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七章 久违的拥抱
第十七章 久违的拥抱
发布时间:2018/05/16 15:28   本章字数:2799
“我,我闭上眼睛,你,你穿好衣服,然,然后,你从这个房间出去。”李妍熙一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男生要赤身裸体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她的脸就红的快要裂开了,心跳扑咚扑咚地不停地擂着战鼓。
宫宇轩也不再答话,果真从水里站了起来,他走过李妍熙的身边来到门口将浴巾围在腰间,转过头看着李妍熙的背,说道:“能动的时候就马上离开这里。”
李妍熙点点头,心道:我会离开的,就算是爬也得爬出去。天哪……我李妍熙的英名啊……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李妍熙试了很多种办法,就是没办法让自己的右腿恢复知觉。她懊恼地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腿,嘟哝着:老毛病又犯了么?难道非要放点血才可以么?
这样的状况在她的十六年来并不是第一次,六岁的时候曾有过这么一次,就好象她的右腿不是自己的一样,没办法动,她忍着痛用小刀在自己的腿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看着鲜血不停地往外渗,她拼命地忍住眼泪……只有那种钻心的疼痛也可以将她麻木的腿换回知觉。
这是一种惩罚,是一种命运。一个女人告诉她。六岁,她不懂什么是命运,她只知道如果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可是,她小小的心里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那个女人很美,但是却很冷漠。她不知道女人是谁,她只知道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才能有一身好功夫。李妍熙很感谢那个女人,因为她自己才变得不那么软弱,才会像现在一样变得坚强……
李妍熙叹了口气,她现在手里什么都没有,她需要一把锋利的小刀,或者一片玻璃碎片,她需要把自己弄伤……
该怎么办呢,李妍熙抓了抓依然湿露露的头发,自己穿着睡衣身上自然不可能携带硬物,那么只有……
宫宇轩躺在床上,闭上眼。自从回来以后他的睡眠质量一直都很差,也许是还不能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也许是心里的事情装的太多。没办法好好地休息,他索性从床上下来,在黑暗的房间里练习父亲教的功夫。
浑身都热的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宫宇轩终于停了下来。拿过手机看了看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可是他却睡意全无。
走出房间,他下意识地向扭过头,看到自己浴室房间的门依然大开着,不知道是自己出来的时候没有关还是顾李妍熙出来的时候没有关,路过李妍熙的房间,看到房门也是微开着,宫宇轩随手从外拉上了门。
对自己的这一举动,宫宇轩也是微微怔了一下,好象好多次自己的语言或者行为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出现的。这到底是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来到浴室门外,宫宇轩随手打开灯,水晶灯光下,李妍熙正用自己小母指长长的指尖划过雪白的大腿。
不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劲,一股殷红的血从划痕处渗了出来,那划痕那么长那么红……
宫宇轩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怔住了。
李妍熙在突如其来的灯光下猛地回过头来,她的目光和宫宇轩的目光撞到一起时,迅速地将睡衣拉下盖住自己的腿,只是瞬间的功夫,那薄薄的白色睡衣已经被血渗透,她蠕动了一下嘴唇,低低地而又慌乱地说道:“我回房间了。”
看到那瘦弱的身体吃力地挪动着身体,一步一步地背对着自己走,宫宇轩的心里一点一点滋生出不忍。他不喜欢这种走路的方式,尤其是不喜欢女生这样走路的方式,这让他会激起心里的痛楚,会掀开他掩藏很深的伤口。
李妍熙现在走路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她不是故意地,她真的很无力。
宫宇轩发觉自己不能再继续看下去了,他低低地喝了一声:“等等”。
李妍熙怔了一下,在她背后的那个声音是那么低沉,低沉中透露着伤痛,这声音让她不由自主地站住了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什么事,一个身影已经快速地来到她面前,并且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的整个身体揽在怀里……
“啊……”
李妍熙吓了一跳,她本能地想要挣脱,可是他抱得好紧。
身体与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她甚至能听到宫宇轩胸腔里猛烈的心路声,那么清晰有力。这……这个……
被这样一个男生紧紧地拥抱着,李妍熙不知所措,她想要清醒地告诉自己,快,快离开他的怀里,可是,她的身体也不听话了,宫宇轩宽厚的胸腔上传来的温热让她有一种不想离开的感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放弃挣扎,会静静地被他这样抱着。
这是一种温暖的感觉,从来没有人给过的温暖胸膛,此时在她最脆弱最难受的时候,一个男生给了她,李妍熙心底深处是喜欢的,是踏实的,是不想放弃的。
宫宇轩抱着李妍熙,目光里闪过一丝震惊。他不相信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会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将一个女生揽入怀里,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怀抱只有一个女孩子才有资格得到。
李妍熙的身体依然是潮湿的,隔着薄薄的衣衫,他能感觉到她身体上的体温,拥抱着她的感觉是快乐的……
快乐?
宫宇轩突然一个激淋,他迅速推开李妍熙,表情古怪地看着她,她……一个这么普通的没有一丝特别之处的女生,为何会三番五次地让自己情绪失控?
是因为她有的时候太像圣熙了吗?是因为太想念圣熙了吗?
李妍熙满脸通红地看着宫宇轩,看着他眼神里的茫然,她嘴唇蠕动了一下,终是没有开口。转过身忍住疼痛快速地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的那一刻,李妍熙心绪难平,心跳加快。从未有过的感觉在这一瞬间全部涌现。
宫宇轩懊恼地想要狠狠扇自己几个巴掌,心里隐隐的痛全被此时的懊恼冲散。不该对她生出怜悯之心的,她是一个不简单的女生。宫宇轩想。
自残?她究竟在做什么?一个女生如此狠心地伤害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闯入了自己的浴室而感到羞耻?
此时的宫宇轩表情再次恢复了冷漠,喃喃自语后,他看了一眼李妍熙的房间,再次陷入了沉思。他要让自己的心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告诉自己说,李妍熙是车夜俊的女人,而车夜俊是他的目标。他不能再让她干扰自己了。
决不。
车夜俊站在楼下,脸色很不好看。李妍熙已经三天没有来上课了,那天晚上上了那小子的车后就消失了?
她到底去了哪?
“太子……”车夜俊身后响起一个娇滴滴地声音。
车夜俊回过头去,看了看面前的美女,眼神里有些茫然,有点眼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名字。当然也不需要想起她的名字,因为通常在他交往过的女生里,她们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会非常自觉地告诉自己她的名字。
“太子,还记得我么?我是李德珍。”李德珍脉脉含情地望着她的白马王子。一身干净的紧身牛仔,笔直高大的身躯,一手插兜,一手扶在身边的车上。怎么看都是那么帅气,那么让人怦然心动。
看车夜俊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李德珍又赶紧换了个话题,“太子怎么会来这个地方,是找什么人么?”
李德珍真的是明知故问。
“李妍熙是住在这里的吧。”车夜俊开门见山。为了搞到这个地址,他可是费了一翻周折的,谁会知道李妍熙住的地方竟然是这么破旧,看上去快要被拆迁掉一样的破旧不堪的居民楼。
李德珍眼里闪过一抹失落,其实明明知道车夜俊不会跑到这种地方找自己,可是听到他嘴里说出李妍熙的时候,李德珍还是狠狠地被伤了一下。
“太子对她是动真格的么?”李德珍低落地问道。
“这好象不关你的事。”车夜俊和美女说话通常是很温柔的,但是现在他可没什么心情和美女调侃。
“当然关我的事,因为我是她……姐姐!”李德珍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