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十一章 小团子洗澡
第三十一章 小团子洗澡
发布时间:2018/05/17 14:47   本章字数:2515
又休息了一会儿,晚膳时分,穆楚晟抱来一只毛色纯白的小狗。“陌儿,送给你的。”离晚溪望着浑身肉呼呼的小狗,心生欢喜:“皇上从哪里抱来的?好可爱呀。”穆楚晟笑了笑:“是古河县送来的,一共两只,还有一只在太后那里。”“哦,谢谢皇上。”离晚溪伸手抱过小狗,仔细打量着它。不过两个巴掌大的身子,通体雪白,看起来憨厚笨拙的脑袋一直蹭着离晚溪的手,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逗得离晚溪直笑。
  “对了,陌儿,朕要告诉你一件事。”穆楚晟收起笑容,眼眸变得深沉起来。听出对方语气严肃,离晚溪抬起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什么事?”穆楚晟微垂眼帘,低声说:“雪儿死了。”“什么?!”离晚溪脸色大变,“雪儿死了?怎么回事?”“朕的人刚才来了消息,说雪儿在一家客栈吃饭,中毒死了。”“中毒?银砂粉的毒吗?”“嗯。”
  离晚溪沉默:难道,先前真的是雪儿下的毒?她被逐出宫后,指使她的人怕皇上从她身上查到线索,所以对她下了杀手?“那个幕后之人计划周详,将所有的退路都安排好了,朕的人在那家客栈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如今,雪儿已死,这幕后之人是谁,恐怕很难查出来了。”离晚溪皱了皱眉:“那么,这件事,皇上该怎么收尾?”穆楚晟不说话,许久低沉着声音说:“为了后宫的安宁,如今只能将一切都推到雪儿身上了。”离晚溪一愣,随即抿唇不语……
  “妹妹,今天天气真好。”“嗯,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出太阳了。”园中,凌紫心搀着离晚溪缓步走着,巧儿与兰素跟在身后。离晚溪怀中抱着那只小狗,满脸笑容,显然心情不错。她给小狗取了个名字,叫做‘小团子’,虽然不太好听,不过与它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相符。
  “紫逸哥哥已经出发了,过些日子就能到终南岛。”“是吗?”离晚溪紧了紧双手,“不过听皇上说,那个医仙的脾气不太好,不知道肯不肯医治哥哥。”凌紫心笑道:“妹妹放心,想那太后的侄儿在终南岛呆了四年,与医仙的感情肯定不错,若医仙不肯出手救治紫逸,有他在旁边说说情,应该没事。”
  听到这话,离晚溪不但没有放下心,反而双眉紧蹙:“姐姐有所不知,前户部尚书也就是太后的胞弟,五年前死于大牢,这件事与爹爹有点关系,不知道那李修承会不会因此怨恨哥哥,可别到时候反倒劝说医仙不要医治哥哥。”“这……”凌紫心一愣,“原来还有这个关系在里面,不过,有皇上的旨意,他应该不会乱来吧。”离晚溪叹了口气:“但愿如此。”
  这时,怀里的小团子动了动,似乎想下来。离晚溪便将它放到地上:“小团子想自己走,对吗?那你到前面带路咯。”小团子‘呜呜’两声,随即撒丫子往前跑。“哎,慢点——”离晚溪急忙追上去,其他人见状,也紧紧跟上。
花园深处,太后与梅妃正坐在八角亭中赏花聊天。一岁的小皇子正由奶娘带着,与另一只小狗玩耍。离晚溪这才明白小团子跑走的原因,当下与众人一齐向太后行礼。梅妃亦款款起身,向离晚溪行礼。
  “原来母后与梅妃在这里赏花啊,陌儿真是打扰了。”太后呵呵一笑,伸手拉过离晚溪:“皇后说的哪里话,哀家正跟梅妃说小皇子周岁宴的事。”“周岁宴?”离晚溪笑道,“母后选好日子了吗?”“还没,得跟皇上和你再讨论讨论,等定下后,具体的细节还需要皇后多费心。”离晚溪笑了笑:“臣妾一定尽心尽力办好这个周岁宴。”“好,既然现在提起来了,那哀家就先跟你说说一些需注意的事项。”“是。”
  ……
  日子定下来了,就在半个月后。整个宴会由离晚溪全权负责,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她忙得不可开交。后宫也变得热闹起来,处处透着喜气……
  “小团子,听话,进来。”房间里,离晚溪高高挽起袖子,准备给小团子洗澡。今晚就是小皇子的周岁宴,离晚溪想带小团子一起去,偏偏下午的时候它不小心掉到了荷花池里,弄得全身脏兮兮的,不洗不行。
  此时,小团子滴溜着双眼,望着大冒热气的水盆,怎么都不肯进去。离晚溪抚了抚额角,很是无奈:“你看你身上这么脏,等下怎么出去见人?”小团子睁着无辜的双眼,可怜兮兮的望着离晚溪,就是不进去。
  离晚溪一挑眉:“那,我动武咯。”说着,抱起小团子。小团子奋力挣扎,四肢在半空中乱晃。“呀——”离晚溪没抱稳,手上一松,小团子便直直掉入水盆中,溅起的水花湿了离晚溪一身。“死团子,竟然让我喝你的洗澡水啊!”离晚溪擦了擦嘴,直瞪着小团子。小团子将两只前爪搭在水盆边,全身的毛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亦是狼狈。
  “哈,落汤狗!”离晚溪抚掌大笑,拍着小团子的脑袋说,“小团子,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玩。来,听话,洗澡澡,身体好……”离晚溪像哄小孩儿一样边哼着小曲边给小团子洗澡,此时的她,不是皇后,只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唯有在独处时,她才能这么放得开,才能将自己的本性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如今贺梅之死的结由凌紫心解开了,而凌紫逸也快到终南岛了,再加上小皇子周岁宴的喜事,离晚溪的心情逐渐大好。
  “从前有只狗,听话又乖巧,叫它洗澡澡,蹦跶比天高……”“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我家的狗狗好好看……”离晚溪摇头晃脑的哼着,全然不知身后站着一个人。终于纠纠结结的洗完了,离晚溪双手举起小团子,笑道:“呀,好一只漂亮的白雪公……狗!”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离晚溪一愣,转身,只见穆楚晟眼眸含笑,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离晚溪扯了扯嘴角,脸颊瞬间通红,支支吾吾道:“皇……皇上来了?臣妾……臣妾不知道,失礼了。”说完,朝穆楚晟行了一礼。穆楚晟急忙上前扶住她:“是朕不让他们通报的,不怪你。”离晚溪抿了抿唇,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一时间沉默,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僵。
  怀里的小团子看了看离晚溪,又看了看穆楚晟,挣扎着要下来。离晚溪便拿它当挡箭牌:“臣妾要帮小团子擦干身体,皇上先到旁边坐会儿吧。”说完,不敢看穆楚晟的眼睛,低着头去拿干布。穆楚晟见状,伸手拉住离晚溪:“陌儿。”离晚溪身形一顿:“皇上……有什么事吗?”
  穆楚晟抬手抚着离晚溪的脸:“刚才的陌儿,是最真实的陌儿。朕希望陌儿能一直这么开心下去,希望能看到陌儿的笑,真正开心的笑。”离晚溪的心猛然一震,眼眶逐渐湿润。“朕不希望这后宫的生活,让陌儿逐渐失去真实的自己。”离晚溪抬起眼帘:“陌儿……知道了。”穆楚晟嘴角微勾,伸手将离晚溪揽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