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八章 意外的礼物
第十八章 意外的礼物
发布时间:2018/05/17 14:53   本章字数:2610
李德珍并不知道李妍熙现在究意在什么地方,李妍熙离开洒巴后就再也没有回家,李德珍才不关心她的去向,只要李妍熙不再在她面前出现,她睡觉也能笑出声来。
不过现在不同,她的白马王子正在寻找李妍熙,或许踏着李妍熙会能更好地接近车夜俊。李德珍心里暗暗笑笑:害虫,也许我李德珍还得感谢你呢。
你等着瞧吧,太子是我的,一定会是我的。而你……
车夜俊从不和美女们谈条件,可是这一次他却例外了。
“太子,如果我告诉你关于更多我妹妹的秘密,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咖啡屋里李德珍轻抿了一口浓香的咖啡。
她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坐在这种地方,和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对面地喝着咖啡,看着他的明亮的眼睛,不自觉地心跳。就像是在恋爱,含情脉脉,温情淡淡。
“说吧,我会考虑。”车夜俊淡淡地说道。
李德珍抿了抿嘴唇说道:“我要做太子半个月的女友,并且是公开的女友。”
李德珍的语气很淡定,淡定的让车夜俊微微一愣。
把李德珍放在女生堆里,应该也算是很扎眼的了,个子不高不矮,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纤腰细腿,脸蛋长得还算漂亮,只是那眼睛里有让人捉磨不透的神色。
车夜俊见过的类似这样的美女太多了,她们谁不想当自己的女友?和他做这样的交易,哼……车夜俊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
“以为这样的条件我会答应你吗?”车夜俊轻描淡写地问道。
李德珍笑笑,“那就要看太子自己的意愿了。我妹妹的秘密可不是你想知道就能知道的,就算是雇佣最好的探子,恐怕也得一年半载才能收集到一点点的信息,而我,知道的是外人永远都无法知道的秘密。我李德珍占有太子半个月的时间,对太子来说并没有任何损失吧。”
车夜俊再次仔细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女生,这就是李妍熙的姐姐?不简单,绝对不简单。李妍熙虽然有好的身手,不过如果在智斗上恐怕会输的一塌糊涂吧。
他心里忍不住觉得好笑。姐妹两个真的很不像。姐姐可以为了自己的私心出卖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妹妹会不会有一天为了自己的私心也会出卖自己的姐姐。
真的是很有趣啊……
李妍熙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她完完全全可以回到学校上课了。不过,她真的挺想念死党敏秀的,有好多天都没有见到她了吧。
她趴在床上,双手拄着下巴想道。打个电话吧,不如……
李妍熙坐起身来,从床上摸出手机。
电话响了很久,才听到里面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啊……这久早打电话来,吵醒我的觉了。”崔敏秀带着非常不满的声音问道。
臭丫头,又闭着眼接我电话。
“是我啦,快醒醒。”
“嗯?小熙!”崔敏秀这下醒了,“小熙,你跑去哪里了,怎么这几天都联系不到你呃,打你电话,总是关机,真是急死人了,对了,你那个姐姐把你的东西都放我这里了,你……你和家里吵架了吗,为什么要搬出来住?是不是你姐姐又找你麻烦了?”
“嗯,手机没有电了,我……我住到学校里了,你知道的我和她的关系不太好,不过,我是谁啊,才不会被她欺负呢。”李妍熙觉得非常对不起崔敏秀,怎么可以骗她说自己住在学校呢……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敏秀她才不会相信吧。
敏秀,对不起了。我李妍熙发誓,这一生只对你撒这一次谎。
“我当然相信你了,你的那个姐姐才不是你的对手咧。不过,你住到学校可以吗?你习惯吗,如果真的不想住在家里,那你可以搬到我这里来住,反正我爸妈不是经常回家的。”
“没关系啦,我住在哪里都会睡得着觉的。”李妍熙的声音是快乐的,从电话里听不出半点的不高兴。可是,崔敏秀看不到她眼里掠过的忧伤。
“那我就放心了。嗯,今天是周末,你的东西我会帮你送到学校去的。”
“不用了,敏秀,我今天不在学校,我现在……现在找了一份兼职,是份很轻松的工作,薪水不错的,东西我抽时间会自己去拿的。”
“这样啊,好吧。小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崔敏秀真切地关心道。
李妍熙点点头,眼圈湿湿地,敏秀,你对我这么好,我却骗你,对不起……
“对了,小熙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你姐姐留给你一样东西,说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包装倒是蛮精致的,可是,你的生日不是还早呢么?”崔敏秀电话里疑惑地说道。
“礼物?她送我生日礼物?”李妍熙也愣了一下,长这么大似乎李德珍能占有的都占为自己所有了,什么时候送过自己礼物,而且还是提早到来的生日礼物。
“是,是什么?”李妍熙声音里明显带着些抗拒,因为她知道李德珍是不会安什么好心的。
“不知道,她说要你亲自打开。”
“我知道了。谢谢你,敏秀。”放下电话,李妍熙陷入了沉思,李德珍送自己的礼物,
呵!李妍熙苦笑了一下,不知道她又在玩什么把戏,自己不是已经和她彻底没有关系了吗?
正泰坐在李妍熙对面,并没有看她的脸,他只是毫无感情地说了句“吃吧”,然后自己就吃了起来。李妍熙微微扭了扭头,透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她看到宫宇轩正坐在餐桌前一个人享用着一大桌子的美食,而自己和面前就是一桶……泡面?
听着正泰吃的呼噜呼噜响,李妍熙恨恨地扭回头来,看着正泰说道:“喂,大叔,我们就吃这个么?”
看着这桶简单的泡面,饥肠露露的肠胃也不禁抗议着,“已经好几天了啊,大叔难道还能吃得这么香吗?”
正泰没有抬头,当他把桶里的最后一根面和所有的汤汁喝完以后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李妍熙,他说道:“如果你不想吃,你可以不吃。”
“……”
李妍熙无语了,她真的很郁闷啊,宫宇轩是个冰冷的家伙,他的手下也是这么冰冷,自己就仿佛置身于一个冰窖里,丝毫感受不到温暖啊……天哪,我李妍熙真是倒霉啊,为什么那天偏偏是宫宇轩那个讨厌的家伙救了自己,救命之恩也不该这样报答吧?如果可以我真想替你挨一刀,十刀也好,还了你的恩,我们自走自的路再也不要见面啊……
可是,肚子饿啊,毫无滋味地吃完面,李妍熙目送正泰离开,她看了看宫宇轩,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向房子走去。
宫宇轩已经用餐完毕,餐桌上的美食早已被佣人收拾干净。李妍熙的目光撞上宫宇轩的目光时,她的心里扑咚一声重重地跳了一下,本来还在尴尬昨天晚上的事情,谁知道宫宇轩此时眼神里全然是一副冰冷的不能再冰冷的神色,仿佛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这让李妍熙刚想尴尬的思想立时停止,她的心重重地跳了一下之后马上恢复了常态。
他又能记得些什么,又能在乎些什么,像他这样一个富家少爷,呵……自己真是考虑的太多了。李妍熙自嘲地笑笑,被他看到自己的秘密也好,被他拥抱也好,不过都是他一时兴起的游戏罢了。
想到这,李妍熙迎着宫宇轩的眼神,不卑不亢地说道:“那个,我需要回去拿我留在家里的东西,所以,我要离开一天。”
“不可以。”宫宇轩想都没想地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