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十章 姐妹相见
第三十章 姐妹相见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6   本章字数:2608
阴雨连绵,乌云密布,本已转暖的天气,又变得有些凉。这两日,整个凤仪宫沉寂无声,处处透着一股压抑。凌紫逸已经回了相府,走前没有跟离晚溪见面,怕她再次伤心。而离晚溪整日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语不动,容颜愈发憔悴。此时,兰素端着一碗小米粥站在床边,一脸担忧。
  “小姐,你吃点吧,不然,身体会垮的。”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小姐,公子为了你,牺牲了这么多,你这样不是白白辜负了公子的一片心吗?”离晚溪眼眸微动,眼中盈盈有水光。“陌儿还是不肯吃吗?”身后,穆楚晟大步走来。兰素点头,退到一侧。穆楚晟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兰素退下。兰素便将小米粥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陌儿,你听朕说,二夫人的死,不是你造成的,这是个谁都不想看到的意外,只能说是天意。而国舅……你也不要太伤心,有一个人,或许可以治好他的身体。”听到这话,离晚溪的双眼瞬间变亮:“皇上说的是真的?这个人是谁?”见离晚溪开口了,穆楚晟微微一笑,伸手端起小米粥:“你吃完了,朕就告诉你。”离晚溪抿了抿唇,坐起身……
  吃完小米粥,离晚溪便迫不及待的问:“这个人是谁?”穆楚晟挑了挑眉,抬手轻轻擦去残留在离晚溪嘴边的米粥:“终南岛的医仙。”离晚溪一愣:“医仙?”“嗯,是一个医术高明、脾气古怪的老头子。他在江湖上很有名气,很多人慕名前往,不过救不救得看他的心情。”离晚溪暗自嘀咕:“救人也要看心情,这什么医生嘛。”
  穆楚晟笑了笑,说:“母后的侄子李修承就在那里养病。”“李修承?”太后的侄子?难道是……“五年前,母后的胞弟也就是当时的户部尚书猝死大牢,尚书夫人悲伤过度,也跟着去了,留下他一人。许是受了打击,年幼的他从此一病不起,在床上躺了一年多。宫里的太医都没有办法,母后便派人送他去了终南岛,这一去就是四年。不过前些时候他来了消息,说是病好了,准备过些日子就回蓝城。”“哦……”
  “所以,”穆楚晟转眸看着离晚溪,“若太医们没有办法治好国舅,那朕就派人送他去终南岛,顺便也可以将修承接回来,母后一直念着他。”“好。”此刻,离晚溪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兰素进来了:“皇上,几位娘娘来了。”穆楚晟看了眼离晚溪,点头:“让她们进来吧。”“是。”不一会儿,柔妃容素秋、何妃、顺妃和梅妃一齐走进来。几人向穆楚晟与离晚溪行过礼后,便问起离晚溪的身体。
  正聊着,殿外响起了太监的声音:“太后娘娘驾到——”众人急忙行礼迎接。“都在呢,哀家来得正是巧。”太后一脸笑容的走进来,:“皇后的身体怎么样了?体内的毒清了么?”离晚溪笑道:“已经没什么事了,多谢母后关心。”太后看了眼穆楚晟,随即坐在床边,伸手拉着离晚溪的手:“孩子的事,哀家已经听说了,皇后别伤心,身子要紧,孩子以后还会有的。”离晚溪眼眸一暗,点点头:“是,臣妾知道了。”
  “对了,是不是抓到下毒的人了?哀家听说,你宫里的一个宫女被逐出宫了,是她吗?”“这……”离晚溪看向穆楚晟。太后便扭头望着穆楚晟,一脸严肃的说:“皇上,这下毒谋害皇后皇子,可是非常严重的事,如果抓到了下毒的人,可不能轻易放过。”穆楚晟点头:“朕明白,母后放心,朕会彻查这件事的,那个宫女不是下毒的人,是犯了其他的错。”“哦,那皇上可要多费心了。”“嗯。”
  身后,容素秋低下头,眼眸逐渐转深……
  睡梦中,听到一些细微的声响,离晚溪醒来,模模糊糊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姐姐?离晚溪瞪大双眼,脑子瞬间清醒。只见凌紫心一身素衣,齐腰青丝大部分挽起,没有任何修饰,清雅白净的脸上略显疲惫,想来这段时间过得也不好。
  但见她端着一碗药,微微抿了一口,而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桌边。见离晚溪醒了,急忙放下药碗,快步走过来,笑道:“妹妹醒了?”离晚溪愣愣的看着凌紫心:“姐姐,真的是你?”凌紫心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妹妹不认得我了?”离晚溪紧紧抿着嘴唇,许久,眼眶湿润:“认得,怎么会不认得?只是感到好意外,也好开心。姐姐什么时候进宫的?”
  “下午来的,爹爹怕你不开心,所以让我进宫来陪陪你。”离晚溪心下了然,伸手拉着凌紫心的手:“姐姐,对不起。”凌紫心一愣,见离晚溪一脸内疚的看着自己,淡笑:“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是好姐妹,何来‘对不起’?”“我……”“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如今妹妹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好了,药都快凉了,我去端来。”说着,凌紫心便起身去拿。离晚溪心中感到阵阵温暖:姐姐还当我是好姐妹,这么说,她不怪我,太好了。
  “药有些苦,要不要我去拿点蜜饯?”“不用了,我受得了。”离晚溪呵呵一笑,一口气将药喝完,想到刚才看到的情景,离晚溪很是疑惑:“刚才姐姐……好像在喝药?”凌紫心低头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原来被妹妹看见了。我是怕……怕那个下毒的人又来害你,所以先喝一口试试。如今妹妹贵为皇后,可不能出事。”离晚溪身形一震,只觉得一股暖流涌入心底:谢谢你,姐姐……
  “紫逸哥哥的身体,妹妹不要太担心,爹爹已经跟皇上谈好了,准备过几日就让人送他去那个终南岛。”离晚溪稍稍松了口气:“那就好。”“妹妹,有些话,我……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凌紫心有些犹豫的说。离晚溪心下好奇:“什么话?姐姐尽管说。”凌紫心迟疑片刻,抬起头,表情略显严肃:“妹妹与紫逸哥哥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这没什么,可是,我看得出,爹爹很无奈,也有些担心。这次紫逸哥哥一心救妹妹,妹妹也为了紫逸哥哥而整天愁眉苦脸,不知皇上作何感想。妹妹是皇后,有些时候,还是得注意一点。这是姐姐的真心话,可能说的有些不好听,不过我希望妹妹能明白。”
  离晚溪听得有些糊涂:“姐姐说的,我确实不是很明白,我跟哥哥怎么了?爹爹担心什么?”凌紫心一转眼眸:“难道妹妹看不出,紫逸哥哥对你的感情,早已不是一般的兄妹之情了吗?”离晚溪深感诧异:“什么?!”凌紫心凑到离晚溪耳边,低声说:“紫逸哥哥不是爹爹的孩子,是爹爹从人贩子手中买回来的。”离晚溪大惊:“哥哥不是爹爹的孩子?!这……”“这件事没多少人知道,我也是无意中听爹爹说的,不过,以皇上的能力,这点事恐怕瞒不过皇上,所以,妹妹以后要注意点。”
  离晚溪沉默,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难怪那次我喝醉后,皇上会因为哥哥而生气,难怪哥哥每次来看我,皇上的脸色就不太好,原来是这样。“妹妹,你怎么了?”“啊?没、没什么,我知道了,姐姐,以后我会注意的,谢谢姐姐提醒。”凌紫心淡淡一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