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二十八章 结下梁子
第二十八章 结下梁子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7   本章字数:3148
鄢月眉梢一挑,还想说些什么,不料连依依已经出招了。鄢月余光一扫,眼见几位皇子都在,连穆珩尘也出来了,不禁暗骂连依依没事找事。
香芩见鄢月没显露什么功夫,只一味的躲闪,憋闷不已,恨不得上前,将连依依狠狠揍一顿。天祁则看着鄢月,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喂,你别只顾着躲啊,出手打她啊,那个医仙不会只教你怎么躲吧?”天兰看得直跺脚。
医仙教了她功夫?月画眯了眯眼,想到当初在灵音寺之事,不禁暗道:当时以她一人之力,竟然能打跑那两个男人,难道就是这个原因?也就是说,当年她被医仙救起后,便学了点功夫,等到了云溪谷之后,又继续学。那么如今,她的功夫恐怕就不是“强身健体”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月画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凝重……
鄢月左躲右闪,就是不出手,让众人以为她不过如此。连依依追得气喘吁吁,鄢月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穆珩青微微勾着唇,当是在看戏了。
“你、你躲什么躲?不会打就直说!”连依依撑着腰,枉她那么好的耐力,都差不多要耗光了。
鄢月摆出无辜的表情:“谁规定了双方比划只能像刚才天兰公主跟连侧妃娘娘那样?”
天兰扑哧一笑:“对啊对啊,其实这样也可以的嘛,连侧妃,你继续啊。”
“你……”连依依气得脸色发阴,紧紧盯着鄢月,突然一个跃起,从腰间甩出一根鞭子,对着鄢月就是一顿抽。
鄢月忙敛了神色,在鞭子落在身上之际,伸手一把握住其末端:“娘娘,大家不过玩玩,你这么较真做什么?”
连依依不说话,只死死盯着鄢月,忽而猛地抽出鞭子,再次甩向她。鄢月心下有些恼,但依旧没有露太多功夫。船上,只听得唰唰的鞭子声。
穆珩青见此情景,心中大为不快:“大皇兄,该到此为止了吧?”
穆珩奕哼笑一声:“她们闹着玩儿呢,我们管什么?”
穆珩青眼眸一沉,正欲上前,突然余光瞥见一泛着冷光的利器朝鄢月飞去。当即脸色一变,快步将鄢月拉入怀中。
“小心——”随着几声惊呼,连依依的鞭子被天祁拦下,而那利器则被穆珩曦用剑挑落在地。
月画见穆珩曦出手,平静的面容,终于有了裂痕。她心里清楚,穆珩曦不是为了穆珩青,因为他一直不待见他。
沈碧云脸上的笑,也因为穆珩青不顾一切的冲出来而再也挂不住。旁边的天兰本觉得没什么,可无意中发现穆珩曦的眼神,一直落在鄢月身上,这才心思转了几转。
“亲亲娘子,你没事吧?”
“没事。”鄢月的注意力落在那利器上。那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枚碎瓷片,可鄢月刚才感觉得到,其发力之人,内功不浅。
“是从船舱最末的位置飞来的,若非伤你,便是要逼你显露功夫。”穆珩青微微瞥了眼不远处的船舱,低声道。
“嗯。”鄢月微垂眼帘:会不会是刚才设计她与天祁皇子的那伙人?
“是不是有刺客?”穆芸芷躲在穆珩尹身后,惊道。
穆珩奕连忙让人去查。最终,拉出一个拿弹弓的小太监,说是打鸟无意伤人。鄢月对此轻斥,懒得理会……
随后,鄢月和穆泽仙去看望了程又灵,询问了当时的状况。
“我只感觉被人撞了一下,没看清是谁。”
“那……离你最近的是谁?知道么?”
程又灵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蕴涵和青青。”
“柳青青?”鄢月眯了眯眼,沉吟片刻,道,“程姐姐,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孕,那别人会不会看出来了呢?”
“这个……我不清楚。”程又灵紧紧抓着被子,尚苍白的脸,有些紧张,“月舞,你觉得,是有人想害我?”
鄢月摇头:“我也不确定,可不管怎样,程姐姐,你以后可要小心,身边伺候的最好都查一遍,确保都是你的人。”
“我明白了。”程又灵抚着肚子,叹了口气。
出了屋子,穆泽仙问:“月舞,你觉得,会是那个柳青青做的吗?”
“她的嫌疑最大。”
“哼,如果真是她,那就太恶毒了!”
鄢月冷哼,没说什么。这时,天兰来了。
“哎,你们刚去看程侧妃了?她还好吧?”
穆泽仙点头。
“我觉得你们这里事儿好多啊,有些人也不怎么样。”天兰耸耸肩。
“那公主可是有什么想法?”鄢月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天兰转了转眼珠,笑道:“四皇子,怎么样?”
鄢月微微转眸:“公主想选四殿下?”
“嗯,我觉得他长得好,人也好。”
“可又灵刚怀孕了呢!”穆泽仙一脸不同意,“怎么可以这样?”
天兰轻笑出声:“那个柳青青可不是善茬,你确定你的程姐姐能安安稳稳的怀着孩子?”
穆泽仙动了动嘴唇,说不出话。
鄢月微垂眼帘:“公主,你若嫁给四殿下,可会帮程姐姐?”
“如果我们是好朋友,那可以考虑。”
“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没等穆泽仙开口,鄢月便应承下来。
天兰勾了勾唇:“好,够爽快!这样吧,我让皇兄去跟皇上提一下,让我们同一天成亲。”
鄢月嘴角一抽:“不必了。”
“不行,好朋友嘛,同一天成亲多有意义?就这么定了。”说完,不待鄢月回答,便笑嘻嘻的走了。
鄢月:“……”
“月舞,这事……程姐姐知道了,岂不是会很难过?”
“公主已经看中了四殿下,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好在她也看柳青青她们不顺眼,将来嫁给四殿下,总归能帮程姐姐一二。再者,难过总比被柳青青伤害要好。”
穆泽仙一跺脚,满脸无奈。鄢月望着天兰离去的身影,唇角微微牵起:天祁皇子,你说她不太会与人相处,我倒是觉得,她精得很……
“大姐,你可得牢牢抓着五殿下的心啊,刚才,我看他好像对四妹颇为紧张呢。”房中,月茹一脸担忧的模样,可眼中,却有些幸灾乐祸。
“就是,毫不犹豫就出手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为了谁。”月晴也插了一句。
“好了!”月画本就心情不爽,这下也顾不上维持平日里那温婉的形象了,冷声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们操心,你们管好自己就好。”
月茹与月晴相视一眼,各自耸肩不屑……
午膳时分,众人聚在厅中。程又灵因身子虚弱,没有出席。天兰望着眼前的菜,无聊的拿筷子敲打着自己的碗。
“公主,菜不合口味么?”沈碧云淡笑。
“有点清淡,一点辣味都没有。”天兰撇撇嘴,看向天祁,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说道,“皇兄,我吃不惯。”
天祁拍拍她的肩,温和一笑:“慢慢就习惯了。”
江蕴涵边吃边道:“公主喜欢吃辣的是么?好像前两天福安街新开了一家客栈,虽然不是酒楼,但他们给客人准备的菜,非常好吃,什么酸的辣的,都有。”
“是吗?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乾和客栈’吧?”
鄢月不由得被水呛住,抬头看向香芩,但见香芩低着头,心虚的玩着手指。
“月舞,你没事吧?”穆泽仙凑过来,“怎么好好的被呛了?”
“没注意而已。”鄢月笑笑,移开目光,抿了口茶。那边,天兰已经嚷嚷着要吃乾和客栈的菜了。
“这儿离福安街太远了,公主想吃辣,我去帮你做一碗辣酱,怎样?”
“你还会做辣酱?”天兰上下打量着鄢月,“那你去吧,我等着。”
鄢月向众人行了一礼,带着香芩离开。
“香芩,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知道的吧?为何不告诉我?”
“那个……额……墨锦公子说,怕宫主您不同意,所以……就没让我说。”香芩绞着衣角,小声道。
鄢月瞥了她一眼:“知道我不同意,还开?”
香芩呵笑两声:“墨锦公子说,这儿往来的商贩也不少,开了挣钱。”
鄢月翻了个白眼:“他还缺这点钱吗?我不是说过,如枫负责这一边就够了,没必要再开客栈。里头的人,可没一个善茬,这几年乾和客栈开遍各地,本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这再在蓝城插一脚,难保不被人盯着。”
“墨锦公子说,他会注意的。”香芩缩了缩脖子,干笑两声,“宫主,您就别生气了。”
鄢月挑眉,眼珠在香芩身上打转:“你好像很听他的话啊。”
“啊不!我最听宫主的话!”香芩连忙拍胸脯。
鄢月笑着摇摇头,转身朝厨房走去:“记得告诉他们,云馨阁人与乾和客栈的人最好不要有往来。”
“是。”……
正当天兰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鄢月回来了。香芩将手中的碗放在天兰面前,顿时一股辣辣的蒜香扑鼻而来。天兰胃口大开,正欲拿筷子的时候,穆芸芷捂着鼻子道:“这什么味儿啊?真恶心,怎么还有人喜欢吃这个?”
天兰的脸,立刻沉了下来:“我就喜欢吃这‘恶心’的东西,你管得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