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二十八章 试药
第二十八章 试药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5   本章字数:2946
床边,巧儿双眼红肿的守着,不时抹着眼泪。这时,兰素进来了:“皇上呢?”巧儿站起身回道:“皇上去看望两位皇子了。兰素姐,你跟太医们讨论得怎么样了?”“银砂粉没有特定的解药,要解小姐体内的毒,只能自己配。我们选了几味药材,其中乌禾草是关键,可我们不知道该用多少量。这乌禾草的药性很猛,如今小姐的身体非常虚弱,用多了怕小姐受不了,用少了又怕解不了毒,所以现在,我们在想办法……”巧儿一听,扁了扁嘴:“那怎么办?再拖下去,小姐可能……”兰素秀眉紧蹙,脸色凝重:若我知道小姐怀有身孕,断不会让小姐吃下这银砂粉,弄成现在这种局面……
  “兰素姐姐,宰相大人来了。”一宫女进来通报。兰素看了眼离晚溪,转身出门。一转角,便见宰相凌恒与凌紫逸快步朝这边走来。“陌儿怎么样了?”凌恒一脸担忧的问。“小姐还在昏迷当中。”“听说陌儿的孩子没了?”凌紫逸神情复杂的问。兰素点点头,叹了口气:“小姐中毒后,太医们怕龙种不保,不敢下手施针,以致毒性渐渐转移到腹下,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又在慢慢消耗她的元气,情况非常不好。所以,皇上命太医弄掉了孩子。如今小姐的身体很虚弱,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凌紫逸脸色一变,急忙奔进内室。眼见床榻上毫无生气的离晚溪,凌紫逸只觉得心口一阵刺痛:为何你进宫后,总是受到伤害?为何,总是让我为你担心?“陌儿,”凌紫逸紧紧握着离晚溪的手,“陌儿,哥哥来看你了,爹爹也来了。陌儿,你听到了吗?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凌恒见此情景,心里也万分难受。只见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兰素带到一旁,低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陌儿为何会中毒?”兰素便把事情完整的说了一遍。“我们都没有想到,小姐怀有身孕。对不起,老爷,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的疏忽。”兰素自责不已。“这不怪你,当时情况紧急,谁又能料到呢?只是,你有办法解陌儿体内的毒吗?”兰素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将刚才跟巧儿说的那番话重新说了一遍。
  凌恒沉默。“老爷有什么办法吗?”“既然乌禾草药性很猛,那么我们得小心对待。给陌儿研制的解药中,含量必须分毫不差,如此看来,只能找人试药了。”兰素一愣:“试药?”凌恒点点头:“你跟太医们再讨论讨论,如果实在不行,就找人试药吧。”“是。”兰素抬起眼帘,正见穆楚晟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兰素心下一惊,顺着穆楚晟的目光看去,只见凌紫逸俯首将额头抵着离晚溪的手,口中不停地叫着‘陌儿’。
  凌恒急忙向穆楚晟下跪行礼,这一举动让凌紫逸回过神来,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匆匆跟着下跪。穆楚晟双手负于身后,并未看凌恒一眼,只是紧紧地盯着凌紫逸,目光中透着一丝冰冷:“爱卿是来看望皇后的?”“是,不知皇上驾到,老臣该死。”穆楚晟嘴角微勾,随即转身扶起凌恒:“爱卿请起。”
  “兰素,皇后体内的毒可有解法?”“有,只是……”“只是什么?”兰素看了眼凌恒,将乌禾草以及试药的事说了出来。“试药?”穆楚晟眼帘微动,伸手替离晚溪掖了掖被子,“那么,可有合适的人选?”“没……”兰素还未说完,凌紫逸便开口了:“皇上,臣愿意替皇后试药。”闻此,凌恒脸色一变:“逸儿?!”
  穆楚晟看了凌恒一眼,而后眼眸幽深的盯着凌紫逸:“国舅要冒这个险?”凌紫逸双拳紧握:“是,臣愿意一试。”“逸儿……”“爹爹,你就让我试药吧,我现在能为陌儿做的,就只有这个了。”“你……”望着凌紫逸恳求的目光,凌恒不知该说些什么。
  穆楚晟垂下眼帘,一脸微笑的说:“既然国舅有这份心,那么这几天,就辛苦国舅了。”凌紫逸伏下身:“是,臣知道了,谢皇上成全。”站在一旁的凌恒暗自摇摇头,眉宇间露出一丝担忧。穆楚晟扫了眼凌恒,随即转身离开:“好了,朕还有事要忙,兰素,这里就交给你了。”“是,奴婢遵命。”
接下来,凌紫逸便在兰素和太医们的安排下,在凤仪宫偏殿进行试药。一遍又一遍,直到配出最合适的解药……
  “咳咳……”昏暗的房间里,混着浓重的药味。凌紫逸面容憔悴的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公子……”巧儿坐在床边,捂着嘴低声抽泣着。凌紫逸吃力的抬起手臂,最终放下:“别哭了。告诉我,陌儿醒了没有?”巧儿点点头:“小姐醒了,皇上正陪她喝药。可是公子你……”
  “我没事,陌儿醒了就好。你过去吧,我这里不用你伺候。”“可是……”“我困了,让我休息会。”说着,闭上双眼。巧儿抹了抹眼泪,起身离开:“那公子好好休息。”凌紫逸没有回话,待巧儿离开后,缓缓抬起眼帘,望着胸前的缕缕银丝,怔怔出神……
  内殿,离晚溪喝完药,猛然想起昏迷时隐约听到的穆楚晟与太医的对话,一时间情绪激动:“皇上,臣妾是不是……是不是真的怀了孩子?而现在,孩子没了?”穆楚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将离晚溪揽入怀中:“陌儿,没事的,都过去了。”听到这话,离晚溪明白了,一瞬间,丧子之痛与内疚后悔之意深深占据着她的心:“我的孩子……孩子没了……我害了自己的孩子,我亲手害了自己的孩子……”“不,不是你。陌儿,你别胡思乱想。”
  “不,是我,就是我。”离晚溪想到那天的举动,忍不住大哭,“皇上,毒药是我自己吃下去的,是我亲手把我们的孩子推向死亡,是我……”“什么?!”穆楚晟一愣,“你说什么?”离晚溪边哭边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穆楚晟。穆楚晟听完,沉默。“都怪我自作聪明,都怪我一时冲动,孩子……我的孩子,就这样没了……”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彻底失去了他。自以为聪明,自以为处理得当,没想到害了自己。
  望着哭成泪人的离晚溪,穆楚晟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陌儿,这不是你的错,不怪你,怪朕,是朕没有保护好你。凤仪宫内竟然有人下毒,是朕的疏忽。这下毒的人,朕一定要揪出来!”离晚溪将身子缩在穆楚晟怀中,小声抽泣着:“可是,揪出来了也换不回我们的孩子……”穆楚晟眼眸微动,俯首紧贴着离晚溪的脸:“没事的,陌儿,我们还会有孩子的,会有很多很多的……”离晚溪紧抿嘴唇,鼻子一酸,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下。
  安抚了离晚溪的情绪之后,穆楚晟叫来兰素,让她再把情况具体说一下。“那天上午你见到雪儿从娘娘卧房里出来?”兰素点头:“奴婢当时还问了她进去干什么,她说是去拿娘娘换下的衣服。”穆楚晟想了想,问:“她当时见到你,是什么表情?”兰素回忆道:“很平静,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跟平常一样。”穆楚晟微微蹙眉:“若她是下毒栽赃娘娘的人,那她出来见到你,应该会心虚、惊慌啊。”“这……”兰素愣了愣,“奴婢也觉得奇怪。”“把她带过来,朕要亲自问一问。”“是。”
  ……
  “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下毒害娘娘。”雪儿跪在地上,身子吓得颤抖。“出事的那天上午,你进娘娘的卧室做什么?”“奴婢……奴婢只是将娘娘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真的?”“真的,奴婢不敢欺瞒皇上。”穆楚晟挑了挑眉:“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若你招了,朕可以从轻发落,若你坚持不认罪,待朕查出真相,定赐你死罪!”
  闻此,雪儿脸色煞白,不停地叩头:“皇上圣明,真的不是奴婢做的,真的不是!”穆楚晟看了眼兰素,继续问:“那么,那天上午,你有没有看到其他人进出过娘娘的卧房?”雪儿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没有。”穆楚晟蹙眉:“你说的句句属实?”“是,奴婢不敢撒谎。”“罢了,今天就问到这吧。来人,带下去关起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