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六章 初步进展
第十六章 初步进展
发布时间:2018/05/16 15:31   本章字数:2638
雅阁。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一个男子在众人见得意洋洋的开了上联。
苏慕宇摇着白扇,一边走向男子,一边接口到:“赛诗台,赛诗才,赛诗台上赛诗才,诗台绝世,诗才绝世。”
“哦!”那男子微微一笑:“晶字三个日,时将有日思无日,日日日,百年三万六千日。”
苏慕宇端起一杯水酒:“品字三个口,宜当张口且张口,口口口,劝君更尽一杯酒。”
男子一天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眼神里对苏慕宇有些感兴趣,继续说道:“日月明朝昏,山风岚自起,石皮破仍坚,古木枯不死。”
“可人何当来,千里重意若,永言咏黄鹤,士心志未已。”
“东庙阚西厢房,东西两厢,门户相对,方敢并坐。”
“南京河北京城,南北双京,水土并分,可成霸业。”
“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卿卿暮暮朝朝。”
“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暮暮朝朝,黑夜尽头方见日。”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兄台好文采。在下胡严。”
“在下苏宇。”苏慕宇一脸笑容:“胡兄才是好文采,在下不过是仿照,胡兄可是创造。”
胡严并没有因为苏慕宇的恭维而表现的沾沾自喜,依旧是一脸的平淡笑容,然后和周围其他才子做了个揖,走到所以的面前,“苏兄可是来参加这次科考的。”
“那是自然。”苏慕宇微微点头。
“哦!”胡严眼眸深邃,笑容不改,问到:“不知苏兄是哪里人?”
“在下乃是龙水城纺织大户苏家。”苏慕宇笑容看似真诚还装的有些得意,让人很难怀疑她说的话是假的,甚至认为苏慕宇有些自鸣得意。
胡严见苏慕宇答得干脆,眉宇间还有些得意之色,眼球一亮,黑黝黝的眼珠在眼了打了个转,笑着在苏慕宇耳边小声说道:“明日戌时雅阁会开一艘画舫船,里面是各地有识才子,不知公子可有兴趣来参加。”
苏慕宇眼睛一亮:“那是自然。”
胡严递给苏慕宇一个牌子,说道:“你到时候把这个牌子交给受船人,他便会让你上去。”
“胡兄。”苏慕宇叫住胡严:“这牌子只能一个人上去吗?”
“是的。”
苏慕宇装的有些为难,看了看傅君乾一眼,说道:“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护卫苏乾,你看……”
胡严心中对苏慕宇心中的想法很是不屑,无非是担心遇到什么坏人,也不想想要真的处理你,就凭你一个下人能翻出什么浪,心想归心想,手里还是再拿了一个牌子递给苏慕宇,嘴上还是应到:“苏兄一个人在外自然要小心点。”
“谢谢胡兄了。”苏慕宇接过牌子。
“在下还有点事情,先告辞了。”胡严和苏慕宇到了个别离开了。
苏慕宇并没有急着离开,拉着傅君乾在那群才子里逗留着,出了两个对子,竟然得不到个好的对,故作失望的离开了。
“胡严,你看此人如何?”雅阁二楼一个中年男子对着一脸恭敬的胡严问到。
“此子回答家事干净利落应该不是问题,文采也不错,但是还不知道其他才能如何,若是要吸纳人才,此子还需要考虑一下。”胡严认真的分析道。
“不错。”中年男子捋了捋自己下巴乌黑的短须,说道:“你观察的很是仔细,若是他的反应都是装出来的,那他的演技也太好了。不过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准备了两日后就是大考了……明天,画舫船上,愿意加入的都先让他们加入,不愿意的,直接杀了!”
“是。”胡严答道,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问到:“大人,那个女人该怎么办?”
中年男子的目光很阴霾:“胡严,都是你太不小心了,竟然被司府的小丫头把秘密给听去了,竟然还把人给放走了。若不是有人发现她去了傅君乾的府上,你就把人证给留下了。幸好这个女人只听到你说要安插人的事情,若是把行刺的事情也听去了,我们就功亏一篑了!”
“大人,要不要把那个女人给……”
“还不行。”中年男子说道:“这个女人是用来威胁唐越的武器,就算傅君乾往龙智轩那递消息,龙智轩没有证据也只能做罢。唐越可以出其不意给龙智轩来个致命一击。”
“那傅君乾那里我们要怎么处理?”胡严问到。
“派人杀了他。”中年男子厉声:“他是龙智轩的左膀右臂杀了他等于斩了龙智轩的一臂,但是这个消息必须封锁,不能传入宫中,方便我们在殿试的时候派人……”
“属下明白了。”
“傅君乾的武功很高,凭你们的武功不是他的对手,用迷药……一般的迷药对他没有效果,用我珍藏的圣竹迷香。”
“属下明白。”
“退下吧。”老人挥了挥手。
胡严恭敬的弯着腰出去了。
“龙启成啊龙启成,我卧底了这么多年就是等着这么一天,我大秦国才应该是星辰大陆上最强的王国,你的儿子也配成为最强的王国的主人?”老人阴森的小声在雅阁的房间里回荡着,却突然加了一句悲伤的声音:“清雅……我很快就会把你接回去的……”
“小宇,龙水城有一个纺织大户苏家吗?”傅君乾摸了摸卸妆后自己的脸皮,然后一副疑惑的样子看着苏慕宇。
“我随便说的。”苏慕宇翘着二郎腿,啃着苹果:“那种情况若是有所犹豫才会被怀疑的。我哪里想的到这么巧刚好就碰上。”
傅君乾仍然不放心的问到:“你不怕他们去查你。”
“笨蛋,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啊。”苏慕宇鄙视的说道:“龙水城到龙都来回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算他们马不停蹄的赶去在回来也要二十多天,飞鸽传书什么的时间也相差不远。两日后就是大考了,你以为他们有时间这么做。”
“难怪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等等,我什么时候笨了!”傅君乾一脸委屈的闪着星星眼看着苏慕宇:“我这不是关心则乱嘛。”
苏慕宇打了个寒颤,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脸僵硬的说:“少恶心人了。”
“我是真心……”傅君乾话说了一半,身子摇了摇,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
苏慕宇手中的戒子泛出微微的白光,让苏慕宇一惊,手中的苹果扔在地上。
发现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太在意,马上冲到傅君乾的身边,拉着傅君乾的肩膀,问到:“小乾乾,你怎么了?”
傅君乾感觉自己的力气一点点散失,费力支撑的说:“我的力气……没了,这空气里不正常,快走……快走……”
说完,傅君乾的眼睛就闭了下来。
苏慕宇马上把傅君乾往自己的肩上架了起来,轻轻一跃到了房梁上,然后把傅君乾倚放在房梁架边,又跳下了房梁,假装趴在桌子上。
保持了这个姿势一段时间,门突然被推开,苏慕宇仍然一动不动,门外的人似乎确定苏慕宇是真的昏倒了,摆了个手势,接着几个人走了进来,但仍然是小心翼翼的。
突然,苏慕宇拔出破天剑跳起,一剑刺穿了那个本来举起刀要劈向自己的人。
“他不是傅君乾!”为首的蒙面人看到苏慕宇的脸一怔,用着低沉的声音叫了:“杀了他!找傅君乾。”
“杀我?”苏慕宇冷冷一笑,破天剑一扬飞快的划破了一个蒙面人的衣服,一边说道:“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