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十五章 兰素之死
第三十五章 兰素之死
发布时间:2018/05/17 14:48   本章字数:3040
深夜,凤仪宫的后花园,两个身影相对而立。其中一人,是兰素,另一人,穿着一身夜行衣,身形娇小,很明显是个女子。但见兰素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怎么会是你?!”女子没有说话,缓缓抽出长剑……
  雷霆乍起,离晚溪被惊醒,不见穆楚晟在身边,随即起身:“巧儿,兰素……”喊了几遍,都没有回应。离晚溪不禁在心里嘀咕:睡得这么沉?睡在床边的小团子也醒了,不停地在房间里乱转,似乎是被那一声巨雷吓到了。
离晚溪抱起小团子:“别怕,有我在呢。我们一起去找皇上,好不好?”说着,打开门走出内殿。没走几步,怀里的小团子便‘汪汪’直叫,还从离晚溪手中挣脱开来,径直跑出大殿。“小团子,你去哪?回来!”离晚溪急忙跟上。
  一道闪电下来,猛然照亮整个花园,园中一个身影艰难的往前走着,右手紧紧捂着胸口,身后,触目惊心的血迹,蜿蜒着伸向无尽的黑暗。离晚溪脸色大变:“兰素——”兰素微微抬起眼帘,如释重负的笑了笑,随即倒在地上。小团子围在兰素身边,不停地舔着她的手。离晚溪快步跑到兰素身边,伸手捂住兰素的伤口,将她扶坐起来,靠着自己的肩:“兰素,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兰素动了动嘴唇,俯身吐出一大口鲜血。
  离晚溪大惊:“兰素,你等着,我去叫人!”“不……”兰素虚弱的抓着离晚溪的衣袖,“小姐,听……听我说……”离晚溪哭着点点头:“好,你说。”“小姐要小心……小心……”兰素死死地盯着花园深处,声音渐渐变弱。“小心什么?”离晚溪将耳朵贴在兰素嘴边,可什么都没有听到。兰素瞪着双眼,眼角泪水划落。“兰素……”离晚溪直起身,这才发现兰素已经没了呼吸。“兰素,别睡过去啊,兰素……”离晚溪紧紧抱着兰素,一股巨大的悲伤从心底蔓延……
  姨娘死了,哥哥失踪了,现在兰素也死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身边的人要一个个离我而去?老天,你既然让我来到这里,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房内,离晚溪抱着双腿坐在角落里,不停地流泪。巧儿站在旁边,亦双眼通红。小团子缩在离晚溪身边,眨巴着双眼望着离晚溪,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门开了,穆楚晟走进来,看了眼巧儿,随即让她退下。
  “朕已经交代下去了,让他们好好安葬兰素。”“不,兰素的葬礼,臣妾要亲自办。”穆楚晟一愣:“可是陌儿……”“请皇上答应臣妾。”没等穆楚晟说完,离晚溪便出声打断了他的话。穆楚晟犹豫片刻,点头:“好吧。”“谢皇上成全。”穆楚晟笑了笑,俯身抱起离晚溪:“地上凉,当心身子。”
  离晚溪抬眼看着穆楚晟:“皇上,臣妾是不是灾星?”穆楚晟脚步一顿,低头贴着离晚溪的脸:“不是,陌儿别胡思乱想。”离晚溪苦笑一声,泪珠滴落:“自从我来到这里,身边的人一个个出事,我自己也是伤痕累累,如若不是灾星,为何会发生这么多事?”
  穆楚晟暗自叹了口气,将离晚溪轻轻放在床榻上:“不关陌儿的事,陌儿不要把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兰素的死,是朕的疏忽,朕一定会找出凶手的。对了,兰素临死前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比如凶手的样子?”离晚溪摇摇头,想到兰素临死前的情景,不禁泪落连连:“她只是要我小心,其他的还没来得及说……”
  穆楚晟微动眼眸:“朕昨晚有事出去了一趟,回来时,看见一个黑影快速跃过凤仪宫的高墙,消失在黑暗中。那身形,应该是个女的。”“女的?”离晚溪皱了皱眉:到底是谁?又为何要杀兰素?“朕已经下令彻查整个后宫,若凶手还在宫中,必定无所遁形。”“谢皇上。”“至于陌儿……”穆楚晟伸手擦去离晚溪脸上的泪珠,“要看开点,当心身子。”离晚溪点点头:“臣妾知道了。”
  ……
  离晚溪在偏殿为兰素设了个灵堂,里面庄严肃穆,白绸高挂,处处透着一股压抑。窗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此时,她正在内室替兰素梳洗。
  “你是爹爹派来保护我的,为何现在要抛下我独自离开?”离晚溪轻轻擦拭着兰素的脸,眼中泪水盈盈。“如果没有你,我恐怕早已死在灵溪刀下;如果没有你,我恐怕早被楚云的石子射死;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已被定上毒害皇子的罪名,又或是被自己吃的毒药毒死。如今我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可你却不在了。往后的风雨,我该如何面对?”
  离晚溪深深吸了口气,将泪水逼退:“兰素,直到最后一刻,你心里想的,竟还是我的安危。你如此待我,我离晚溪对天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为你报仇。”说完,离晚溪目光一沉,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冷。
  这时,巧儿进来了,手上捧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小姐,我把衣服拿过来了。”“放这吧。”“要我帮忙吗?”“不用,我自己来就好。”“哦,那巧儿先出去了。”离晚溪点头。巧儿看了眼兰素,眼眶一红,随即低头离开。
  离晚溪拿起兰素的手,冰冷僵硬的触感让她心中一阵酸楚。突然,目光停滞,离晚溪望着兰素那紧握的手,微微蹙眉。从指缝中,离晚溪看到了一点黑色的布。这不是兰素衣服上的,难道……是凶手的?想到这,离晚溪用力掰开兰素的手指,使劲把里面的布扯出来。半个巴掌大的碎布,上面用黑线绣了东西,似乎绣的是一个字,不过歪歪扭扭的,而且只有一部分,离晚溪看不出是什么,只觉得那样式有些眼熟。
  脑中闪过一道光,离晚溪猛然抬起头:灵月山庄?!没错,这个字就是‘月’字,当初自己在司徒公子的佩剑上看到了这个字。可怎么会是灵月山庄?他们是江湖中人,怎么会在皇宫出现?又为什么要杀兰素?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还有,兰素要我小心,到底是小心什么?
  此时的离晚溪,满腹疑惑……
  办完了兰素的葬礼后,离晚溪瘦了一大圈,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悲伤过度加上怀有身孕,使得本来身体就弱的她,立刻病倒了。穆楚晟便整日整夜守在她身边,无微不至。这让离晚溪已然冰冷的心,渐渐有了一丝温暖。
  这天,一早醒来,穆楚晟见离晚溪坐在床头发呆,急忙起身拿了件外衣给她披上:“陌儿何时醒的?”离晚溪微笑了笑:“有一会儿了。”“陌儿刚才在想什么?”穆楚晟伸手揽着离晚溪的肩,让她靠着自己。离晚溪抿了抿唇,问道:“皇上……有没有听过‘灵月山庄’?”话音一落,穆楚晟的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光,不过离晚溪没有看到。
  “听过,怎么了?”“那么,皇上觉得,杀害兰素的人,有没有可能是灵月山庄的?”穆楚晟沉默,随即皱了皱眉:“他们是江湖中人,怎么会到皇宫来?”“臣妾也是这样想的,可是……”离晚溪直起身,从枕头下拿出那块碎布:“这是臣妾在兰素手中发现的,应该是那个凶手身上的。”
  穆楚晟看着那碎布,眼帘微动。离晚溪继续说:“这上面绣的是一个字,不过现在只有下半部分。”穆楚晟摩挲着那半个字:“陌儿看得出是什么字?”离晚溪点头:“这是个‘月’字,臣妾曾经在灵月山庄少庄主的佩剑上见过。”“哦……”穆楚晟双眼微眯,眼中寒光半露。“所以,臣妾想请皇上往灵月山庄这个方向去查,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么。若真的是灵月山庄的人干的,那他们潜进皇宫必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嗯,朕知道了。”穆楚晟紧紧攥着那块碎布,目光转深。
  “对了,皇上,臣妾的哥哥……有消息了吗?”离晚溪小心翼翼的问着。其实过了这么久,结果如何,她心里有数,可是,在找到凌紫逸之前,她不愿承认。“附近的小岛和岸上的城镇都查过了,没有你哥哥的下落。不过,朕的人查到,在出事后不久,有一艘船曾经到过那片海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遇到你哥哥,朕还在查。”
  闻此,离晚溪眼眸一亮,很是激动地拉着穆楚晟的手:“皇上说什么?有船曾经到过那里?这是真的吗?”“嗯。”得到穆楚晟的肯定后,离晚溪不禁泪光闪闪:“太好了,希望他们救了哥哥。”穆楚晟不语,眼底波澜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