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四章 再次遇见
第十四章 再次遇见
发布时间:2018/05/15 11:32   本章字数:2706
“医生,我孩子怎么了?”一个女人激动万分的拉着从急救室走出来的医生。
医生摇了摇头,脱下了口罩,淡淡的说:“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的家属,你们还是准备见病人最后一面吧。”
“不会的!”苏慕宇飞快的冲进病房。
床上那个温柔男生已经拿掉了氧气罩,依旧温柔的看着苏慕宇,温柔的笑着,就好像即将离去的不是他一般,可是苏慕宇却觉得心都快要碎了。
“穆书哲!你不是答应我要和我一辈子做哥们,要一起活到100岁吗!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苏慕宇跪倒在温柔男生的病床边,歇斯底里。
“小宇……”温柔男生的声音没有了生气,却依旧温柔着,温柔的让苏慕宇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不断的流下。
“小宇……我没有把你当成我的……哥们,我一直……喜欢……你……就算你再像……一个男生,在我心中……你都只是你……我爱的……你。”温柔男生说的很费力,但所有人都只是捂着嘴哭泣,没有阻止他,他们知道,如果这些话现在不说出来,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宇……我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我好怕……你一个人会被别人骗……我没有办法……保护你了……不要难过……我想要看着……小宇的笑容离开。”
苏慕宇憋住了眼泪,想要扬起笑容,只是这个笑容比哭的还难看。
“这样……我就知足了……”
“穆书哲,你这个大骗子!你答应我永远守护我的!我不要听你自足什么,我要你活着,你活着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
温柔男子笑着,缓缓抬起手,轻轻触碰苏慕宇的脸:“一辈子……我就失信了你一次……”
可是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脸蛋,便轰然垂下。
“啊啊啊啊!”
那一天,是苏慕宇最快乐的一天也是最痛苦的一天,从那天以后,苏慕宇的生命里再也没有那个温柔微笑的人。
永远……
“小宇你在想什么呢?”傅君乾一脸担心的看着怀里的苏慕宇,“从你从水里起来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怎么了?”
苏慕宇的脸不再那么僵硬,渐渐缓下,说道:“想起了一些不好的记忆。没事了,放我下来吧,你不怕你家晚依看着吃醋。”
“兄弟有难不能不帮。”傅君乾把苏慕宇放了下来,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白痴。”苏慕宇被傅君乾逗乐了,故意讽刺到:“你是和晚依请了假才下来了吧。”
“被你看出来啦,哈哈,走吧,回去换衣服去。”
苏慕宇和傅君乾两个人转身走了出去。
“女人,你怎么是你?”苏慕宇突然看着女扮男装的司里里,疑惑道。
司里里先是一愣,马上回过了神,邪邪的一笑:“苏王爷,好巧啊。”
“咿咿咿,你家唐越都告诉你了啊!”苏慕宇一脸委屈的说道。
“是啊。”司里里白了苏慕宇一眼:“若不是表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呢,苏!王!爷!”
“这个混蛋真是太没有组织没有纪律了,他上司的身份都敢泄密,太混蛋了。”苏慕宇一脸不甘的说。
“不许你欺负我家唐越。”
苏慕宇看着司里里这样小女子姿态,有些好笑的说道:“还没嫁过门你就帮你的唐越一直对外啦。我可是王爷,你不怕我以不敬之罪处置了你。”
司里里一脸有恃无恐:“苏王爷,若是您真的要处理我也不用等到今天,当初对我印象甚是不好的时候您都懒得动我,现在我好歹是帮助您过,您身为王爷,地位之高,身份之显贵,怎么地也不该和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啊,这样会显得你没有肚量的。”
“女人,我发现你的嘴巴越来越厉害了。”
司里里故作羞涩的一笑:“不敢不敢,至少圣人都是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小女子怎敢背弃圣人的教导呢。”
“这话让圣人他娘情何以堪。”
“这话您得去问圣人,小女子又不是圣人,哪里懂得圣人想的是些什么。”
“咳咳。”傅君乾咳嗽了两声打断了苏慕宇即将说的话,在二人的注视下说:“虽然看两位的斗嘴表演很有意思,但是在下不得不提醒一句,小宇,你的衣服还是湿的……不会感冒吗?”
傅君乾的话音刚落,苏慕宇一个华华丽丽的喷嚏就证实了傅君乾的话。
苏慕宇揉了揉鼻子,略微有些疲惫的对司里里说道:“女人,我还没有问你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着的。”
司里里也收起了开玩笑的表情,向苏慕宇走上几步,在苏慕宇耳边小声的说:“我此次其实是来找傅侯爷的,不过遇到了您更好。其实,这次科考,有人以权谋私,而且谋得很大很大,大到叛国!”
苏慕宇瞳孔萎缩,正色到:“你说的话可有证据。”
“仅仅有人证,这事情揭露出来,没有无证怕是不能,所以我才想找傅侯爷帮忙,凭我们司家和表哥,只能被玩死,对方的势力太强大了。”
“女人你先回府,明日,我派人去接你,你把详情都告诉我。”
“恩。”
“对了。”苏慕宇瞥了傅君乾一眼:“你知道傅侯爷长什么样吗?”
司里里摇了摇头:“不知道,只是表哥说,傅侯爷暗恋雅阁晚依已久,而且长相英俊潇洒,只要在晚依这里看到符合的就是了就是了。”
“女人……你家唐越知道的太多了,小心他被和谐。”
“久等了吧。”苏慕宇仍然一袭白衣,一副悠然的样子出现在司里里面前。
“没有。”司里里平静的抿了一口差,打量着客厅的装饰:“我以为你会有自己的府邸的,没想到你现在住在傅侯爷的府里。”
“关于住房问题我会去找皇兄开后门的,你就不用担心。”苏慕宇应了一句,看到傅君乾一脸同情的样子,又补充道:“再说了,住在小乾乾这里不是更好,吃的不用我发愁,又有下人伺候,工钱也不是我花,恩,这么一想,我觉得还是不要找皇兄要房子的好,一直在这里蹭吃蹭喝就好了。小乾乾,你一定很欢迎我对吧。”
“欢迎……”才怪!
看着傅君乾一脸憋屈样司里里只能闷声笑,毕竟自己和傅君乾不熟,天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不会被傅君乾打上不好的标签。
“好了,女人,说正事吧。”
听苏慕宇这么说,司里里也一脸正色,开始说了起来。
“大概是三天前,突然有一个书生装扮的男子上门来拜访。因为此人彬彬有礼又加上递给下面的人不小的红包,就被放了进来。
这本身也没什么事情,虽然父亲的官不大,但多少是个官也会有被人用到的时候,可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想要我父亲联系礼部侍郎把这一届科考的题目泄露给他。我父亲当下就拒绝了,说难听了,我父亲就是个翰林院典簿,一个小官哪里有这个胆子做这种事情。”
“礼部侍郎翰林院典簿?”苏慕宇一脸困惑,这名词似乎在历史书里看过。
傅君乾一看就知道苏慕宇大概是不知道这官位,说道:“礼部侍郎,正二品的官;翰林院典簿就一从八品的小官。”
“那王爷是几品?”
傅君乾无奈扶额:“王爷是爵位,没品!皇上给你设的品级形同大学士,正一品。至于两位国师都是丞相品级。”
苏慕宇觉得傅君乾那没品一定是在讽刺自己,不过自己不懂只能忍,咬了咬牙,示意司里里继续说下去。
“那人听到父亲拒绝了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还是一脸平静的谢过,与父亲聊了没有多久就告辞了,父亲觉得这个人甚是可疑,于是就让刚好在家的表哥跟去了……”
“等一下,你父亲为什么觉得这个人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