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三十章 夜半刺客
第三十章 夜半刺客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8   本章字数:3149
随后,劲烈的曲调响起,如枫冲那几个男人抛了个媚眼,脚下一转,跨坐在那椅子上。香芩张着嘴,眼看着台上的人,仰着上半身,各种扭、各种甩发,摆出一系列妖娆的动作,一时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这……是如枫公子吗?”
鄢月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子:“是啊,看不出来?”
香芩嘴角一扯:“宫主,是你教的吧?”
鄢月挑眉一笑:“嗯,一开始他还不肯,没想到跳起来倒像模像样的。”
香芩:“……”
“这什么舞,好……那个哦。”穆泽仙嘀咕着,双眼却离不开那魅惑天成的身影。
只见如枫一甩长发,绕着椅子走了半圈,而后双手搭在椅背上,从上扭到下,又侧身从小腿一路摸上,之后扭臀一摆,冲穆珩青抛了几个媚眼,转而又看向鄢月,如火的红唇微微翘起。鄢月一头黑线,只瞪了他一眼。
穆珩青嫌恶的皱起双眉,心下却有些疑惑:一个男人会跳这种舞?自己是不是弄错了。他根本是个女的?
一曲散去,如枫叉腰挺胸,单膝跪在椅子上,冲那几个男人笑道:“各位老爷,小女子献丑了。”
几个男人瞪着双眼不说话,突然,其中某人流鼻血了。顿时,台下哄笑不已。
结果,自是云馨阁胜。
其他家的歌姬不服气,讽刺道:“这种专门勾引男人、不知廉耻的东西,竟然也能胜过我们的舞?”
如枫“啧啧”两声:“勾引男人?呵,哪一个歌舞坊不是为男人而开?哪一个舞姬学跳舞,其目的不是勾引男人,使其奉上银两?说到不知廉耻,我连胳膊和腿都没露,怎么不知廉耻了?再者,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跳的舞,是出自我们云馨阁的,还好意思说?”
“你……自己不要脸,还有理了?”
如枫双手环胸,淡淡一笑:“你要脸,那别拿我们云馨阁的舞来比试啊?”
“谁拿你们的舞了?这是我自创的!”那歌姬憋红了脸,嚷道。
“哟哟哟,好一个自创,把别人家的东西,拿来随便改了下,就能称作自己创的?真是长见识了。”
“你……”那歌姬气得狠狠瞪着如枫。
“啊,对了,我刚才跳的舞,可是真真正正自创的哦,到时候别让我发现你们在跳,否则……”如枫微微仰起下巴,那神情有些许冷意,待到众歌姬噤声之时,他却哼笑一声,“当然,我是为你们好,别偷偷练闪了自己的老腰!”
穆泽仙忍不住笑出声:“这位大姐姐,说话真好玩。”
如枫听闻,扭过头冲穆泽仙咧嘴一笑:“叫我姐姐就好,我不大。”说完,眼神落在自己胸前。穆泽仙一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转而满脸通红。
鄢月和香芩皆一脸无语……
夜幕降临,一行人吃过晚膳,便在船头看灯。此时长河一带挂满了五颜六色的灯笼,各种小摊子也沿河摆着,颇为热闹。
船的另一头,月画慢悠悠的走着,迎面来了一端茶侍女,月画叫住了她,喝了杯茶,离开之际,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告诉你主子,我四妹去云溪谷之前好像就有功夫,她,不简单!”
那侍女微顿了顿,面色如常的离去。月画微微眯眼,望着远处的鄢月,秀眉紧紧蹙起……
天兰头一次见这么漂亮热闹的地方,嚷着要下去玩,穆芸芷作为公主,甚少出宫,也叫着要下去,一行人便再次下了船。
鄢月漫不经心的逛着,突然听得“哎呀”一声,转眸看去,只见穆芸芷捂着右肩,对面站着一男人。微低着头,但看身形,颇为熟悉。
“你走路没长眼啊?”
“二皇姐,好像是你走得太快,撞上人家的吧?”穆泽仙插嘴道。
“我……那谁叫他走这么慢?”穆芸芷一把扯过那人,正准备开口,忽见对方抬起头,明亮的双眸在夜色下,泛着一丝淡淡的光。微风吹来,带起额前细碎的长发,那冷俊如玉的脸,就此映入穆芸芷眼中。她当即怔在原地。
鄢月微蹙秀眉,是墨锦。看样子,他是走水路刚到蓝城。
“抱歉。”墨锦冲穆芸芷微点头,目光波澜不惊的扫过鄢月的脸,便打算走。
“哎,你……”穆芸芷抿了抿唇,“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啊?”
墨锦微挑眉,眼底有些不耐:“在下已经道过谦,不能走吗?”
穆芸芷望着他,小脸不由得有些红,结结巴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在下初来蓝城。”
“啊?你不是这里的人啊?你来这儿做什么?我……”
“在下还有事,告辞。”墨锦不待穆芸芷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穆芸芷的脸,瞬间沉下来,跳脚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这样对我?你给我回来!”
香芩捂嘴偷笑:“没想到墨锦公子能把那公主气成那样。”
鄢月没说什么,看了穆芸芷一眼,心思微转……
穆芸芷头一次被人如此对待,气得不轻,骂了墨锦一路。穆泽仙掏了掏耳朵,笑道:“二皇姐,你何必跟一平头百姓置气?还是说,二皇姐看上他了?也对,那位公子相貌很出众啊。”
“谁看上他了?你胡说什么?”穆芸芷叉腰大叫,脸却有着可疑的红晕。
“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二皇妹可是有意?要不要大皇兄派人去查查?”穆珩奕笑道。
“大皇兄,你也跟这丫头来打趣我?”穆芸芷一跺脚,跑一边儿去了。
“呵,大皇兄还真会开玩笑呢,一介平民怎么配得上二皇妹?再说了,母后不是有让二皇妹嫁给许家大公子的打算吗?”穆珩曦道。
“父皇还未开口,事情没定,五弟莫说了。”穆珩尹淡淡道。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鄢月看了看穆珩尹,又看了看穆珩青,暗道:许家?镇北将军么?倘若二公主嫁入镇北将军府,那三皇子的势力,岂不就……
夜逐渐深了,鄢月浅睡着,突然察觉到一丝声响。她猛然醒来,双眼微睁。只见一黑影持剑缓缓来到她床边。
鄢月暗暗握紧双手,待得对方扬剑之时,心念转了转,没有躲避。剑在离她脖子半寸处猛地停下,转而收回。
待得黑影离开,鄢月睁开眼,暗忖:一而再的试探我,到底是谁?
正想着,突然外头传来打斗声,其中夹杂着穆珩曦的声音:“你是何人?为何潜入月四小姐的房间?你把她怎么样了?”最后一句,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担心。
鄢月皱了皱眉,一转眸光,跑出了房间:“出什么事了?”
穆珩曦见她出来了,面上一喜:“你没事吧?”
鄢月摇头,这时,听到动静的侍卫皆跑来,那黑影见状,急忙离开。穆珩曦欲阻拦,不料被其伤了手。
其余人听闻声响,纷纷跑来。月画见穆珩曦受了伤,担心万分,连忙用手帕替他捂上:“殿下,你没事吧?”
“没事。哎,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那个刺客啊?往那个方向乘船跑了!”穆珩曦指了指船外,又向侍卫首领描述着那刺客的身形,全然不顾自己受伤的手。
穆珩青看着穆珩曦那热心的劲儿,眼波微动,转而看向鄢月,鄢月眉梢一挑,面色如常。
天兰抚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几人的反应,突然出声:“五皇子,你流了好多血,还是让月四小姐替你包扎一下吧。”
没等穆珩曦开口,鄢月先拒绝了:“伤口还好,相信五殿下身边的人会处理的。”
穆珩青听闻,眉眼一笑。穆珩曦则不乐意了,扬起手道:“我受伤还不是因为你么?你医术好,就不能给我包扎下?”
鄢月面容淡淡的说:“怎么是因为我?是你阻拦刺客逃走,被其划伤的,与我有何干系?”
“你……刺客从你房里出来,是冲着你来的!怎么与你无关?”
鄢月微微勾唇,语气依旧平静:“是吗?如果是冲我来的,为何我一点事都没有?会不会是刺客走错了房间,有可能原本是冲殿下你来的也说不定呢。”
“我……你……”穆珩曦狠狠瞪着鄢月,“胡说八道!”
“哎,奇怪了,五皇子的房间是在那头吧?怎么大半夜的不睡觉,出现在这儿?还正好发现了从月四小姐房中出来的刺客?”天兰一副不解的说道,眼珠滴溜在月画和连依依脸上转。
鄢月眼波一转,看向天兰,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心下有些了然。这妮子什么时候看出连依依对五皇子的心思的?呵,眼睛还真是“毒”。
“我、我睡不着,出来走走不可以啊?”穆珩曦眼神一闪,叫道。
月画秀眉半蹙,上前笑道:“殿下,别说了,我替你包扎下伤口吧。”
“嗯。”穆珩曦又瞪了眼鄢月,嘴上叹道,“还是月画小姐心眼好。”
你是她未婚夫,她不对你好对谁好?鄢月暗自哼笑,没说什么,转身回房了。穆珩曦见鄢月没什么反应就走了,气得一把拉着月画离开。
穆珩奕见状,双眼微微眯起。穆珩尹则望着鄢月,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穆珩尘倒是一脸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