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九章 被人护送了
第十九章 被人护送了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3   本章字数:2543
嗯?李妍熙愣了一下,自己这么客气地和他说话,他却拒绝地这么干脆,也太不近人情了吧。宫宇轩的态度让李妍熙很生气,她瞪着宫宇轩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可以,我只不过是你雇佣的保镖而已,又不是卖身给你,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否则,这个保镖我可以不做。”
宫宇轩冷冷地看着李妍熙,半晌说道:“你是我的保镖,你就必须负责我的安全,如果在你离开的期间,我的安全出现状况,你又如何对我负责?”
李妍熙真的很无语,明知道就凭着宫宇轩的身手,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何况现在这个朗朗乾坤的社会,哪里来的意外,除非是有人吃了熊心吃了豹子不想混了胆敢打他这个宫家少爷的主意。
“我,我是必须要离开的,如果非要一直待在你身边的话,那你就和我一起去好了。”反正自己对这里又不熟悉,找个免费的司机也不错。
“你?”宫宇轩微微皱了皱额头,“你对付给你薪水的人不用敬语吗?”
我……
李妍熙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叫,宫宇轩曾经命令自己要叫他为‘哥’,可是这一声哥哪是那么容易叫出口的,何况自己真的不想要这‘哥’。
“怎么,那么狂妄的李妍熙连一声‘哥’都叫不出来吗?”宫宇轩冰冷的语气里满是嘲笑。
“有,有什么叫不出来的,不就是一声‘哥’么,那么,哥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呢?”说完这话李妍熙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对这个男生的底细都不清楚,却要叫他哥哥,真是,和谁说都不会有人相信啊。
宫宇轩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笑。
崔敏秀已经在家门口等了,看到一辆豪华级别的黑色轿车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以后,她看到一个脑袋钻了出来,“敏秀,我在这。”
“小,小熙?”崔敏秀惊的张大了嘴巴,小熙怎么会坐在这么高级的轿车里呢?
李妍熙下了车和崔敏秀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然后两人完全忘了车里的人,抱在一起大笑大闹。
笑完闹完后,崔敏秀气喘吁吁地说道:“小熙,那辆车……好象很眼熟,你怎么会坐在里面?”
李妍熙轻咳了一声,说道:“满大街都是有钱人的车,在我们看来都很眼熟的啊,我就是在车子主人那里打工,做保镖,怎么样很帅吧,凭我李妍熙的功夫,嘿嘿,天下无敌……”李妍熙神采奕奕地笑道。
“嗯,嗯。”崔敏秀拼命地点头,她一直都非常崇拜李妍熙那一身好功夫,自己也想学来着,可是那是需要从小练起的,她想学的时候骨头都硬了,有一次练了一个下腰的动作,疼的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着两个人又笑又闹完全就是两个小女孩,宫宇轩也不禁微微有些触动,他别过了头不去看她们,只任凭两个人的笑声不停地钻进耳朵。
李妍熙自己将东西都搬进车子的后备箱之后,崔敏秀才小心翼翼地将一个包装的非常精致的小纸盒递到李妍熙手上。
粉红色的盒子上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李妍熙犹豫了,她明明知道李德珍一定又是在玩什么把戏,她明明知道和李德珍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这盒子不应该收的。
看到李妍熙犹豫不决的样子,崔敏秀轻轻碰了她一下,说道:“看看也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不过是一个小盒子而已。”
崔敏秀真的很好奇这个盒子里有什么。
李妍熙拉开白色的蝴蝶结,撕掉包装,一只手托住盒子的底部,一只手慢慢地打开盒子……
随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细细地弯弯地只有小母指那么长的带着银白色柄把的小刀,刀片下面铺着一张小小的白纸,白纸上面用红色液体写了一行很小的字:
……你知道我们该在哪里见面……
“这是什么?”崔敏秀不解地问道,“这把小刀很漂亮,可是,李德珍为什么要送给你这个东西呢?”
“没什么,敏秀,我先走了。”李妍熙收好了盒子,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和崔敏秀摆了摆手,转身上了车。
拿着盒子的那只手再也忍不住剧烈颤抖起来,她的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另一只手放在腿上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李德珍,你真的恨我到如此地步吗?
“能带我去一个地方吗?”李妍熙闭上眼嘴唇蠕动了半天才低沉地说道,和刚刚天真的像个小女孩似的又笑又闹完全变得不一样。
这里像是一座已经废弃了很久的公园,公园内依然有长椅,水池,草坪,花坛,但却因为没有专人整理和打扫,变得有些残破,公园里基本上没什么人,主要是因为公园附近的居民已经整体搬迁了,平时是没有人来这里的。
就是这座没什么人的公园里,花坛旁边的长椅上此时却坐着两个人。花坛里的花由于缺少水份而干枯残败,没有生气。
“你确定她一定会来?”车夜俊看着这些缺少养分的植物淡淡地问道。
“当然。太子哥马上就可以见到我妹妹。”李德珍的称呼已经由太子变成了太子哥,她看上去满脸兴奋,目光时不时停留在车夜俊脸上,微微含笑的双眸始终是含情脉脉。
车夜俊不可置否,他将目光落在花坛右侧的草坪上,草坪之中一只黑色的小狗正酣睡,湿润润的小鼻孔里还不时冒出几朵泡泡来。
车夜俊笑了笑,虽然这只狗不是什么名犬,不过也是蛮可爱的。
他的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响响的口哨,那只黑色的小狗便睁开眼睛看着车夜俊,然后飞快地从草坪里站起来飞也似地跑到了车夜俊的脚边,用那个湿润的小鼻子嗅着车夜俊的鞋子,好象是非常喜欢他。
“太子哥好象并不讨厌这只狗?”李德珍有些厌恶地看了小狗一眼。
车夜俊没有说话,而是用脚随意地逗着小狗。
“这只是害……我妹妹捡来的狗,它的身上或许有什么病才会被人遗弃,太子哥,你怎么会一点都不嫌弃。”李德珍不高兴起来,她的眼里掠过一丝恨意,难道只是因为这个东西是害虫捡来的,喜欢害虫所以也一并喜欢这个看上去令人厌恶的畜生么?太子真的就那么喜欢害虫,她到底好在哪里?
而对李德珍的问题,车夜俊很是没有兴趣回答,虽然答应李德珍做自己半个月的女友,不过,也只是答应而已,哪条法律上规定是女友就得对她温柔体贴,呵护备至?
“太子哥都没有在听我说话么?”李德珍急道。
车夜俊扭过头看着李德珍,耸了耸肩膀,笑道:“当然在听,只不过对这些话题没感觉而已。”
李德珍的脸上瞬间就要布上寒霜,不过心里的一个声音压制住了她的情绪,李德珍,你要忍耐,为了打败李妍熙,为了得到太子,你要忍耐。
她立时换上一副笑脸,刚张开嘴想说话,却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远远地开来,然后停在了公园门口。
车门打开,李妍熙从车上走了下来。
李德珍笑了,笑得那么诡异。
车夜俊也微微地笑了,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心里有股悸动。
只不过他的笑瞬间僵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李妍熙之后,车上走下来的另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