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二十七章 中毒
 第二十七章 中毒
发布时间:2018/05/16 15:15   本章字数:2567
“娘娘,不好了……听说,大皇子和二皇子在回去的路上,吐血昏迷了。”一宫女脸色煞白的跑进来。“什么?!”离晚溪大惊,“怎么回事?”那宫女吓得跪倒在地上,慌慌张张的说:“奴婢听说,可能是……是中毒了。”离晚溪脸色一变:好好的,怎么会中毒?而且还是从我这离开之后。离晚溪心中隐隐觉得,这事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你先出去吧。”没等离晚溪发话,兰素便开口了。那宫女看了眼离晚溪,见她点头,随即起身退下。“巧儿,你也出去,到外面守着,我跟小姐说点事。”巧儿有些不解:“什么事啊?我不能听吗?”兰素双眉一皱:“不是你不能听,而是不能让别人听,快点出去!”“哦。”
  “兰素,你想跟我说什么?”见兰素如此态度,离晚溪心知她要说的一定与皇子中毒的事有关。“小姐,今天两位皇子在这里吃了些什么?”“就几样点心,可我也或多或少吃了些啊。”离晚溪很是疑惑:若他们是在这里中毒的,那自己为什么没事?
  “那有什么娘娘没吃而他们吃了的?”离晚溪仔细回想着,突然眼眸一亮:“对了,红酒糕!我不能吃含有酒精的东西,所以根本没碰它,而两位皇子吃了很多。”“这么说,是那些红酒糕有问题。小姐,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而且对小姐很不利。”“我知道,这应该是冲着我来的。”“那么,我们得仔细检查一下小姐的房间。”兰素一脸严肃的说。离晚溪心下了然:“我负责左边,你负责右边。”“是。”
  片刻后,离晚溪在首饰盒里发现了一个蓝色梨形瓷瓶:“兰素,你看一下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兰素打开闻了一下,瞬间眼眸转深:“银砂粉,量少时是一种药引,量多时则是一种毒性很强的毒药。人在中毒之后,若不及时用银针封住各大穴道,毒性会迅速蔓延至全身,不到半个时辰便会毒发身亡。”离晚溪敛了敛心神,说:“今早我拿簪子的时候,还没有它。”兰素紧紧握着瓷瓶,蹙眉:“上午,奴婢曾见雪儿从小姐的卧房走出来,奴婢问她进去做什么,她说是来拿小姐换下的衣服去洗。”
  “雪儿?”离晚溪有些意外,“会是她吗?”雪儿是离晚溪身边的一个宫女,印象中,她是一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做事勤快,看起来很单纯。“小姐,人不能只看外表。何况,下毒的人很清楚小姐不吃什么,这只有身边的宫人做得到。”兰素提醒着。离晚溪沉默。“小姐,现在怎么办?是不是把雪儿叫来?”“你只是看到她出来,又没有看到她放毒药。何况,若大家知道我这里有毒药,会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不是我下的毒?”“那小姐打算怎么办?”
  离晚溪沉吟片刻,拿过瓷瓶:“这瓶里的毒药量会致死吗?”“只剩下小半瓶了,不会。”“兰素,你有办法解毒么?”“奴婢可以试一试。”“多少把握?”“八成。”离晚溪冲她一笑:“好。”兰素这才明白离晚溪要做什么,急忙伸手去拿瓷瓶。离晚溪迅速侧过身,仰头将里面的大部分毒粉倒入口中。
  “小姐!”兰素大惊失色,待抢下瓷瓶时,里面只剩下一点点。离晚溪一脸平静的看着兰素:“那些吃剩的点心应该还没有收拾干净,把剩下的毒粉洒到上面去,这瓶子小心处理掉。”兰素紧紧咬着嘴唇,眼眶渐渐湿润:“奴婢知道了,只是,小姐……”离晚溪笑了笑,腹中开始疼痛:“兰素,你武功高,又懂得这么多东西,我知道,你是爹爹派来保护我的,我相信你……”“小姐……”
  “剩下的事……就……就靠你了……”离晚溪双眉紧皱,面色渐渐苍白,身子也瘫软下去。“小姐,小姐!巧儿!”“怎么了,怎么了?”巧儿听到动静,急忙推开门。“小姐中毒了,快去宣太医!”“什么?!”巧儿深感意外。“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好,好。”此时,离晚溪已经陷入昏迷,嘴角流出黑色的血。
  兰素快速封住了离晚溪身上的几处大穴,而后冲门外喊道:“来人啊,娘娘中毒了!”宫人们听到这话,皆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你们先好好照看娘娘,我去看看太医来了没有。”“是。”兰素看了眼离晚溪,一咬牙,快步跑了出去: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做好剩下的事的……
  穆楚晟听说离晚溪中毒了,匆匆赶过来。此时,离晚溪躺在床上,脸色如白纸般没有一点血色,嘴唇深紫,双目紧闭,呼吸异常微弱。太医在床边为她诊脉。巧儿早已哭成泪人,兰素微低着头,神情严肃:照理说,小姐吃下的毒药不算多,为何看起来这么严重? 
  见太医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穆楚晟急忙问:“太医,皇后怎么样了?”太医显得很为难:“这……”穆楚晟双眼一瞪:“这什么这?!皇后到底怎么样了?”太医吓得身子一抖,继而‘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启禀皇上,皇后娘娘中的是银砂粉的毒,幸得宫女兰素及时封住了娘娘的几个重要穴位,娘娘才暂时保住了性命。可……娘娘怀有身孕,恐怕到时,龙种不保,娘娘亦有性命之忧……”
  “什么?!”三人大惊,尤其是穆楚晟,眼眸中情绪复杂。“陌儿何时有了身孕?朕怎么不知道?”穆楚晟看着兰素和巧儿,问。两人摇头。兰素眼眶转红:“小姐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天她只是说胃口不太好,总想吐,还以为是着凉了,奴婢们也根本没有想到这里去。”“太医,朕命令你,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娘娘的命,娘娘肚子里的龙种,若是保不住,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娘娘的命,听到没有!”穆楚晟几乎是冲太医吼。太医连忙点头:“是,是,臣一定竭尽全力保住娘娘。”“一个太医不够,来人,去把徐太医、林太医、杜太医宣来!”“是。”“皇上,奴婢略懂医术,能不能……”兰素走上前,请求道。穆楚晟上下打量她,许久点头:“好。”
  ……
  “皇上,皇后娘娘的龙种怕是保……保不住了,娘娘也快不行了……”御书房内,李公公神色慌张的走进来。正在议事的穆楚晟听到这话,脸色一变,急忙朝凤仪宫赶去。
  见穆楚晟来了,几个太医一齐跪在地上:“皇上,娘娘体内的毒正在向腹下转移,臣等不敢施针,怕龙种……”“朕不是说过龙种可以不要,只管保娘娘的命吗?”穆楚晟一脸冷厉的盯着几个太医。几个太医低下头,哆哆嗦嗦的说:“臣……臣不敢……”穆楚晟一咬牙,伸手揪起其中一个太医的衣领:“朕现在命令你,把龙种弄出来,朕不要了!”“是,是。”
  床上的离晚溪微微动了动睫毛,眼角落下一滴泪。“皇上,娘娘流眼泪了。”巧儿惊叫道。 “陌儿……”穆楚晟双眉紧皱,快步来到床边,轻轻抚着离晚溪的脸,“对不起,陌儿,这个孩子朕不能要,等你身子好了,我们再生好多好多孩子,好不好?这个孩子,会要了你的命,我们不要了,好不好?”眼角,又落下一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