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二十七章 又灵落水
第二十七章 又灵落水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7   本章字数:3220
鄢月想到天祁说的话,不由得轻笑出声。
“亲亲娘子,她不嫁给我,你这么开心啊?”穆珩青凑上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揶揄。
鄢月轻咳一声,心思一转,学着天兰上下打量着穆珩青,摇摇头:“我也,还是算了吧。”转身准备离开。
“……”穆珩青急忙拉住她,“亲亲娘子,没想到你也会捉弄人。哎,刚才天祁皇子找你做什么?”
“没什么,随便聊了几句。”鄢月扫了眼四周,从穆珩青手里挣脱开,“刚才有人设局,不知你那个沈侧妃有没有参与其中,我先把话说在前头,倘若以后被我发现她暗地里与我作对,那么别怪我不客气。”
穆珩青深深的看了眼鄢月,转而笑道:“亲亲娘子是正妃,她才不过一小小侧妃,随你怎么不客气。”
鄢月挑眉,若有所思的看着穆珩青:“话说,天兰公主对你无感,你就不担心她选旁人,使其势力做大?”
穆珩青伸手挑起鄢月的一缕长发,嬉笑道:“亲亲娘子,你难道要我去把天兰公主抢到手?”
“我随你。”
穆珩青眯起双眼,似想到什么,摆出一脸不高兴的模样:“我知道了,你是想让天兰做我的正妃,你好跟那个天祁皇子回天楼。”
鄢月一脸无语,瞪了穆珩青一眼,转身走了。穆珩青呵呵笑着,转眸看向另一头正与众人玩闹的天兰,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
片刻,“噗通——”一声,随之是众人的尖叫。
鄢月循声看去,只见众人围在船尾,一脸惊慌。穆泽仙趴在栏杆上,吓得脸都白了。鄢月扫了一眼,不见程又灵,立刻快步跑去。
“程姐姐呢?是不是她落水了?”
“嗯。”穆泽仙颤抖着回道。
鄢月拉开穆泽仙,见程又灵在河水中挣扎,本就不太精神的脸,此刻苍白如雪。而在楼船顶层的几位皇子听闻动静,也赶来了。
鄢月顾不上其他,纵身跳了下去。这虽说是四月天,春末将至,可河水依旧泛冷。
“程姐姐,你别怕,我来带你上去。”
“我、我不会水,救……救命……”程又灵拼命挣扎着,见鄢月过来,便死死抓住她的手不放。
“程姐姐,你先放手,不然我不好带你。”鄢月皱眉,欲挣脱程又灵,无奈她意识不清,只知道紧紧抓着她。鄢月叹了口气,一个刀手,将程又灵打昏。
穆珩青见鄢月在水里有些困难,想施展轻功将她们带上来,又怕因此暴露了他会武功之事,只得跳入水中,帮鄢月一起将昏迷的程又灵带上船。
“程姐姐,程姐姐你醒醒啊。”穆泽仙拍打着程又灵的脸,哭道。
穆芸芷在一旁,指着鄢月叫道:“你刚做什么呢?干嘛打晕程姐姐?你想害她不成?”
鄢月忙着给程又灵诊脉,没有理会穆芸芷。穆芸芷见状,更来劲了:“你怎么不说话?心虚了?默认了?你这人怎么这么狠毒啊?好端端的打晕程姐姐,现在好了,程姐姐要是……”
“你给我闭嘴!”鄢月被吵得心烦,冲穆芸芷冷喝。
在场的人皆被这一声给震住了。穆芸芷张了张嘴,似乎没反应过来。
“香芩,把我那个荷包拿来。”鄢月边说边握住程又灵的手,暗中给她输送真气。
“是。”
穆芸芷这下火了:“你刚刚吼我?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吼我?”说着,还要动手。
鄢月抬眸,冷冷看了她一眼。穆芸芷没来由的心下一顿,待还要发作时,被穆珩尹拉开。
“月四小姐,又灵没事吧?”一旁的穆珩尘颇为关切的问。
“程姐姐脉象很弱,她本是”鄢月看了看穆珩尘,又快速的扫了眼柳青青,“有孕在身,身子娇弱,这下落水受惊受寒,怕是情况不太好。”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讶然。穆珩尘有些惊愕:“又灵怀孕了?”
“是,已经快三个月了。”鄢月打开荷包,里面是一整套细长的银针。“现在的她,不宜移动,四殿下,你先让人准备好热水和换洗衣物,等我救醒了程姐姐,再抱她进屋吧。”
穆珩尘点头答应,让人去准备。柳青青见鄢月将银针一根根扎在程又灵身上,冷哼:“月四小姐,你可别乱下手啊,还是等太医来了再说吧。”
“这船上没有太医,等太医来,程姐姐还有救吗?”
“你又不是太医,这程侧妃若是有个好歹,你可跑不了。”
“既然月四小姐出手了,那肯定是有把握的,再怎么说,她也在云溪谷待了五年。”穆珩青幽幽说道。
柳青青咬唇,沉默。
过了一会儿,程又灵还未醒。穆芸芷嘲讽道:“二皇兄,你说她有把握,可程姐姐怎么还不醒?在水里就恶意打晕程姐姐,还能指望她救醒程姐姐吗?”
穆珩青眼皮都未抬:“小孩子不懂就别乱说,那种情况下,不打晕她,难道让她一直抓着,动也动不了,等着沉下去吗?谁会这么笨,又不是去送死的。”
穆芸芷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天兰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身后的天祁轻咳了咳,天兰冲他一吐舌。
这时,程又灵醒了,鄢月暗自松了口气,收了银针。“程姐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还好。”
“又灵,你有孕怎么不告诉我?”穆珩尘上前,给程又灵盖了件披风,将其轻轻扶起。
“有孕?”程又灵惊愕,抚着肚子喃喃道,“我、我不知道啊。”
“程姐姐,这么多天了,你的身子应该会出现些异状吧,你就没怀疑?”鄢月微摇头,没想到程又灵的神经也这么大条。
“我以为是身体不好,所以没在意。”程又灵心下愧疚不已,“那孩子怎么样?”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要多注意,好好休息。”鄢月拍了拍程又灵的手,安慰道。
“月舞,这次多亏你了。”程又灵反握着鄢月的手,感激不已。
“没事,快进屋吧。”
“多谢。”穆珩尘冲鄢月礼貌一笑,打横抱起程又灵。一旁的柳青青看在眼里,手中的丝帕紧紧绞着。穆珩曦则全程望着鄢月,眼中似有什么在流转。月画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的神色,一口银牙早已紧紧咬着。
河面上一阵风吹来,使本已湿漉漉的衣裳,更加冰冷。鄢月吸了吸鼻子,正欲回房,忽然眼前一暗,身上已多了件披风。
“亲亲娘子,别着凉了。”穆珩青低声说着,眼底满满的笑意。鄢月微点头:“谢了。”
不料刚走两步,便听得某人喷嚏连连。鄢月轻笑出声,将披风还给了穆珩青:“二殿下,别着凉了。”
“……”穆珩青神色微囧。
没什么事了,几位皇子便相继离开。天兰看着穆珩尘将程又灵抱走,低声道:“这个四皇子,看起来蛮好的。”
鄢月听闻,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回屋换衣服去了。
“啊,对了,刚才的比试还没结束呢。”天兰一拍脑门,转身找到连依依,“哎,继续啊。”
“公主既还有雅兴,那来吧。”
待鄢月重新出来时,两人已经在比划了。这连依依是大将军的女儿,会一点拳脚功夫倒也不稀奇,只是没想到这个天兰公主也会。转眸,瞧见穆泽仙,便走过去,将她拉到一旁:“郡主,刚才程姐姐是怎么落水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天兰公主和连依依在这儿比划呢,我们围在一起看。程姐姐觉得不太舒服,就站到栏杆边透气。后来她们两个打得难解难分,一不注意,就冲到我们这边来了,我们四处躲,不知怎么的,就听见程姐姐落水了。”
鄢月看向那段栏杆,上前检查了一下,没发现什么问题。“程姐姐若就这么靠在上面,是不会那么容易掉下去的,我想,应该是被谁撞了一下。”
穆泽仙想了想:“当时情况很乱,我没太注意,要不待会问下程姐姐。”
鄢月点头,正欲开口,忽觉背后有人袭来,当即推开穆泽仙,顺势侧身。视线中是一道熟悉的身影,她连忙拉住对方的手,一手托住对方的腰,一个转身,将其带来的冲力化解。
那人正是被连依依打退的天兰。此时,她有点晕乎乎的,紧抓着鄢月不放。
“公主,你没事吧?”
“嗯……还、还好。”
“月四小姐,你……会功夫?”并未走远的大皇子穆珩奕看到刚才一幕,眼底闪过一丝幽光。
鄢月心下一惊,面上淡笑:“大殿下这都能看出来?臣女当初在云溪谷,闲暇时是跟医仙学了一点,不过强身健体而已。”
“哦?不如与依依比划比划,看看医仙传授的功夫如何。”穆珩奕面带笑意的说,眼中却依旧有些冷意。
换好衣服的穆珩青见此情景,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看向鄢月的神情,有些忧虑。在顶层的穆珩尹、穆珩曦和天祁,听闻穆珩奕的话,皆下来了。
“臣女并未学多少,恐辱没了医仙之名。”
“呵,算你识趣。”连依依双手环胸,略带嘲讽道,“你这身子骨,能学到多少功夫?”
天兰刚输了,有些不顺气,见连依依如此态度,一把将鄢月拉上前:“你刚才那一下,我觉得挺厉害的,就跟她比划比划,别说什么辱没,你又不是那医仙的弟子,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