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五章 突闻阴谋
第十五章 突闻阴谋
发布时间:2018/05/15 11:33   本章字数:2813
傅君乾在一边听的很是怪异,不就是一个来求作弊的人,无非是素质好了点,可疑什么。
“笨蛋。”苏慕宇讽刺了一句,冷笑着说:“你没听到嘛,这个人是想要借女人的父亲去找礼部侍郎。一个小小翰林院典蒲和正二品的礼部侍郎,明面上怎么可能连在一起。”
司里里点了点头,“正如苏王爷说的一样,我父亲和礼部侍郎从明面上看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父亲也不是礼部侍郎那一脉的人,那人按理来说不可能找上父亲的。除非那个人知道我父亲与礼部侍郎其实是发小,但是这件事情父亲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起,知道的也就只有家里人而已,难道不觉得可疑吗?”
“那你家唐越可有发现什么?”苏慕宇眉头微微皱起。
司里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人很是谨慎,根本就没有给表哥发现的机会,出了司府就上酒楼吃饭,然后又混迹到雅阁那群才子中吟诗作对。”
傅君乾很是不解,问到:“既然如此,你们又事如何发现问题的?”
司里里的脸有一丝羞红,苏慕宇和傅君乾疑惑的盯着司里里看,看着司里里憋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说了:“我说了你们可不许笑!”
苏慕宇和傅君乾齐刷刷的瞪大眼睛点点头。
“我……恰好女扮男装在外面看到表哥进了青楼,然后就跟了进去……”司里里的声音越来越小。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苏慕宇笑的花枝乱颤,看着司里里红的快滴出血的脸蛋,慢慢平伏了身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你这是去捉奸了啊,没想到抓奸不到,反而发现了阴谋吗?”
“你们不是说了不笑了嘛!”司里里羞的大喊了句。
苏慕宇个傅君乾都是一副憋气的状态,看着司里里直跺脚。
“好了好了,女人,哈哈……咳咳,你继续。”苏慕宇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
司里里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心情,白了苏慕宇和傅君乾一眼,才继续说道:“表哥毕竟是个习武之人,我若是一直盯着他难免他会有所察觉,所以我进去了雅阁就开始到处乱看。巧的是,表哥跟的男个人进来在进出一个房间的时候和别人掉了包,我却撞到了那人还把他的荷包撞到了地上。
一时间我也没有细想,拿起钱包就朝那人追了上去,那人走的很快,雅阁我一直跟不上……不过幸亏我跟不上,才目睹了他与另一个的男子鬼鬼祟祟的碰了面。然后我就听到他们说道,‘吸纳人才,安插多少人进来,秦国国主,不服从的死,投靠的接纳,科考行刺’一堆的话。”
司里里咽了口口水,继续到:“我听到那些话真的被吓到了,不断的和自己说要冷静,但是我全身都在发抖,可是却还是偷偷的看了眼那两个人的长相。”
“唉……”苏慕宇叹了口气后说道:“按理来说你这么一个容易遇到碰巧还知道了这么多的家伙竟然还活着,真是个奇迹,按剧情,你早该被和谐了。”
司里里虽然不知道和谐是什么,但是苏慕宇的话大致还是明白意思的,在那之后司里里确实也是一阵后怕,于是颤抖的接着说了起来。
“我那时候的确差点死了,我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人向我走来,那人虽然没有注意到我但是走近了就一定会看到我,万一他们是一伙的又或者他刚好叫了我,那我就死定了。
于是我急中生智,直接出了那个躲藏的地方向那人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喊‘兄台,可算是找到你了’,那人看到我眼神带着一丝阴冷,他身边的人也带杀气,就好像那次空折枝看我的感觉。”
苏慕宇和傅君乾听着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我假装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拉着那个人的衣袖,把他的荷包递给了他,然后说道‘兄台你太不小心了吧,我刚才撞了你一下,你的荷包丢了出来,我追了你好久,可是你走的好快,我现在才找到你’,那人眼里的怀疑并没有减少,反而被他看出了我是女子。
接着他便问道‘你一个女子来这里干嘛’,我便装的很害羞的说道‘我听人家说我丈夫进了这里’,那人听我这么说,戒心少了些。我故意说道‘兄台,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我不认得路’。”
苏慕宇真心觉得司里里的演技越来越强了。
“那人抓过我的手,看了看我的表情,估计是相信了,一脸笑容的让后来来的那个人送我出去,另一个男人的杀气也消失了。”
“我估计他相信你的原因应该是你一点武功也不会。”
苏慕宇抓住了司里里话中的重点:“他抓你的手估计就是为了检查看看你有没有内力,发现你没有内力,再加上你的演技,才让他相信了你。幸好是在雅阁,人多,若是个人少的地方,怕是他们还是会杀了你永除后患的。”
司里里点头:“我也知道,这次是我命大。”
“女人。”苏慕宇的表情变得很严肃:“虽然你演技好,但是你别忘了,你终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的命你玩不起。”
虽然苏慕宇的语气很凶,但是司里里能感觉到苏慕宇的关心,浅浅一笑,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说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
“我那时候看到了另一个人的长相,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他应该是胡太保手下的人。我曾经瞧见过。”
苏慕宇疑问:“胡太保?”
“就是那个阻止你当王爷的家伙,胡坚,记得不?”傅君乾说道。
“那个家伙啊。怎么能忘,笨的要死。”苏慕宇给了胡坚一个评价。
傅君乾无语,心想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哪里会笨,分明是你比他还要阴险……
“女人,你先回去,告诉你父亲叫他不要着急,也不要表露出什么痕迹,若是有人再来的话,让他答应,然后你们让唐越当值的时候告诉我们,或者派人来小乾乾这里。”
司里里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但是她的心里很是无奈,但是对于小官来说,他们向来是上面的人博弈时的棋子,若不是她有幸认识苏慕宇的话,也许也得不到傅君乾的帮助,不知道哪一天就被当成了出头鸟打死了。
司里里走后。
傅君乾目光微沉:“小宇,你说这事情该怎么办。”
“先知会小轩一声,这件事情若是真的那闹得大了,小轩是不会怀疑我们,但是司里里的话他不会完全相信的。”苏慕宇的目光很沉稳,没有丝毫她平时那种游戏人间的感觉:“我相信司里里,这个女人的个性虽然刁蛮,但是品行是不错的,她没必要撒这种谎。更关键的行刺……必须叫小轩防备好!”
“那告诉了皇上之后我们要怎么做”
“易容!打进敌营!”
“小宇,你看看我这样子帅不帅?”傅君乾对着苏慕宇端着自己易容后的脸,剑眉还是剑眉,桃花眼还是桃花眼,只是五官的位置似乎都有了改动,比起原来的长相要逊色很多,但还是挺英俊的个小伙子。
“行啦,臭美什么。”苏慕宇摸摸自己的脸蛋:“不是自己的脸总是感觉很奇怪啊。”
“不公平,为什么觉得你易容的比我好看。”
苏慕宇鄙视到:“先天基础如此,没办法……到了。”
“雅阁!”傅君乾马上转身,一把被苏慕宇拉住,傅君乾马上讨饶到:“不行啦……被晚依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
“笨蛋。”苏慕宇拉着傅君乾说道:“你这样晚依哪里认得出来,你是当晚依有火眼晶晶,还是能透视啊。”
“可是……还是不行啦。”傅君乾往回走,又被苏慕宇拉了回来。
“傅君乾!”苏慕宇生气的说道:“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点!不要看到女人就腿软!咱们现在是在干正经事情。别忘了,他们说过要吸纳人才,我们要去装人才显摆。”
傅君乾一脸软脚虾的样子,一脸苦逼的样子:“我知道,但是……”
“没有但是!”苏慕宇拉着不断挣扎的傅君乾一路拖向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