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十二章 不是刺客的刺客
第三十二章 不是刺客的刺客
发布时间:2018/05/17 14:47   本章字数:2769
夜幕降临,珍玉殿内红灯高挂,明亮如昼。台上歌舞不断,台下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离晚溪抱着小团子坐在穆楚晟身边,边欣赏歌舞边吃着点心,十分惬意。“小团子别闹,看,看她们跳得多好。”被离晚溪一直抱着,小团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在离晚溪怀里动来动去,没个消停。“陌儿,它怎么了?”穆楚晟低声问。“可能是太闷了吧。”离晚溪说着,将小团子交给身边的兰素:“你带它出去走走。”“是。”
  兰素抱着小团子走出珍玉殿,在附近的花园闲逛。刚走几步,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细细簌簌地声音,似乎有人在说话。兰素转了转眼珠,悄声走过去。“你怎么来了?”“秀儿,我想见你。”“事到如今,见了又能怎样?你快点走吧,如果被人发现,那就糟了。”“可是,秀儿,我舍不得你。”“舍不得也得舍,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秀儿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梅妃,是当今皇上的妃子,我和你,早就回不去了。”
  听到这,兰素身形一震:梅妃?那么,说话的男人是谁?“秀儿,我带你走,好不好?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不可能,我有孩子,有爹娘,我不可能丢下他们不管。”“那我呢?秀儿,你难道忘了我们以前……”“是,我早就忘了,对不起。”“不,秀儿,你知不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过的?我忘不了你,忘不了……”
  怀中的小团子不安分的乱动,兰素一时没抱住,让它从手中跳了下来,转眼便消失在黑暗中。“小团子……”兰素轻呼一声,暗自跺脚。“谁?!”那男人冷厉的声音骤然响起,接着便听见小团子的吠声。“原来是只小狗。”听得出,那男人松了口气。“这是皇后娘娘的小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看来马上该有人来寻了,你快点走吧,我也要回去了,离开太久皇上会起疑的。”“秀儿,我……”“快走啊!”
  不一会儿,四周安静了。兰素这才现身,找到小团子之后,将它带回珍玉殿。
  此时,梅妃已经回到了位子上。兰素装作不经意的瞥了她一眼,只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秀眉微蹙。兰素敛了敛心神,一脸平静的走到离晚溪身边:“小姐。”离晚溪正喝着茶,见兰素回来了,急忙放下茶杯:“怎么,小团子散步回来了?”兰素笑道:“嗯,奴婢抱着它一出去,它就跑了,害得奴婢到处找。”离晚溪轻笑出声,伸手抱过小团子:“真调皮,待会回去我帮你收拾它。”“是。”梅妃见此情景,双眉渐渐舒展……
  宴会结束后,穆楚晟去了梅妃那里。离晚溪便与凌紫心她们一起回了凤仪宫。
  “兰素,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离晚溪伸手在兰素眼前晃了晃,“有心事吗?”兰素回过神来,犹豫着要不要把刚才听到的告诉离晚溪:“我……小姐……”离晚溪挑了挑眉:“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兰素走上前,凑到离晚溪耳边低声说:“小姐,我刚才在园子里听到梅妃娘娘和一个男人在讲话。”“什么?”离晚溪深感意外,“男人?谁啊?”兰素摇摇头:“不知道。”“那他们说了些什么?”兰素迟疑片刻,将她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离晚溪将双手抱于胸前,暗道:原来梅妃刚才离开,是去会老情人了。身旁的巧儿开口问道:“小姐,我们该怎么处理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皇上?”离晚溪皱了皱眉,摇头:“人都走了,告诉皇上有什么用?没有证据,小心人家告你诬陷。何况,梅妃也没做错什么,我们何必多事?”凌紫心很是赞同的点点头:“妹妹说得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后宫好不容易平静了,既然事情不严重,就算了吧。”“哦,”巧儿挠挠头,“那我去端水了,给小姐洗脸。”“嗯,去吧。”
  ……
  毓秀宫内,梅妃与穆楚晟坐在床上,一起逗弄着小皇子。“玠儿,你看,喜欢么?”穆楚晟从怀中拿出一块精致小巧的金锁片,在穆玉玠眼前晃了晃,“父皇给你戴上好不好?”穆玉玠乐得‘咯咯’笑,伸出稚嫩的小手去抓金锁片。梅妃宠溺的笑了笑:“来,玠儿乖,快说‘谢谢父皇’。”穆玉玠低头玩弄着金锁片,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谢……谢……”穆楚晟轻笑出声,俯首在穆玉玠脸上亲了一口:“不谢。”
  其乐融融的气氛被匆匆进来的李公公打破:“皇……皇上,有刺客。”穆楚晟笑容一僵,立刻起身:“在哪里?有多少人?”“就在毓秀宫外,只有一人,侍卫们正在捉拿他。”穆楚晟双眼微眯,大步走出房间:“去看看。”身后,梅妃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宫的,穿着一身太监服,很不起眼。只是刚才,巡夜的侍卫发现他在毓秀宫外鬼鬼祟祟的,就上前询问,结果没说两句他就暴露了。”“就他一个吗?”“是。”待穆楚晟来到毓秀宫外时,一群侍卫正与一身穿太监服的男人打斗。刀剑相接,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后宫显得格外突兀。
紧随而来的梅妃一见那男人,顿时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爱妃怎么出来了?”穆楚晟半抱着梅妃的腰,侧身挡在她前面,“这里危险,快回去。”“不,臣妾、臣妾要跟在皇上身边。”穆楚晟扭头看了看梅妃,问:“玠儿呢?”“有奶娘在,皇上放心。”梅妃说完,紧张的望着那男人,不知是在担心他还是在担心自己。
  那男人一转头,见穆楚晟紧紧搂着梅妃的腰,眼中闪过一道嫉恨,随即翻身跃过几名侍卫,一剑朝穆楚晟刺来。梅妃脸色一变:“皇上——”穆楚晟目光一沉,迅速将梅妃揽在身后,同时右手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将那男人的剑挑开。“保护皇上!”侍卫统领喝道,而后飞身与那男人打斗,其他侍卫则持刀挡在穆楚晟前面。“朕没事,你们快点把他拿下!”“是!”
  这边,离晚溪得知毓秀宫有刺客,急忙与凌紫心等人赶来。远远便听见了打斗声,离晚溪与凌紫心相视一眼,快步朝前方走去。
  泛着寒光的长刀狠狠刺进身体中,刹那间,四周一片安静,鲜红的血喷涌而出,滴在地上,如盛开的梅花。“啊……”梅妃紧紧捂着嘴,瞪大双眼望着眼前倒下的身影,眼眶瞬间变红。“秀儿……”微弱的呼喊深深撞击着梅妃的心。“不……”“爱妃怎么了?”穆楚晟转过脸,双眼幽暗的看着梅妃。梅妃心下一惊,急忙低下头,眼神慌乱:“臣妾……臣妾没事。”
  穆楚晟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随即语气冰冷的对杀了那男人的侍卫说:“你怎么把他杀了?”那侍卫吓得跪在地上:“属下……属下不是故意的,只是见统领快抵不住了,怕他伤了统领,所以就一刀刺过去了,没想到……属下该死!请皇上恕罪……”穆楚晟一脸阴郁,摆摆手:“罢了罢了,都退下吧。”“是。”
  这时,离晚溪来了,她见那男人倒在地上,双眼死死地盯着梅妃,不禁暗自嘀咕:“难道是他?”“陌儿说什么?”离晚溪一愣,支支吾吾道:“没……臣妾没说什么。”穆楚晟伸手抬起离晚溪的脸:“陌儿是不是认识他?”望着穆楚晟冷厉的目光,离晚溪的心颤了颤:“不,臣妾从来没有见过他。”“真的?”
  离晚溪重重的点点头:“嗯。”“既然如此,你刚才为何会说‘难道是他’?”“我……”离晚溪不知该怎么解释,如果把事情都说出来,那么,后宫又要掀起一场风波了。穆楚晟眼眸转深,瞥了眼梅妃,而后紧盯着离晚溪:“怎么不说话?”离晚溪犹豫不决,突然,身边的凌紫心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