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二十六章 楼船设局
第二十六章 楼船设局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6   本章字数:3128
片刻,鄢月熄了烛火,一身影溜了进来。鄢月瞥了眼打开的窗子,眉头微蹙。
“明天起,每晚我都会在窗外撒上毒粉。”
“亲亲娘子,你这么狠啊?”
“我又不是直接向你撒毒粉,算狠吗?”
“……。亲亲娘子,你打听了那个天祁皇子的事吧?”
鄢月眼眸微转:“怎么,不可以吗?”
“不可以!你是我娘子,为什么要打听别的男人的事?”穆珩青上前,拉着鄢月的衣袖,嚷道。
“好奇而已。”鄢月一把扯过袖子,“再说,我还不是你娘子。”
“谁说不是,我们都一起睡了那么久。”
鄢月瞪了穆珩青一眼:“我说不是就不是!好了,你回去吧!”没等穆珩青开口,又加了一句,“别再说当木头,我不需要!”
穆珩青嘴角微抽,弱弱的说:“亲亲娘子,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没有,只是不喜欢。”
“……。亲亲娘子,明天,我们几个皇子会陪着天祁皇子和天兰公主四处玩儿,到时几位皇子正侧妃都会在,你去不去?”
“不去。”
“你就不怕天兰公主看上我,要做我的皇子妃?”
“不怕。”
穆珩青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那好吧,我走了,亲亲娘子好好休息。”
鄢月正想说些什么,转身,对方的人影已经消失在了窗外……
翌日,穆泽仙来了,生生将鄢月拉上了马车。
“听说是好大一艘船呢,专门为迎接天祁皇子和天兰公主而准备的。到时候,会在长河一带停留,肯定很好玩。月舞,你不去的话,我跟程姐姐就没什么伴儿了。”
“不是很多人去吗?”
“可我就跟你们还有大皇姐聊得来,而大皇姐昨晚不小心摔伤了脚,不去了。”
“大公主摔伤了?不严重吧?”
“还好。”
两人聊着,不多时,便到了河岸边。此时,船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鄢月抬头看去,果然好大一艘船。船体共三层,高大如楼,里头估摸有近二十个房间。格局精简,装饰精细,远远望去,犹如一幢楼浮于水面上,繁华大气。
穆泽仙拉着鄢月上去,与程又灵打着招呼。船的另一头,正与穆珩尘说话的穆珩青,见鄢月来了,冲她招招手,鄢月微点头,转眸看向随后而来的月茹和月晴。她们两个,因着是两位准皇子妃的姐妹,所以叫过来了。
“二姐,三姐,这些天过得可好?”
“很好,不劳四妹挂心。”月茹挑眉,语气生硬的说。
鄢月笑了笑,没说什么。据香芩所说,那冯明京的心,已随着他的表妹和那无辜的孩子走了,对月茹一直淡淡的,说不上好,也不算坏。至于月晴,那方才星与她成天吵架、对着干,可谓热闹。
这时,一天楼国侍女走来:“月四小姐,我家公主有请。”
鄢月讶然,却也没说什么,跟着那侍女去了最里头的一间屋子。
这屋子不算大也不算小,摆设整齐,香案上还点着淡淡的熏香。一人坐在蒲团上,正低头看着什么。如缎的长发垂在素雪般的白衣上,有种水墨画般的感觉。
“天祁皇子?”鄢月微微蹙眉:怎么是他?
“月四小姐,请坐。”天祁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温润的笑。
“是殿下有事找我?”
天祁未点头也未摇头。“月四小姐,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鄢月点头:“请说。”
“小姐该知道我们两兄妹此次来贵国的原因。昨晚我已与贵国皇上谈妥,确定联姻之事,天兰也无异议。可我担心她在这儿人生地不熟,会不习惯。所以,想请月四小姐与天兰做个朋友,将来她能有个玩伴。”
鄢月低头一笑:“不管是人还是事,总是从不习惯到习惯,从不熟悉到熟悉的,殿下不必太担心。”
“这我也知道,只是天兰自小备受宠爱,难免有些任性,我怕她不太会与人相处。”
“是吗?殿下为何会找上我?而且,我不认为公主会愿意与我交朋友。”
天祁勾唇,目光轻柔如水,落在鄢月身上:“我觉得你让人很放心。至于天兰,她会愿意的。”
闻言,鄢月秀眉微扬。
“当然,”天祁似想到什么,眼底笑意不止,如春风拂面般令人心生暖意,“月四小姐放心,她不会选二皇子的。”
“为什么?”论外貌,可是他最出色。
天祁张了张嘴,最终轻笑一声:“她不喜欢比她还漂亮的男人。”
鄢月一怔,转而嘴角轻轻勾起……
外头,穆珩青一转眼,不见鄢月,便拉过穆泽仙询问。
“月舞啊?她被天兰公主的侍女叫走了,好像是公主有事找她。不过还真奇怪,她们又不熟,那公主找她做什么?”
“天兰公主?我刚刚好像见她跟侍女两人在外头呢。”这时,沈碧云与连依依等人走来。
穆珩青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就她们两个?”
“是啊。”沈碧云点头,转而看了看穆泽仙,犹豫片刻,道,“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连依依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江蕴涵双手环胸,笑道:“刚才月家四小姐不是被天兰公主的侍女叫走了吗?既然不是见公主,那是……”
“见天祁皇子?”穆芸芷脱口而出,转而蹙眉,“咦,天祁皇子要见她,为什么假借公主之名?”
穆珩青眸光微转,淡淡道:“应该是碧云看错了。”
这边鄢月正坐着,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特别的气味,她连忙屏气,同时伸手捂住天祁的鼻子。天祁讶然,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鄢月塞入了一颗药丸。
鄢月微转眸,冷眼扫向窗子处,那里,有个不起眼的小洞。而此时,已没有人影。
“殿下,公主在哪里?”鄢月凑到天祁耳边,小声问。
“隔壁房间。”天祁下意识看了眼鄢月,眸光明显一滞,随即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我马上过去找她,你就当我没来过。”鄢月说着,匆匆离去,丝毫没有察觉身后之人的神色……
天兰在房内,正无聊的玩自己的小辫子,见鄢月过来,奇怪道:“你不是在跟我皇兄说话么?跑我这儿来做什么?”
“公主,你让侍女叫我过来,期间有没有人知道我要见的不是你?”鄢月略显严肃的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天兰双手叉腰,冷哼:“我一直呆在这儿,哪里会知道别人知不知道?”
鄢月正欲开口,只听外头不少脚步声传来。
“谁来了?”
“‘捉奸’的。”
“什么?”
鄢月没再说什么,打开了门。只见月画三姐妹和连依依等人都来了。穆泽仙和程又灵见鄢月和天兰同时出来,明显松了口气。沈碧云则眉头紧蹙,看了眼月画。
鄢月一一扫过众人,淡笑道:“怎么都来这儿了?公主,你还请了其他人么?”
“没有啊。”天兰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心下却明白了一些。
月画上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公主,我们来,是想请公主一起过去玩儿呢。”
“哦?我还以为你们来抓人的呢。”天兰似笑非笑,但也没说什么,随众人走了。
鄢月故意落在后头,低声问穆泽仙:“你们怎么会过来的?”
“是那个姓沈的说好像看到天兰公主和她侍女两个人在外头,不见你在旁边,她们觉得可疑,所以过来看看。”
“她说的?那谁最先提出过来看看的?”
“是我那个二皇姐。”
“二公主?”鄢月低声念着,暗道:天兰公主根本没出去过,沈碧云要么看错,要么撒谎,可她这么一说,就让二公主借机带人过来了,难不成是她们联手,设计了这一局?可若只是她们两个,为何会有那种迷香?而且,时间如此之短,凭她们的能力,似乎不太可能设这一局。那会是谁?
鄢月想着,眼眸一沉:不管怎样,自己怕是被盯上了,得小心行事……
鄢月走到船头,此时船已经开了,不急不缓的顺着河流往前行。她抬眼望去,天空一片蔚蓝,清风徐徐吹过,带着点点河水的味道。
鄢月深吸口气,眯起双眼,思绪飘飞。
“喂,你发什么呆呢?”不多时,天兰跑来,拍了下鄢月的肩。鄢月见是她,行了一礼。
“我发现,你跟我皇兄性子挺像的,也谈得来,不如,你做我皇嫂吧,跟我皇兄回天楼去。”
鄢月嘴角一扯:“公主说笑呢?”
“我是认真的。”天兰看着鄢月,转而眼珠一转,狡黠的笑着,“差点忘了,你是未来的二皇子妃。这样吧,我跟你们皇帝说,要嫁给二皇子,做正妃,让他取消你们的婚约,那你就可以跟我皇兄回天楼了。”
“天兰公主想嫁给我?”穆珩青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脸带笑意的说。
天兰上下打量着穆珩青,只见其一袭水蓝色衣袍,相貌俊美超然,五官柔和得似女子般,除了“漂亮”二字,她可基本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不禁摇摇头:“还是算了吧。”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