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十四章 凌紫逸失踪
第三十四章 凌紫逸失踪
发布时间:2018/05/17 14:48   本章字数:2671
梅妃和小皇子死了,整个后宫重新陷入沉寂。穆楚晟独自在毓秀宫内呆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谁来都不见。离晚溪很是担心,便一直守在门外,直到穆楚晟叫她进去。
  此时天还未亮,房内没有掌灯,不过开着窗,清冷的月光照进来,依稀可以看清里面的东西。穆楚晟站在窗边,微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皇上……”离晚溪小心翼翼地叫了他一声,他抬起头,月光扫过他的侧脸,那双深邃幽暗的眼眸,此时沉静无波。“陌儿……”干涩沙哑的声音让离晚溪的心颤了颤。
  “皇上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先吃点吧。”离晚溪端着茶点走过来。穆楚晟摇摇头:“朕不想吃。”离晚溪脚步一顿,随即将茶点放在桌上。“陌儿为何不走?”“臣妾担心皇上。”离晚溪说着,走到穆楚晟身边,“臣妾想陪着皇上。”穆楚晟微微牵起嘴角,伸手将离晚溪揽入怀中:“还好,你一直在朕身边。”离晚溪愣神,内心深处一片柔软。
  “对了,皇上,这个……”离晚溪从怀中拿出一样东西,“臣妾在天台看到的,应该……应该是小皇子的吧。”“这是朕前晚送给玠儿的,朕还记得,他当时笑得很开心,还跟朕说‘谢谢’……”穆楚晟定定的望着那块金锁片,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悲凉。离晚溪鼻子一酸,亦难过不已。
  “朕会为他们报仇的。”穆楚晟紧紧攥着金锁片,一字一顿的说道。离晚溪感到一阵意外:“报仇?他们不是……”穆楚晟冷哼:“那个男人能轻易混进宫,背后一定有人安排,他只是一颗棋子,而利用他的那个人想要达到的目的就是除掉梅妃。”“什么?!那会是谁?”穆楚晟没有回答,反而问离晚溪:“陌儿知道‘滴血验亲’是谁提出来的吗?”“听说是母后,难道是她?!”离晚溪心下一惊,暗道:如果真的是太后,那前面那些事都是她弄出来的吗?
  穆楚晟深深吸了口气:“朕没有证据,不过,昨天上午她在御书房说的那番话真的是滴水不漏,朕没有理由反对,只能同意她的提议。可没想到……”离晚溪思忖片刻,说:“皇上,若小皇子不是您的孩子,而母后又事先知情,那么她想通过滴血验亲除掉梅妃,还说得过去。可是,臣妾相信,梅妃是清白的,她性情刚烈,受不了这种侮辱,所以选择自尽。可能有人会觉得她这么做是走投无路,害怕小皇子的身份被揭穿,不过臣妾却不这么认为,当时臣妾也在场,臣妾看得出,她很伤心,很气愤,也很替自己不值。这种情绪,是装不出来的。”
  穆楚晟缓缓垂下眼帘:“那么,陌儿的意思是……”“臣妾的意思是,小皇子本来就是皇上的孩子,而当时梅妃如果同意滴血验亲,那么她的嫌疑就洗清了,如此一来,母后还有什么理由除掉她?也就是说,母后可能不是那个想除掉梅妃的人。她这么做,纯粹只是为了皇室血脉着想。”
  穆楚晟抬手拍了拍离晚溪的肩:“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这件事背后,还有你不知道的情况。”“什么?”“梅妃的父亲,是禁军统领,整个蓝城的安全几乎都交在他手上。若他有二心,暗地里帮助别人夺朕江山,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离晚溪微蹙双眉,暗道:梅妃和小皇子一死,皇上与梅妃的父亲之间,就没有必然的关系,往后一旦有什么事,谁能保证他无异心?而太后一直想让景王当皇帝,如此看来,除掉梅妃的人还真有可能是她。
  穆楚晟微微仰起头,幽深的眼眸下,冷光暗闪:“所以,整件事如果是母后一手安排的,那她绝对留有后招,不会让梅妃轻易洗脱嫌疑。不过,朕亦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威胁到朕的江山。”离晚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她隐约感觉到,往后的日子,将更加不平静……
  对于梅妃和小皇子的死,穆楚晟对外宣称他们是不慎失足,而梅妃的那段旧情也被深深掩埋,成了宫闱禁事。给他们办了葬礼之后,后宫又渐渐恢复平静。
  这天,离晚溪抱着小团子准备出去逛逛,突然见凌紫心双眼通红的回来,心下疑惑:“姐姐,你怎么了?”凌紫心见是离晚溪,表情一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没事。”“姐姐,你不要瞒我,你看你的眼睛都红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我……”凌紫心紧紧咬着嘴唇,“妹妹,我真的没事。”“姐姐……”“我真的没事。”凌紫心哽咽着,说话的语气中俨然带着哭腔。
  离晚溪见此情景,急了:“姐姐,到底怎么了,你别哭啊。”凌紫心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抽泣道:“紫逸哥哥他…… 失踪了。”失踪?离晚溪的脑子瞬间空白,许久才回过神:“姐姐你说清楚一点,哥哥怎么会失踪?在哪里失踪的?”凌紫心擦了擦眼泪,说:“我刚才路过花园,听到皇上跟爹爹在谈话。皇上说,送紫逸哥哥去终南岛的那艘船遇到了大风暴,船上十几人只有两个侥幸活下来,紫逸哥哥他,下落不明。”离晚溪脚下一软,重重地跌坐在地上:哥哥的身体本来就不行,在茫茫大海中,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这时,穆楚晟来了,见离晚溪坐在地上,急忙上前扶起她:“陌儿怎么了,快起来。”离晚溪缓缓抬起头,双眼含泪:“皇上一定要找到臣妾的哥哥。”穆楚晟一愣,瞥了眼一旁的凌紫心,随即点头:“朕会的,朕已经派人去找了,一定会找到的。海上风浪大,说不定他被冲到某个岛上了,又或许被路过的船只救了,总之你别太担心。”离晚溪紧紧揪着衣襟,颤抖着声音说:“好,臣妾慢慢等……”
  等待的日子最是折磨人,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转眼,三个多月过去了,连夏天都快过完了,凌紫逸却一点消息都没有,离晚溪渐渐不再抱有希望。后宫很安静,凤仪宫更加安静,如死水般让人窒息。
  这天,离晚溪感到身体不适,兰素便让巧儿请太医来。诊过脉后,太医满脸笑容的向离晚溪道喜:“恭喜娘娘,这是喜脉,娘娘有喜了。”离晚溪一愣:“有喜了?”“是,臣马上开张药方,替娘娘补身安胎。”巧儿兴奋不已:“哈,小姐又有孩子了。”兰素立刻瞪了她一眼,低声提醒:“不要说这种话,小姐听到了会不开心的。”巧儿急忙捂住嘴:“哦,我错了。”离晚溪轻轻抚着小腹,表情柔和。孩子的到来,让她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穆楚晟得知离晚溪有孕的消息后,很是高兴,一连几天都陪在离晚溪身边,哪里都不去。整个凤仪宫终于有了一丝生气,大家忙进忙出,皆围着离晚溪打转。
  “皇上,臣妾不过是怀个孩子,不必弄得大家紧张兮兮的。”离晚溪扫了眼殿内的太医们,笑道。穆楚晟挑了挑眉:“从今天起,凡是你吃的、喝的、用的,都必须先经过这几位太医的检查,朕看还有谁敢对你下手。”离晚溪哑然:这阵势,应该没人敢的。
  “对了,臣妾听说……母后想给皇上选妃?”虽然一再对自己说,不要介意,可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穆楚晟呵呵一笑,伸手抱着离晚溪:“朕现在想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尽快替陌儿找到哥哥,二是好好保护陌儿和我们的孩子,其他的,朕暂时不作考虑。”离晚溪抿了抿唇,嘴角露出一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