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二十九章 长河比试
第二十九章 长河比试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7   本章字数:3176
气氛顿时有些冷。穆珩尹连忙打圆场,天祁也拉着天兰,示意她不要置气。
鄢月脸色平静的夹了点菜,蘸着些辣酱,递给天兰:“公主尝尝味道怎样。”
天兰白了眼穆芸芷,低头开吃,最终,吃了个大饱,打着饱嗝笑道:“真好吃,月舞,没想到你不仅会唱歌跳舞,会功夫,还会做这个,以前是我小瞧你了。哎,有时间教我做呗,以后我就可以天天吃,‘恶心’死别人。”说完,又瞪了穆芸芷一眼。
穆芸芷冷哼,扭过头不理会她。鄢月一挑双眉:这梁子,算结下了……
饭后,众人上了顶层,这时已是长河一带,远远看去,有不少画舫,隐约还能听见歌舞声。
“哎,你们这里挺好玩的。”
“那当然。”
“我没跟你说话,你回什么?不怕恶心啊?”
鄢月瞥了眼正在和穆芸芷打口水仗的天兰,暗自摇摇头:这丫头,还真记仇。
片刻,楼船停了。穆泽仙指着不远处道:“月舞,你看那儿,好多人啊,好像还搭了个台子。”
鄢月顺眼一望,只见河岸边,站了不少人,四五只画舫围着一不大不小的台面,上头坐了几个中年男人,而画舫上各有几名衣着鲜丽、装扮艳丽的女子。看样子,皆是歌舞伎。
鄢月眯了眯眼,目光落在其中一装饰淡雅的画舫上,“云馨阁”三个字,走入她眼中。
“那在干什么?”
“听说,是城内几家有名的歌舞坊,在这儿比试呢,看谁家的歌舞伎能成为这蓝城第一舞魁。”穆珩曦主动解释着。
鄢月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转眸看向香芩,香芩摇摇头,表示不知。
天兰似乎很感兴趣,正巧下头有备好的小船,她便拉着鄢月和穆泽仙过去了,其他人见状,也三三两两的乘船过去。在场的人见呼啦啦来了这么一大帮有来头的人,连忙行礼,让道。
此时,台上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比试。鄢月一一打量着那几个中年男人,不似官场中人,看样子像是商贾。
“咦,月舞,那个女人跳的舞,跟你前段时间在太后寿宴上跳的好像哦。”穆泽仙指着台上的舞姬叫道。
鄢月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些个动作,确实很像,只不过其中某几处进行了改编,将原本不太标准的地方过渡得很自然,呵,这女人倒是厉害。
这时,香芩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姐,那边好像出事了。”
鄢月扭头看去,只见云馨阁画舫上,一相貌清丽的女子面色发红,正由其他人搀着,场面有些混乱。鄢月知道她,叫苒依,是云馨阁歌舞最出众的。
天兰也注意到了,问:“那个女人怎么了?”
“喝醉了吧?”鄢月淡淡回道,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
说着,只见另一女子神色凝重的离开画舫,上了河岸,匆匆离去,想来是去叫人。鄢月垂下眼帘:似乎,事情不那么简单。
“小姐……”
“看看再说。”
不多时,轮到云馨阁了。一女子前来说明情况,希望换到最后比试。
“哟,不敢比就直说,换什么换?想拖延时间吗?”某家歌姬嘲讽道。
鄢月淡淡瞥了她一眼,又看向那女子,只见她面容平静的说:“这位姑娘怕是耳朵有点问题吧?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我家姐姐出了点状况,所以不能立刻上场。若是不敢比的话,我们就不会来了。以此拖延时间,有用吗?到时候还不是要上场的?”
“你……”
“就是。”香芩暗地里直乐。
台上的那几个男人交换意见之后,同意了。那女子正欲离开,鄢月叫住了她:“你家姑娘可是喝醉了?”
那女子微愣,看了看鄢月,眼神中含着一丝恭敬:“我也不清楚,姐姐酒量一向很好,而且刚才只小小喝了两杯,不知怎的就醉了,还在那儿……”说着,她猛地噤声,冲鄢月笑了笑,告辞离去。
“还在那儿做什么?”天兰凑过来,嘀咕,“不会是耍酒疯吧?咦……”语气带着一丝鄙夷。
“管她做什么,不关我们的事。”鄢月淡然一笑,低眉间,眸光转动,“不过听她所说,似乎有点不对劲。”说完,眼神示意香芩。
香芩一愣,转而轻咳了咳:“就是,好端端的怎么会醉了?还是在要上场的时候。”
“要不,我们去看看?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天兰兴冲冲的拉着鄢月,“那些舞姬,可一个个等着看云馨阁的笑话呢,哼,我最讨厌这种人了。”
鄢月与香芩相视一眼,嘴角隐隐勾起:天兰公主好奇心重,还真没错。借她的由头过去,应该不会让人起疑。
待她们上了云馨阁的画舫,只听里面有女子的娇笑声,她们说明来意后,便有人带她们进去。而香芩和天兰的侍女,便被对方以里头人太多,空间不够为由,留在了外头。
此时,苒依露着香肩,正在那儿边唱边舞,绯红的脸上,带着丝丝妩媚。眼波流转间,勾人心魄。其他人无奈的看着她。
“哇,这什么酒,这么厉害?”天兰感叹着,全然不知鄢月已悄悄移到她身后。只见细细的银光一闪,天兰便如木头般定在原地。
众人见状,立刻向鄢月行礼。鄢月点头,上前替苒依查看:“她是中毒了。”
“这……怎么可能?”
鄢月边用银针给苒依散毒,边问:“她有没有接触你们没接触过的东西?”
众人仔细想着,一女子道:“来这儿之前,苒依姐姐遇到一卖绢丝手帕的小女孩儿,经不住她纠缠,买了一块。”
“在哪儿,我看看。”鄢月说着,让苒依服下了一枚药丸。待女子拿来时,鄢月粗略闻了闻,眉头一皱,“果然有问题。这上面被人抹了一种毒,此毒只对喝酒的人有用,中毒后就跟喝醉了一般,半个时辰后,便会毒发而亡,症状仿若醉死。呵,当真是杀人于无形。”
“哎呀,没想到宫主也在。”突然,一娇媚的声音自屏风后传来。
鄢月抬眸看去,只见一高挑婀娜、妆容精致的美人儿款款而来,一袭大红裙衬得其肤色洁白如雪,红唇微勾,数不尽的妖娆妩媚。
鄢月嘴角一抽:“如枫……”
“宫主真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如枫扭了扭小蛮腰,嬉笑道。
“你扮女人上瘾了啊?”
如枫扯了扯裙摆,嘿嘿一笑:“属下觉得这身衣服不错,所以穿上看看。”
“……。话说,你为何让云馨阁参加这种无聊的比试?”
“好玩嘛。”
“好玩?”鄢月挑眉,“若非我过来,苒依再过段时间,就要没命了。”
谈及此,如枫正色道:“其实,这次比试,似乎是有人在背后组织。其目的,是针对我们云馨阁。所以,属下应下了,想看看对方究竟意欲何为。苒依中毒,是属下疏忽了。”
鄢月心念一转,若有所思道:“让歌舞伎模仿我们云馨阁的歌舞,又设计让苒依上不了台,难道只为打击我们,争夺这什么第一舞魁?”
“以一条人命为代价,似乎不太值啊。”如枫抚着下巴,猜测着。
鄢月点头:“这背后,恐怕有更深层的目的。或许,对方是想探一探我们云馨阁的底。”说到这,鄢月双眼一眯,“难不成,是上次救莲心之事,被人怀疑了?”
如枫耸耸肩:“不清楚,不过宫主别担心,不管怎样,属下会提高警惕的。”
“那这次,你打算怎么办?”
如枫眼珠一转,嘿笑道:“这不是有宫主您吗?”
鄢月瞪了他一眼:“既然对方有备而来,那么之前那些歌舞,最好别用。时间不多了,你上是不是?”
“额……好吧,是属下大意才造成这种局面,那就属下去吧。”如枫颇为勉强的说。
鄢月上下打量着他,突然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如枫见状,不由得打了个抖……
外头,传来一丝细微的声响,鄢月看向如枫,眼神示意他做好准备,随即收回了天兰头上的银针。
“公主,你发什么呆呢?这位姑娘都跳晕了。”鄢月和如枫“扶”着苒依,说道。
“啊?哦……”天兰挠挠头,表情有些茫然,却又不疑有他……
几人回去后,穆泽仙询问情况,天兰便将苒依跳舞晕倒、鄢月出手救治之事告诉了她。鄢月垂下眼帘,嘴角微勾。
“真的有问题啊?”
“对呀,月舞说那女的好像是中毒了。”
“那待会她们云馨阁派谁上场啊?”
“不清楚。”
两人聊着,没过多久,便轮到云馨阁了。而先头来传话的女子,让人搬了张椅子过来。
“你家姐姐酒醒了?”之前嘲讽她们的歌姬挑眉笑道。
那女子看了她一眼,微笑了笑:“姐姐还没醒,所以这一场,让我们大姐来。”
那歌姬哼笑一声,没再说什么。不多时,如枫一步一扭的走来了。穆珩青见是他,双眼不由得微微眯起。
“几位老爷,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妹子不甚酒力,上不了了。”如枫翘着小指头,语气娇媚的说。
“哦,不打紧,不打紧。”其中一中年男人连忙摆摆手,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如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