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三十三章 滴血验亲
第三十三章 滴血验亲
发布时间:2018/05/17 14:49   本章字数:2729
离晚溪一阵诧异:“姐姐,你干什么?”凌紫心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给穆楚晟磕了几个头:“皇上,请您不要再逼问皇后娘娘了,有些事,娘娘不说,是为了后宫的安宁,还请皇上谅解。”穆楚晟看了看离晚溪,而后转眸看向凌紫心:“是什么事?”凌紫心犹豫着:“这……”“说!”凌紫心吓得一阵哆嗦:“那个男人是梅妃娘娘的旧识。”
  穆楚晟若有所思的望着梅妃:“爱妃,她说的是真的吗?”梅妃脸色一白,急忙否认:“不是,臣妾根本不认识他!”穆楚晟皱了皱眉,扭头看着离晚溪:“陌儿,朕等你开口。”离晚溪暗自叹了口气:对不起了,梅妃。“晚宴上兰素带小团子出去散步时,无意间听到了梅妃与那个男人的对话。那个男人,曾经与梅妃娘娘是一对。”
  穆楚晟双手紧握:“你为何不立即告诉朕?”“因为兰素说,当时梅妃娘娘要他立刻离开皇宫,所以臣妾以为他已经走了,便不想多事。何况梅妃娘娘也没有做出什么越距的事,臣妾若告诉皇上,岂不是破坏了皇上与梅妃娘娘之间的感情?”听到这话,穆楚晟的脸色渐渐有所缓和:“天色不早了,陌儿回去休息吧。那个男人的事,朕会查清楚的。”穆楚晟停顿片刻,转身对梅妃说:“在这之前,你没有朕的允许,不准走出毓秀宫。”梅妃敛了敛心神:“是,臣妾遵命。”
  ……
  一回到凤仪宫,凌紫心便向离晚溪道歉:“刚才我擅自说出了梅妃娘娘与那个男人的关系,妹妹一定很生气,对不起。”离晚溪笑了笑,伸手拉着凌紫心的手:“我知道,姐姐是怕我坚持不说会惹怒皇上,所以替我说了。姐姐一心为我着想,我怎么会生气呢?”凌紫心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翌日清晨,御书房内,穆楚晟站在龙案前,双手负于身后,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人:“张枫,这个人提督大人应该不陌生吧?”原来,站在穆楚晟面前的,是梅妃的父亲徐震——蓝城内的禁军统领。“这……”此时的徐震,一身蓝色朝服,想必是下朝后直接被穆楚晟宣来了。
  穆楚晟缓步走到徐震跟前,语气冰冷:“提督大人还不想说吗?”徐震急忙跪下:“皇上明察,此人在梅妃娘娘进宫前就被臣赶出了蓝城,娘娘也再没有见过他。这次他入宫行刺,绝对跟娘娘没有一点关系。”“哦?”穆楚晟微微挑眉,“是吗?”“臣不敢欺瞒皇上。”穆楚晟冷笑:“没想到梅妃进宫前,还有这么一段情。”
  徐震脸色一僵:“是臣的疏忽,不过当时臣在得知这件事后,就禁了娘娘的足,还派人把那个人赶出了蓝城。臣愿以性命担保,娘娘进宫前绝对没有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进宫后,也没有对皇上不忠。这次他混进宫行刺皇上,娘娘绝对不知情。”穆楚晟眼眸一转,俯身扶起徐震:“爱卿起来吧,朕相信爱卿的话,也相信梅妃。”徐震心下松了口气:“多谢皇上。”
  “慢着!”大门被推开,太后脸色阴沉的走进来。徐震急忙向太后行礼。穆楚晟暗自蹙眉,而后走上前:“母后怎么来了?”太后瞥了眼徐震,说:“妃子与刺客是旧情人,这么大的事哀家怎么能不管?”“那母后打算怎么办?”太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穆楚晟:“皇上查到了些什么?”穆楚晟摇摇头:“那人轻易的就混进了宫,宫里一定有内应。可惜他已经死了,而朕在别处也没有查到什么。”太后思忖片刻,问:“梅妃呢?皇上有没有问过她?”穆楚晟摇头:“没有,她应该不知情。”
  “不知情?”太后冷哼,“昨晚她不是借口出恭偷偷见了那个刺客吗?皇上怎么就知道他们没有通气呢?”穆楚晟垂下眼帘,没有说话。“还有,”太后转向徐震,“提督大人凭什么保证梅妃进宫后没有见过那个刺客?他昨晚能轻易混进宫,那以前呢?”徐震低头不语,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哀家想想都觉得不安,若那个刺客以前就混进过宫,那还不知道都干了些什么事。若是乱了我皇室血脉,哀家百年后该如何面见先皇?”
  徐震表情僵硬,猛然跪倒在地:“梅妃娘娘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还请太后娘娘明察。”太后一转眼眸:“明察?如今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你让哀家如何明察?”徐震语塞:“这……”“要不这样吧,”太后沉吟许久,吐出四个字,“滴血验亲。”穆楚晟一愣,徐震亦诧异万分。
  “提督大人,别怪哀家疑心重,只是出了这么一件事,哀家不得不谨慎。何况,后宫人多嘴杂,若这件事没个了结,恐怕梅妃以后在后宫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此一来,梅妃娘娘的嫌疑就洗脱了吗?”太后挑了挑眉:“哀家以为,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狠毒到,想要谋害自己孩子的父亲,何况她还是个妃子,孩子也才一岁,她没有理由这么做。所以,若梅妃没有对皇上不忠,哀家自然愿意相信她与昨晚的事无关。”“臣明白了。”“那么,提督大人同意哀家这么做吗?”“一切谨遵太后懿旨。”太后笑了笑:“皇上觉得呢?”穆楚晟微垂眼帘:“母后做主就好。”“那哀家马上让人去准备。”
  ……
  滴血验亲?貌似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的血也会相溶吧?也好,这样一来,梅妃的嫌疑就洗清了。离晚溪悠悠的喝着茶,嘴角浮出一抹淡笑。不多时,兰素一脸凝重的走进来:“小姐,不好了,毓秀宫出事了。”“出什么事了?”“刚才太后、皇上和提督大人去毓秀宫给小皇子做‘滴血验亲’,梅妃娘娘得知后,立刻抱着小皇子跑到了天台,还不许别人靠近,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闻此,离晚溪迅速站起身,朝门外跑去。
  天台位于毓秀宫的正后方,高十二米,四周用半米高的石栏围着,视野开阔,是梅妃平时最喜欢去的地方。此时,她抱着穆玉玠站在天台边缘,情绪激动。穆玉玠似乎被吓到了,一直哇哇大哭。而太后、穆楚晟、徐震和一些宫人站在离他们四五米远的地方,个个神情紧张。不一会儿,离晚溪赶来了。
  “爱妃,快过来,小心掉下去。”穆楚晟看着梅妃,语气中透着一丝担忧。梅妃摇摇头,双眼满含泪水:“皇上,自臣妾进宫以来,从未做过半点对不起您的事,您为何不相信臣妾?玠儿是您的孩子,是您的亲骨肉,您为何要用这种方式伤他的心,伤臣妾的心?”穆楚晟微微蹙眉:“不,爱妃,朕相信你,这只是做给别人看的,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口。”梅妃苦笑:“若皇上相信臣妾,就不会同意他们这样安排了。玠儿还小,他不明白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可是臣妾明白。这是对臣妾的侮辱,是对玠儿的否认。若玠儿长大后知道皇上曾经这么质疑他的身份,他该怎么想?”穆楚晟沉默。
  梅妃的一番话,让徐震心下酸楚不已:“秀儿,爹不会骗你的,皇上是真的相信你,爹爹也一样。只是,要洗脱你的嫌疑,这是最好的办法。快过来,好不好?”梅妃紧紧搂着穆玉玠,泪落不止:“嫌疑?女儿在后宫一直安分守己,为何他自己混进了宫,就怀疑女儿与他有染?要洗脱嫌疑是吗?好,女儿就一死证明自己的清白!”说着,梅妃抱着穆玉玠,纵身跳下天台。“不,秀儿……”“梅妃!”“爱妃!”穆楚晟脸色一白,急忙飞身跃起,伸手欲拉住梅妃。只听得衣料撕裂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赫然从天台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