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八章 小绵羊萌萌哒
第十八章 小绵羊萌萌哒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5   本章字数:2878
“不是,暂时不要救看着保证她安全就好,若是真的有人动手要做什么,就直接救人。”苏慕宇说道。
凤苍月依旧冷冰冰的说:“你说的,我照做就是了。”
“唐越,女人那里就靠你和凤苍月了,我和傅君乾还有事情做。”苏慕宇摸着破天剑,说道:“傅君乾‘死了’也好,这样,胡家的那群乱臣贼子就不会怀疑我的身份,我可以先进宫和小轩说一声。”
唐越并不知道苏慕宇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但是大名鼎鼎的武林盟双凤凤苍月的名字唐越还是听说过很多次的,他相信凤苍月肯出手帮助,保护司里里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苏慕宇。”凤苍月拉着苏慕宇的肩膀,把两个小瓷瓶递给她,并说道:“一个里面只有两颗‘百毒解’,可以解百毒;另一瓶……若是受了伤,这个也能帮到你。”
苏慕宇笑着接过两个瓶子,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我以为你会干脆让我不要去。”
“我不会阻止我在意的人做任何事情,如果他死了,我随着下去了便是。”凤苍月说的很平静。
苏慕宇看着凤苍月认真的表情却觉得心里狠狠一抽,张开了口,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在苏慕宇的心中已经被凤苍月微微撬开了一个小口。
翌日。戌时。
“苏兄你来了。”胡严在画舫船中正饮着酒,看到苏慕宇和傅君乾前来,热情的迎了上去。
苏慕宇微微一笑,做了个揖:“胡兄今天心情不错。”
“哈哈。”胡严笑的很灿烂,答到:“一直一来努力的结果马上就要达达到了,自然开心。”
“哦!”苏慕宇故意装的一脸好奇的样子,却不问,一副诚心诚意的说道:“那就祝胡兄你心想事成了。”
“哈哈哈,承你吉言。”
苏慕宇和胡严聊了两句,胡严就去招待别人了,苏慕宇就带着傅君乾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然后开始留意周围的情形。
傅君乾仔细的观察着,然后说:“小宇,你发现没,这周围很多会武功的人,虽然比我们差多了,但是打起来不好打啊。”
苏慕宇白了傅君乾一眼:“我们这次不是来打架的。”
“那是!”
“来装小绵羊的。”
“来装小绵羊?”傅君乾反问道,可是细细想想,傅君乾马上就明白了苏慕宇的意思,然后跟在苏慕宇的身后,看着苏慕宇一副伪善笑容的和各地的才子打招呼。
不知道船走了多久,至少苏慕宇和人闲扯已经扯到快要不耐烦了,一群婢女出现请每个人上座,然后在每个人的面前都添了一杯酒。
然后画舫船的中央出现了一个中年人,他端着酒杯对着众位才子说道:“今日邀请诸位青年才俊来这里以文会友,在下先干为尽。”
说完就把酒一饮而尽。
苏慕宇端起酒杯,酒水微微溅到她的戒子上,苏慕宇只看见手上的戒子泛出微微的白光,马上拦着傅君乾,把凤苍月给的“百毒解”递给傅君乾一颗,并且小声的说道:“这酒可能有问题,假喝,吃药。”
苏慕宇和傅君乾都端起用袖子一遮把酒水洒在桌子底下,然后把“百毒解”吃了下去,再缓缓地移开袖子假装擦了擦唇角。
中年男子看仔细的扫过在座的人,然后邪邪一笑,说道,“接下来听在下说几句话。”
“龙智轩年少轻狂,昏庸无道,使得龙国百姓民不聊生,水深火热,更是亲信小人,使得科考不公,为了天下学子,天下百姓的利益,我们不得不带头推翻龙智轩的暴政。”
“噗哧!”中年人刚刚说完就立马有个书生笑出了声,还嘲笑到:“你这是表演什么节目,龙智轩昏庸无道您可真会说笑话。”
可惜啊,这个书生的笑音还没有停止,一把刀已经让他的人首分离了。
“哗!”众多才子本来保持的淡定都被这一地的血液给驱散了。
中年男人不屑的瞥了瞥地上瞪着大眼睛的脑袋,看着剩下的人嘲讽那个死人到:“就凭这看现实情况的眼色,也配被选进来别以为有才只要会对对子会写诗,连眼色都没有活着也是浪费空气,还不如扔下江喂鱼。”
本来还有些嘈杂的画舫船瞬间变得安静。
“这就对了,聪明的人就应该乖乖合作。”中年人笑了,继续说道:“那么我刚才的话有几个人是认同的,站出来让我认识认识。”
“站出来。”苏慕宇小声的对傅君乾说道,然后先一步向前跨了一步。
除了苏慕宇和傅君乾还有八个人走了出来。
中年男子很欣赏的看着走出来的几个人脸上的表情,有三个人和苏慕宇傅君乾一样淡然中带着一点小紧张的走了出来,剩下五个不是一脸恐惧就是一脸献媚。
“只有你们几个人觉得我说的是对的。”中年男人看着其他人看苏慕宇几人鄙视不屑的眼神,冷笑着问。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站出来。
“很好。”中年男子对身边的护卫说:“除了站出来的几个人,其他的……一律……杀!”
中年男子对着苏慕宇几个说道:“你们几人随我到外面去。”
几人不紧不慢,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走出了此刻已经是弥漫着血液的船舱。
“你们几人中,你们几个可以参与我们的活动。”中年男子指了指苏慕宇傅君乾已经之前表情淡定的三个人,“至于你们五个,护卫,把他们扔进去船舱里,让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如果没疯的话就算上他们,疯了的话,就一切处理了。”
不给那五个人呼喊惨叫的机会,护卫就已经捂着他们五人的嘴巴,把他们拖进了船舱。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看到那种场景也就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一群文弱书生,又是心理素质不好的,根本就是有去无回。
“知道为什么要选你们五个吗?”
无论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五人皆是沉默的一动不动。
中年男子满意的说道:“无论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放过你,我现在都会告诉你们。”
“第一,你们听到我说的话第一反应,虽然有惊却没有太多害怕和义愤填膺,说明你们没有什么很强的国家感,而且看问题很冷静;第二,我说认同不认同我的话的时候很果决的就站了出来,脸上没有什么献媚,也没讨好,说明你们本身思想的果断;第三,你们无论听到什么,就算心中再惊讶都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说明你们演技够好。
总的来说,我还是很欣赏你们的。”
中年男子说完这句欣赏之后,五个人的表情仍旧和原来一样。
“你们果然很聪明。”中年人笑了笑:“你们放心,我们对于真正的人才还是很重视的,能保护好你们就绝对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们大秦国很欢欢迎你们的投靠。”
五人的眼里都闪过一丝惊色,但脸上仍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的样子。
“接下来,我会把你们需要做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你现在只需要认认真真的听,若是不记得我不会说第二遍的。”中年人笑的很阴森。
“明日科考,考场里会有我的人,到时候你们把你们考卷的答案传给走到你们桌子旁边踢你们桌子三脚的人,然后等你们进入殿试的时候,会不会武功随都身带好武器,你们放心我会让人故意不搜你们的身的。
而你们的武器……在大殿上一旦混乱,就谁接近龙智轩谁去杀龙智轩!”
突然一个人在中年人的耳边说了什么,中年人凌厉的眼神一下扫到傅君乾身上,阴冷的问到:“你不是考生?”
“他是我的护卫。”苏慕宇挡在傅君乾面前,却装的一副小心翼翼的看着中年人。
中年人眼神阴沉不变,在苏慕宇和傅君乾身上来回扫视,半晌后突然笑了:“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会武功更好,让他也进考场,到了殿试他的帮助比你们还大。”
然后中年人转过身,下了一艘小船,然后指着另一艘小船说:“你们坐这艘船回去,明天乖乖按我说的做。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一不小心没有按我说的坐,或者把我说的话告诉了别人,那你们那杯酒里面的毒可就解不了。”
五人瞬间色变,当然苏慕宇和傅君乾是心中一安后,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