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十四
十四
发布时间:2018/05/16 15:25   本章字数:4037
143.
暑假一直答应帮母亲画张像的,先前给老爸画的那张爸妈都感觉不错,很像。母亲就一直追问什么时候给她画一张,我承认每天在母亲的一大堆照片中挑来挑去,最后画出来还是感觉不是很像。才意识到我绘画已经很生疏了。甚至油彩连准确的颜色有时候都犹豫半天。没有老爸画像的时候那很种胸有成竹的感觉。最后画坏了两幅,我画笔扔到一边很沮丧
。母亲还很风趣的说:
“大学上的连他妈都画不出来了。呵呵。”
“哎呀~!不是啊。我明天在画张?好吧。”
“你看你把你画丢的,俗话说的好熟能生巧,你不练当然生疏了。”
“嗯。”
母亲虽然只是初中毕业,但是大道理她还是明白很多的。我以前是很喜欢画画,也许是在这条路上出现了很多人,也发生了许多事情慢慢把我改变了。第一次给喜欢的人画像。第一次在进医院的前一天生日的时候说听人给我说分手。第一次拿着钱私自出远门去学画,没有给家里说一声。第一次落魄到借别人钱带病从老远买站票坐火车回家。
第一次……
我都没有和家里说过,只有母亲责备后剩下的关心。如果说男生都有恋母天性的话,我肯定他们都在胡扯,只是关心。
144.
学校里不开心的事情太多了,只是回家不想去想。宁可叫时间多停留。我一直想自己如果被退学,会去做什么。或许有点出息。痞子告诉我快了,只要我努力就可以实现。我说:滚你大爷~!我们都不愿意说补考的事情,也不意提。因为都要补考而且还很多。我们喝酒的时候痞子还一个劲的告诫瘪头说:
“你马上就要去那个不学好的地方了,哥哥告诉你。劈腿。喝酒。泡网吧。什么都可以,但是千万别挂科。”
“嗯,我深有体会你看。”还没说完就被痞子打断了。
“要不然就和皮哥一样,挂科多的。。。”
“我艹~!你TM挂的没我多?”
“汗,别激动,打个比方,比方。”痞子嬉皮笑脸的说着
“滚。”
“不过说归说,我也不比皮哥少。你看看我们两的大学除了空虚,就是寂寞。”
我嘴里含着酒,在口腔里回味。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痞子举起杯子说不过上了大学没有挂过科也就不是完整的大学。我知道他在安慰我,也在安慰自己。
145.
开学的补考确实很多,我还是过五关斩六将。撑过来了。痞子说他十月一过来玩几天。我说极好。他告诉我如果再是那个烂网吧,和我那个烂板床,到了西安还叫他自己打第过来的话他会亲自弄死我。痞子来的那天早上5点多就打电话说他在火车上,告诉我速度去请假来车站借他,我迷迷糊糊答应。起来的时候发现我不知道火车站怎么走,又打电话叫他打第过来我在学校门口等他。
“你妈个B,就知道你TM又不来接老子。”
“艹你大爷~!早上上课我怎么接你啊,下午才正式放假。你过来中午我约了小椿香。佳心。
我们一起去吃火锅。怎么样?”
“嗯 这个还差不多。”
我去找辅导员开了张假条,在校门口等了一会。痞子一身休闲白西装出现在我面前。
“我草。你还敢在穿的多点不?”我看着自己的半袖说。
“MB。兰州和西安的温差不要太大好不好。老子穿你那样来的路上估计就西噶了。”
“吃早餐没?吃个早餐。”
“没。走起。等等。不过最好先WC下。”我们转了半天我在校门口也没有找到一个厕所。
“你TM就是个悲剧,你们校门口连个厕所都找不到,你能干蛋。我忍忍去你们寝室”
146.
“啊~!巴巴,太爽了。”痞子从卫生间里出来,嘴里咬着烟那个萎缩的表情。
“你玩疯子机器。他回家去了。晚上你睡他那里。”我收拾着疯子的床铺。边给他拿了件T恤 出来叫换上。
“艹~!你这个T恤多长时间没洗了?”他看着我压得很褶的T恤。
“那你看,当然你可以选择裸奔出去。”
“我还是穿我的衣服出去吧。”
我打电话喊佳心结果没有人接,痞子问怎么办我说等我上楼去喊。他说不下来怎么办?痞子问。那我就叫他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脚斗士’。我上去佳心还在睡,我直接掀掉被子。
“草~!敢不接老子电话。你TM是想死还是不想活啊?。”
“好嘛。好嘛。你下去等5分钟很快”
“速度,迅捷。”
我下楼和痞子整装待发,抽了一根烟的功夫佳心还是没有下来。
痞子说:“我觉的你可以切换恶魔形态了。”
我说:“我也感觉。”
我直接上楼又是摇头。有是拉被子。他们寝室4个人被我折腾醒了3个。都仇恨的看着我。我意识到自己再喊就OT(Out of Tank)了。佳心也下床了,我先楼下等他
147.
我们三个走到校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雁塔的KFC你知道在那里吗?”我看着佳心。
“我艹~!老子那(拉)里。知(兹)道撒。”佳心揉着眼镜,看样子还没睡醒。
“那我们就打第去。司机估计知道。”反复看着小椿香的短信:

大雁塔KFC,不见不散

还是没有提示具体在那里,还是先到大雁塔在说吧。。等快到地方的时候我看见路边很大很的的几个字母一个老爷爷的头像。KFC。
148.
我们三个在店门口等了半天但是还是没有人,我正要发短信问。回头的时候痞子和佳心不见了。然后玻璃后面四张脸对这我。三张看着我笑。一张很郁闷。那三张是痞子。佳心。小椿香。郁闷的那张是我的倒影。
“都是佳心不起床,耽误了。没等多长时间吧?”我看着小椿香。
“我草~!不要说你(里)TM叫我起床(Cuang)。你那里是叫床(Cuang)啊。简直是。”
“干~!什么叫叫床啊!怎么那么别扭啊。你TM不起来怪我啊。”
小椿香看着我们争吵咯咯的笑。说我们几个一直感觉很开心的样子。我突然想起要办正事。先去吃饭。问他们吃什么。
小椿香歪着头一笑,说看我。
佳心抓抓头发,看我。
痞子抽着烟吐一口,看我。
我心中暗爽,脱口而出:火锅~!怎么样~!?
“老子就知道(兹)你(里)TM要说火锅”
“呵呵。火锅也没什么不好啊,4个挺热闹的。”小椿香不反对。
“我和皮皮意见一致。”痞子也想吃火锅。
“不要再挣扎了‘脚斗士’,女士优先。你看我今天是主要给痞子接风,再是答应小椿香请他吃饭很长时间了都没实现。至于你就是出来陪我下。你的明白。”
“我草~!老子对你无语了。”
149.
“来来,心哥。你点?”我拿着菜单,调戏的眼光着佳心
“来,哥点几个先,青菜,青菜,爽口。”佳心看着菜单。
“你TM就知道个青菜,你看你瘦的个干柴一样。”我刚说完他们三个同时看着我。
“哥哥。这里除了小椿香就最你瘦。”痞子手里转这笔说。
“是啊。你真的太瘦了。你是不是不吃饭啊!”小椿香诧异的看着我。
“不是,不是。皮皮不是不吃饭,是直接戒掉了。”佳心很犀利的掀了我的老底。
“滚滚滚~!只是有时候食欲不佳而已。”我翻翻菜谱点了两盘肉。
感觉有点热,我脱了外衣但是看看西安的天气就是阴沉沉的,老天TM的让夏天和冬天同房了吧?生出这么个鬼天气。
150.
我们平时不怎么出来,确实不知道西安有什么可以玩的。小椿香提议去大雁塔怎么样。我问她会迷路不?她说不会,这下我就放心了。最后决定去大雁塔转转。其实我来大学2年也就来过2次。痞子说他总算是见到小椿香本人了。我说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她,以前来赛维就只看了个大概。不过他本人确实比照片漂亮一点,痞子说他也这么觉得。我说有她在转起来放心多了,痞子和佳心诧异的看着我,小椿香也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说别误解,没听她说大雁塔她很熟吗?我不怕出玩来钱不够,怕的是玩完了回去人不够!
痞子说:我TM鄙视你~!悲剧。
佳心说:你TM无敌了~!悲哀。
小椿香说:你太逗了~!咯咯……
151.
转了一会小椿香说他下午还有点事情,就回吧。问我们坐哪路的车。痞子佳心看着我。我看着小椿香:
“你感觉他们两个会坐公交吗?”我偷偷看看痞子和佳心。
“其实你也不会坐吧?嘿…”
“呃~!”
把她送上公交车,下起雨来。不是很大。但是依照平常应该是买一大堆零食在寝室宅起来。我把想法告诉了痞子。他说好想法。问我佳心怎么办。我看着佳心通红的眼睛。我说他必然是回去睡觉。
152.
我们在寝室玩了一下午,其它都都不知道去那里了。8点多时候两个人踹门而入,一个是睡我上铺的哥们和睡在我上铺对面的哥们,看样子他们喝醉酒了。一个是从进来就一直喊:
“啊~!我家呢?这不是我家。我要我妈…”然后就摇进卫生间。另一个直接很安静的坐在床边,然后口如泉涌,寝室里满是酒气。满屋子找妈的这哥就是睡在我上铺,而且在前几章出现的那个把我和疯子忽悠到可以把人蒸熟的空调网吧的--明哥。另一个吐得跟济南趵突泉似的哥们,就是睡在明哥对面床的--玖哥,让我最不解的就是他的家乡是内蒙,我很想知道他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痞子提议出去吃点东西晚点回来,我说好主意。我们两走了一路笑了一路,痞子说他知道我在学校为什么平时不喝酒了,这个动不动醉了就找妈确实很无奈。我喜欢和痞子一起喝酒,吃烤肉,发牢骚,我告诉他这就是我的大学生活,电脑、人字拖、大裤衩、小吃…他一直笑。然后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捂住自己的眼镜说:喝醉了真好,都能看到了自己的前途,我问是什么?他说自己捂住看啊,我捂住后看见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放下手我们对视一笑。
“为我们的‘美好’前途干杯~!”
153.
就这样的重复生活在寝室待了3天。痞子说他来的时候答应来西安请别人吃饭的。我问谁,她说现在工作了,在咸阳机场,痞子说到时候我陪他一起去。这是我以猜到七八分了,但我还是内心挣扎了好久。痞子说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是一起吃个饭。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回想起痞子刚毕业的那个找工作的夏天,在公司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
痞子说我们在一起本身就是我的悲剧,本就不是一路人,没有否认。痞子说我们这种人不知道什么叫惋惜。不见棺材不落泪就是说我们,就算是打棺钉的时候我们还是执迷不悟。但是我知道有时候会开个小差去想想这些事情,但是我们都倔强的不想去承认自己已经后悔很久了。
见到她的时候,本来之前打算说的话却到嘴边都咽回去了,对视一笑。然后95%的谈话都是痞子。5%是一起问我们两。但是从聊天里听的出她现在生活的很好,他如愿以偿的过了4级英语,如愿以偿的当了空姐,我也如愿以偿的验证了痞子忠告,我们确实有太多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