友名单里留下一个灰色的ID和一丁点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