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七章 大杀器
第十七章 大杀器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1   本章字数:2810
苏慕宇的的动作很快,蒙面人为首的很快就发现这样下不行,一定会败在苏慕宇的手上的,于是互相使了个眼色,从怀里掏出了暗器,对着苏慕宇射去,苏慕宇马上就发现一闪就躲过了。
“傅君乾在上面。”一个蒙面人发现了房梁上的傅君乾,运气轻功就往上飞去。
苏慕宇撇下身边的蒙面人,飞上的房梁一掌打下了向着房梁飞去的蒙面人。
为首的蒙面人追着苏慕宇上了房梁,一看到苏慕宇抱起傅君乾,把面前的人打下,马上对着苏慕宇的后心就是一掌,苏慕宇一早就有警觉,躲开了致命的一击,却还是被为首的蒙面人打到了一掌,吐了一口血。
“杀!”为首的蒙面人见苏慕宇中了一掌,想要乘胜追击。
只是“杀”字一出口,为首的蒙面人就感觉脖子一凉,手颤抖的摸了摸脖子,伸出手只看到殷红的血液。
为首的蒙面人狠狠地栽倒在地上,他身后一个一身白衣翩翩,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的人站在哪里,冷冷的说道:“没有人可以伤害他。”
说完,纵身一跃下了房梁,三两剑就击毙了剩下的人击毙了。
“苏慕宇,你怎么样了。”白衣男子解决了蒙面人马上就飞到了苏慕宇的身边,看着苏慕宇有些疲惫的擦了擦唇角的血液,冰冷的声音有些颤动的问到。
苏慕宇回过头,目光有些吃惊,惊异到:“凤苍月怎么是你?”
“我感觉到你会有危险。”凤苍月把苏慕宇怀中的傅君乾扶了起来,扔到了椅子上,然后温柔的扶起苏慕宇,“我的通灵宝玉变成蓝色的了。”
苏慕宇被凤苍月扶起,疑惑的看着脖子上通灵宝玉发着红光,心中感到不对,一想,马上问到:“不对!你从龙金城赶来要两天,我这会儿危险,你怎么赶的过来?”
“我何时说过我在龙金城。”凤苍月依旧是一副无悲无喜的表情,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张嘴。”
“啊。”苏慕宇本能的张开了嘴。
凤苍月的药马上入了苏慕宇的嘴,凤苍月冰冷的声音温柔的说:“吃了它,你受的伤马上就会好了。”
“哦……”苏慕宇乖乖应了声。
等等……
“我是问你怎么赶的过来?你不在龙金城在哪里?”苏慕宇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自己一和凤苍月在一起自己就彻底弱下来了,脑子根本就变成了跟着凤苍月的逻辑转了。
“我一直跟着你。”凤苍月说的很平静,就好像在说“今天吃了什么”一般。
“什么!”苏慕宇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急的大叫道:“你跟着我!你!你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权!”
凤苍月看着苏慕宇,语气虽然还是冰冷的,眼神那么的真诚,“我只是听到了些消息,担心你。”
苏慕宇被凤苍月盯得乍起的毛都缩了,无奈的说了句:“那谢谢你……”
苏慕宇,你王爷的气势何在啊!何在啊!
凤苍月似乎良心发现的问到:“你不喜欢这样吗?”
苏慕宇快速点着头——废话,谁会喜欢,要是被你发现我的是女的害着了我未来男人了怎么办?你负责啊!
“那我不再偷偷跟着你了。”凤苍月说道。
苏慕宇听着刚想开心的笑,就听凤苍月接下来一句把她打回了地上。
“下次跟着你,我会先告诉你一声的。”
苏慕宇已经欲哭无泪了,心中呐喊——-大哥,这不是我想要表述的意思啊!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啊!神啊!放过我吧!
“恩……”就在苏慕宇纠结万分的时候,傅君乾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马上四周张望,看到了苏慕宇安全的坐在自己面前提起的心才慢慢放下,有气无力的问到:“小宇,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凤苍月也在这里?”
苏慕宇踢了踢地上蒙面人的尸首,努了努嘴:“诺。这群家伙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把你迷晕了想要杀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晕,然后就干掉了这些家伙呗。”
傅君乾瞥了瞥地上蒙面人的尸首,转眼看到苏慕宇唇角还带着没有擦拭干净的血液痕迹,一阵心痛:“你受伤了。”
“恩。”苏慕宇很淡定的应了一声,说道:“小伤而已,凤苍月刚给我吃了药已经没事了,不过幸好他来了,不让我们要安全离开这里还真是有难度。”
“难度?”凤苍月冷笑了一声,“外面暗处藏了好几个放冷箭的,若是你带着他出去,就算不死也半残。”
苏慕宇不用问门外那群放冷箭的人的下场了,凤苍月既然说出来了,他们也不可能活着的。
傅君乾看了凤苍月一眼,诚恳的说了一句:“谢谢你救了我和小宇。”
“我的人我自然会保护好。”凤苍月冷冷的说了一句,还补充了一句:“你只是顺带的。”
“……”
看着傅君乾嘴角抽搐的模样,苏慕宇适当的无视了“我的人我自然会保护好”这几个字,然后很没有良心的嘲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小宇,我们现在是处于被人暗算的阶段,你还笑的这么轻松。现在是谁还得我们都不知……”
傅君乾话没有说完,突然就停住了,三个人都不保持一副安静的样子。
细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三个人按着自己的武器。
“咯吱……”房门被推开来。
苏慕宇看着来人的脸,一愣,喊了一句:“唐越!”
“啪。”唐越猛地跪在苏慕宇的面前:“苏王爷……求求你一定要救出里里。”
苏慕宇一愣:“女人她怎么了。”
“里里已经被胡坚的人抓走了。”唐越那张刚毅的脸上滑落了泪水:“他们拿里里威胁我,若是我不照着他们说的做,里里……里里的性命就会不保的。”
“把事情详详细细的给我说清楚!”
“里里在离开傅侯爷府的时候就感觉似乎有人跟着她,于是她在轿子里扯下轿子上的一块布,用自己的血写上了‘定不说出意图行刺和苏知晓此事之事,让苏准备好,若死,勿伤’,然后把这块布藏在轿子的缝隙里……半路,她的下人都被打昏了,她也被掳走了。”说道这里唐越已经泣不成声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想要行刺我。”傅君乾眼神带着丝丝冰冷。
苏慕宇冷静了下来,说道:“唐越,你现在不要紧张,你现在对胡坚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他要威胁你,自然不能杀了女人。”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他们若是对里里做了什么……”
“唐越!”苏慕宇的声音冷下来:“我问你,若是司里里不再是清白之躯,你还会娶她吗?”
唐越愣住了,这就是他一直担心的问题,一女人在敌人的手中,可以不死,但是若对方用强,又怎么能保证她的清白。
可是……
“我会娶她的,还会更加爱她,我爱里里,哪怕她不再清白,哪怕她死了,我也永远只爱她一个。”
苏慕宇微微的笑了:“那不就结了,只要女人还活着,一切都好。而且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救女人。”
本来拉怂着脑袋的唐越马上精神了起来:“真的!”
“借你一个脑袋。”苏慕宇破天剑一挑,把地上蒙面人的脑袋砍了下来,说道:“这些尸体都烧了,这个脑袋我帮你易容成傅君乾的样子,然后你告诉他们‘傅君乾没有中迷药,这些人都被傅君乾烧了’。
但是你伪装成为司里里送消息重伤了傅君乾,但你也被傅君乾打伤了,后来是一个蒙面人帮了你,你才杀了傅君乾。然后你提出要见司里里一面,确定司里里是不是安全的。”
唐越似乎明白了,但又觉得奇怪,“苏王爷,为何非要捏造一个蒙面人的存在!”
苏慕宇伸出手指:“第一,以你的武功就算暗算傅君乾也未必能杀了他;第二,多增加个蒙面人会减轻他们的提防心。”
“恩……那确认之后呢?”
苏慕宇瞄了凤苍月一眼:“你去帮我的忙如何?”
“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