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二十九章 事实下的悲伤
第二十九章 事实下的悲伤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5   本章字数:3162
休息了一晚,离晚溪的情绪平复了许多,对于失去孩子这件事,她也慢慢想通了。此刻,穆楚晟正陪着她。
  “陌儿饿不饿,朕让人去做点吃的。”离晚溪摇摇头:“两位皇子怎么样了?”“他们没事了,你别担心。”听到这话,离晚溪心里松了口气:“那就好,他们在臣妾这里中毒,若是有什么事,臣妾心里……”穆楚晟俯首贴着离晚溪的脸,柔声说道:“若是有什么事,也不是陌儿的错。”离晚溪低下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对了,皇上打算怎样处置雪儿?”“朕已经把她逐出宫了。”离晚溪深感诧异:“逐出宫?为什么?”穆楚晟沉吟片刻,说:“朕查了一晚,也没查到什么线索。现在朕把她逐出宫,暗地里派人监视她。若是她下的毒,则十有八九是受人指使,那她出宫后肯定会想办法跟指使她的人联系,那么,朕就可以顺势揪出那个人。不过,若不是她下的毒,朕也不能让她继续留在宫里。”
  离晚溪微蹙眉,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她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被抓,任谁都会将其与下毒之事联系起来,可我们心里清楚,她之所以被抓,是因为那天上午进出你房间被兰素看见了,而这件事从表面上看与你们中毒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一旦别人知道了她被抓的真正原因,深究下去,那么你中毒的真相就可能会被人发现,到时就解释不清了。”离晚溪心下了然。
  穆楚晟转眸望着离晚溪:“若不是雪儿做的,那么,下毒之人可能还潜伏在凤仪宫中,朕想想都担心。所以,朕决定把凤仪宫里的人换掉,将朕信得过的人调过来。”离晚溪愣了愣,心中隐隐感到一片温暖。穆楚晟伸手紧紧握着离晚溪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陌儿,你中毒的真相,切不可让他人知道。”离晚溪点头:“臣妾明白,臣妾的安宁是用孩子换来的,臣妾不会让孩子白白牺牲的。”离晚溪说着,眼眶又红了。穆楚晟垂下眼帘,暗自叹了口气,将离晚溪拥入怀中……
  迷迷糊糊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了哭声和说话声。离晚溪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怎么会这样?呜呜呜……”“你别哭了,小声点,别把小姐吵醒了。”是巧儿在哭,她怎么了?离晚溪想着,掀开被子,起身缓缓走向门口。“先是二夫人出事,然后是小姐,好不容易小姐没事了,可公子又……呜呜呜……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好了好了,别说了,这些话,可别让小姐听到。”“可是,这又能瞒多久呢?二夫人已经没了,公子的头发变得雪白,如果小姐想见他们,坚持要见他们,该怎么办?”“巧儿……”兰素正欲说话,突然脸色大变,扭头看向大门。
  ‘吱——’,门渐渐打开,离晚溪面色苍白的站在巧儿和兰素眼前。“小……小姐……”巧儿吓了一跳,顿时慌了神。“什么叫‘二夫人已经没了’?什么叫‘公子的头发变得雪白’?他们怎么了?他们出什么事了?”离晚溪死死盯着巧儿,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一丝颤抖。巧儿神色慌张的看向兰素,不知该怎么回答。
  离晚溪上前紧紧抓着巧儿的手:“你怎么不说话?‘没了’,是什么意思?还有,哥哥的头发为什么会变白?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巧儿咬着嘴唇,眼中泪光闪烁。“你说啊!他们出什么事了?!”眼见离晚溪越来越激动,兰素急忙扶着她:“小姐,你身体还没好,等你好了再说吧。”“不,兰素,你告诉我,你现在就告诉我!”“这……”兰素犹豫着。“你们不说,我回家,我回家问爹爹!”离晚溪一把甩开巧儿,踉踉跄跄朝殿外跑去:我要弄清楚,一定要弄清楚!
  突然,眼前一黑,离晚溪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随即瘫倒在地……
  朦朦胧胧的世界,似有一层雾笼罩其中,虚幻难辨。一个纤细的身影在迷雾中徘徊,茫然四顾。这里是哪里?我在哪里?
  “陌儿,如果不是我和心儿的出现,你们一家四口会过得很幸福。我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姨娘?离晚溪眼眸一亮,猛然转身,只见贺梅披散着头发,双眼含泪的望着自己,单薄的素衣下,身形消瘦。
  “陌儿,不是姨娘推你下去的,不是我。可是,他不听我的辩解,还将我和心儿赶出府。陌儿,你告诉他,不是我做的。告诉你爹爹,我不是个恶毒的女人,我不是。”“姨娘,我……”见贺梅不停地流着泪,神情哀怨,离晚溪不知该说些什么,心里异常难过。突然,周围浓雾乍起,贺梅的身影渐渐消失:“陌儿,我不想走,不想离开你们……”“姨娘,姨娘!”
  浓雾渐渐散去,四周空无一物,离晚溪紧紧咬着嘴唇,泪水滑落。隐隐约约,有琴声传来,离晚溪擦掉眼泪,循声走去。不远处是一座六角凉亭,亭中一人端坐在琴案前,微低着头,神情淡然的拨弄着琴弦。一头墨发垂下,微风吹过,带起几缕发丝,飘逸飞扬。离晚溪一愣:哥哥?
  凌紫逸抬起头,冲离晚溪一笑:“陌儿。”“哥哥,你……你的头发……”离晚溪伸手摸着凌紫逸的长发,只觉得跟绸缎一样柔顺光滑。“我的头发怎么了?”“很漂亮。”离晚溪松开手,看着凌紫逸笑道。凌紫逸垂下眼帘:“是吗,那……陌儿觉得白色的好看吗?”“什么?!”离晚溪心下一惊,转眸一看,如墨玉般的长发,骤然变得雪白。
  “啊——”离晚溪惊叫,猛然坐起身。“陌儿,陌儿,你没事吧?”穆楚晟坐在床边,一脸担心的问。腮边泪痕犹在,离晚溪呆了呆,刚才……是梦?穆楚晟见离晚溪不说话,不禁皱起双眉:“陌儿,你还好吧?”离晚溪深深吸了口气,转眸望着穆楚晟:“皇上可不可以告诉臣妾,臣妾的姨娘和哥哥,出了什么事?”
  穆楚晟沉默。“请皇上告诉臣妾。”离晚溪紧紧揪着锦被,心中有些忐忑。虽然她猜到了一些,但她心里清楚,当事实真的摆在眼前时,自己根本承受不起,更难以面对。可是,事到如今,她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穆楚晟伸手将离晚溪抱入怀中:“陌儿,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离晚溪闭上眼,颤抖着嘴唇问:“臣妾的姨娘,不在了,对不对?”穆楚晟迟疑片刻,点头:“嗯。”“什么时候的事?”“在你进宫前两天。”离晚溪忍着泪水,身子轻颤:“她是怎么死的?”“重病不治。”
  重病不治?那时姨娘已经被爹爹赶出府了,听巧儿说那晚下了好大的雨,她大病刚好,冒雨离去,这么说来,姨娘的死跟我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是我一手造成的。想到这,离晚溪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如潮水般涌出。穆楚晟眼眸一动,抬手抚着离晚溪的脸,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地陪着她。
  “皇上,臣妾想回家。”“好,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了,朕陪你去。”“对了,还有臣妾的哥哥,他……怎么了?”离晚溪睁着红肿的双眼,一脸紧张的问。穆楚晟低头不语。“皇上……”“他为你试药,试了很多次,而乌禾草的药性非常猛,如此一来,他的身体受到了很严重的损伤。”
  “什么?!试药?”离晚溪震惊,转而难过不已,“哥哥怎么这么傻?”他为了我,竟然连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可我中的毒,是自己吃下去的……想到这,离晚溪心中很是内疚:“皇上,臣妾的哥哥现在在哪?”“就在偏殿,陌儿要过去么?”“嗯。”……
  随后,穆楚晟搀着离晚溪来到偏殿。还未走进去,便听到巧儿与兰素的对话。“有可能绝育?兰素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公子以后娶妻,可能不会有孩子。”离晚溪听到这话,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穆楚晟瞥了眼她,眉宇间尽是担忧。“哥哥,哥哥……”只见离晚溪口中喃喃着,挣脱开穆楚晟的手,快步往里面走。
  兰素与巧儿听到离晚溪的声音,都瞬间变了脸色。见离晚溪要跑进房,兰素急忙拦住她。“我要见哥哥,我要见他!”离晚溪一把甩开兰素的手,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间。“小姐!”“让她去吧,总是要面对的。”穆楚晟叹了口气,转身靠在门边。
  房间里,凌紫逸平躺在床上,面容憔悴。此时的他睡得很沉,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在旁边。离晚溪紧紧捂着嘴,那一头刺眼的白发,深深揪着她的心。哥哥才十七岁,以后该怎么办?‘不会有孩子’,意味着什么?哥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都不替自己想想?你这么做,值得吗?你知不知道,我根本不是真正的凌紫陌,不是你妹妹啊。
  离晚溪瘫坐在地上,无力的抽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