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二十六章 花儿为谁开
第二十六章 花儿为谁开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6   本章字数:2770
锦妃的事告一段落,后宫重新恢复平静。这天,离晚溪从太后那回来,路过花园时,忽然听到小孩的哭声。“巧儿,听见了吗?”“嗯,好像在那边。”巧儿指了指前面,说。离晚溪点头,循声走去。
  原来,是皇长子穆玉琮。“琮儿,你怎么了?”离晚溪四下看了看,只有他一人。穆玉琮抽泣着:“母妃骂我。”离晚溪一愣,在她印象中,何妃对皇长子一向温柔,宠爱备至,怎么会骂他?“她为什么骂你?”穆玉琮抹了抹眼泪:“我……我不小心弄坏了母妃最喜欢的发簪。”离晚溪心下了然,走上前替他擦去眼泪:“那是你母妃最喜欢的东西,你弄坏了,你母妃当然会生气。”“可是母妃骂我,还想打我。”穆玉琮扁扁嘴,眼眶一红,似乎又要哭了。
  离晚溪笑了笑:“琮儿,如果别人弄坏了你最喜欢的东西,你会怎么办?”穆玉琮撅着嘴:“我会很生气,要他赔。”“那,会不会想打他骂他?”穆玉琮想了想,点头。离晚溪一挑眉:“那你还怪你母妃吗?”穆玉琮低下头不说话。“母后送你回去吧,你这样跑出来,你母妃会担心的。”“嗯。”
  才走几步,便见何妃面容焦急的朝这边走来。一见穆玉琮,顿时大松口气:“琮儿……”“母妃。”穆玉琮怯怯的看着何妃,停步不前。“臣妾见过皇后娘娘,原来琮儿跟皇后娘娘在一起,臣妾见琮儿跑出去,担心死了。”离晚溪笑道:“本宫刚遇到琮儿,听他说了事情的经过,那簪子……很重要是吗?”何妃点点头,眉宇间透着一股苦涩:“是……臣妾与皇上成婚那晚,皇上送的。”离晚溪一愣,随即扯了扯嘴角:“哦,是这样啊。”
  一时间,两人沉默。穆玉琮伸手拉着何妃的手:“母妃不要难过,也不要生气,琮儿回去赔一个给你,好不好?”听到这话,何妃眼中泪光微闪:“琮儿乖,刚才是母妃不对,母妃以后不会再骂你了。”“不,母妃生气、骂我是应该的,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的。”
  “嗯?琮儿你……”何妃似乎有些吃惊。琮儿指了指离晚溪:“是母后告诉琮儿的。”何妃一愣,随即一脸真诚看向离晚溪:“谢谢皇后娘娘。”“没事。”“娘娘这是要回宫么?”离晚溪淡笑:“回宫也无聊,四处走走吧。”“那……娘娘去臣妾那儿坐坐么?”见何妃善意邀请,离晚溪点头:“好。”
  来到何妃居住的乐清宫,里面摆设简单,宫人不多,看起来有些冷清。两人相对而坐,离晚溪端起茶杯,见何妃喝的是清水,便问:“娘娘不喝茶吗?”“嗯,我不太喜欢喝。”“哦。”离晚溪抿了一口,暗道:雪茶?皇上最喜欢喝的。想着,瞥了眼桌上满满一大罐茶叶,离晚溪暗自叹了口气。
  “皇上……多久没来了?”虽然知道这样问不好,可离晚溪还是忍不住。何妃苦笑:“不记得了。就算来,也只是坐一会儿就走。”离晚溪看着在一旁玩耍的穆玉琮,心里有些难过。看来,那根发簪,对于何妃来说,不仅仅是皇上送给她的礼物,还是她幸福生活的见证。所有的美好回忆,都从它开始……
  ‘咚——’外室突然传来一声琴音。“一定是宫女搬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琴弦。”“何妃这里有琴?”“嗯。”何妃微微一笑,“是从家里带来的,跟着臣妾好多年了。”“哦,本宫可以看看么?”“那娘娘随臣妾来。”“好。”
  是一把样式古雅的琴,看起来名贵不俗。离晚溪仔细打量着琴身,随手拨弹了几下,发出悦耳的声响。“娘娘要弹么?”离晚溪眼眸微转,抬头看了何妃一眼,随即端坐在琴前:“花儿花儿为谁开,一年春去春又来,花儿说它为一个人等待,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花园里小路上独徘徊……”
  婉转动听的歌声在乐清宫缓缓流过,亦流入了何妃心底。何妃愣了愣神,眼中盈盈有水光。“哇,母后唱的好好听哦。”穆玉琮使劲拍着小手鼓掌。离晚溪起身,静静地看着何妃:“有些事,本宫不好说什么,一切皆,无可奈何。”何妃深深吸了口气:“臣妾明白,这首歌很好听,谢谢皇后娘娘。”离晚溪嘴角微勾:“时候不早了,本宫走了。”“是,皇后娘娘慢走。”“母后就走吗?琮儿还没听够呢。”穆玉琮拉着离晚溪的衣袖,明亮的双眼中满是不舍。离晚溪眼眸含笑,俯身摸了摸穆玉琮的小脑袋:“没听够的话,琮儿有空到母后那儿去,母后唱给琮儿听。”“好。”
  ……
  “听说陌儿今天去了乐清宫?”“嗯。”离晚溪想到何妃落寞的神情,心中不是滋味。见离晚溪发呆,穆楚晟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陌儿在想什么?”离晚溪抬头望着穆楚晟俊逸的侧脸,问:“臣妾是不是很贪心?”“嗯?为何这么问?”离晚溪沉默。“怎么了,陌儿?”“皇上有空,多去看看何妃娘娘吧。”穆楚晟一愣,许久点头:“朕知道了。”
  ……
  “母后,琮儿来了……”殿外响起穆玉琮稚嫩的声音,离晚溪抬头一看,正见何妃与穆玉琮走进来。“一大早琮儿就说要过来,臣妾实在拗不过他。没打扰到娘娘吧?”离晚溪呵呵一笑:“当然没有,坐吧。”“琮儿要听母后唱歌。”穆玉琮趴到离晚溪怀中撒娇。与离晚溪不过见了几次,却早已没了陌生感。“好,母后想想唱什么。”“嗯。”……
  接下来的日子,何妃一有空就带着穆玉琮去离晚溪那里,两人或聊天,或弹琴,打发无聊的时间。对于穆玉琮,离晚溪则唱各种儿歌给他听,给他讲故事,跟他玩游戏,一时间,凤仪宫内欢声笑语。
  这天,烟雪宫内,柔妃容素秋正靠坐在软榻上逗弄着女儿,不多时,一宫女匆匆走来:“娘娘,奴婢听说,最近何妃娘娘与皇后娘娘走得很近,这几天何妃娘娘都带着大皇子去皇后娘娘那里。”容素秋微微抬起眼帘:“是吗?皇上呢?”
  “皇上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凤仪宫,还有……”“还有什么?”那宫女迟疑片刻,道:“皇上昨晚在何妃娘娘那里过夜。”闻此,容素秋脸上的表情一僵,而后双眼微眯:“我还以为在这后宫嫔妃中,数她最没有心机,没想到,她是深藏不露啊……”
  “娘娘,现在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她带大皇子去皇后那儿是她的事,我们又管不着。”“可皇上昨晚……”容素秋冷哼:“皇上不过是念着以前的恩情,她难道还指望借此翻身不成?”“那娘娘什么都不做吗?”容素秋挑了挑眉,转眸瞥了眼那宫女,随即低头继续逗弄着孩子……
  “母后,我把玉琪带来了。我给他讲了那些小故事,他也好喜欢听哦,总缠着我讲,所以……”穆玉琮嬉笑道。离晚溪点头:“好,欢迎欢迎。”“玉琪,喊‘母后’啊。”穆玉琮一本正经的对穆玉琪说,那神情,活像个小大人。穆玉琪缩在穆玉琮身后,小声叫道:“母后。”“诶~”离晚溪冲穆玉琪一笑。
  “对了,琮儿,你母妃呢?”“母妃去太后娘娘那里了。”“我母妃也是。”穆玉琪奶声奶气的说。“哦。”“母后,今天你唱什么歌,讲什么故事,玩什么游戏啊?”离晚溪扯了扯嘴角:得,我成幼师了……“呃……母后想想哈。”“好。玉琪,我跟你说哦,这里可好玩了,以后我天天带你来,好不好?”“好。”“那……叫一句‘哥哥’来听听。”“哥哥。”“大点声。”“哥哥!”“诶,乖……”见穆玉琮摇头晃脑的摸着穆玉琪的头,离晚溪瞪大双眼,许久,憋笑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