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五章 叫哥哥
第十五章 叫哥哥
发布时间:2018/05/15 11:31   本章字数:2943
“这是命令,不管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你都要这样做。”宫宇轩努力地调整了自己已经微微失控的情绪。
什么破命令,哥?我和你有那么熟吗?虽然说你救了我,可是,这也太太离谱了吧。李妍熙撇撇嘴。
尚娜早已经等侯多时了,看到宫宇轩车子的时候,她的脸上爬满了笑容。
这是一间看上去并不是特别豪华的料理店,只不过走进去你才会发现这里面的装饰有多精致淡雅,这里是高消费人群经常光顾的地方,不仅因为它的料理很出名,更重要的是这里非常清静,慢慢品尝美味的食物而不会有人打扰。
尚娜这样看上去时尚又娇贵的女孩儿能想到来这里吃饭,在宫宇轩和李妍熙的眼里就有些出乎意料了。他们可不知道为了请宫宇轩吃饭,她可是很用心地打探宫宇轩的生活习惯以及他出外就餐时选择的地点。
她可是花费了很多心思的。看到宫宇轩眼里掠过的神色,尚娜知道自己的心思真的没有白费。
“宇轩哥,这里的料理很出名的噢,一会儿你尝尝看就知道了。”尚娜妩媚地献着殷勤。她站在椅子旁边,只等着宫宇轩走过来为自己拉一拉椅子。
可是,宫宇轩并没有走过去,他径直来到尚娜对面,拉了椅子坐了下来。尚娜有些尴尬也有些不满,和美女吃饭的话必要的礼节还应该是有的,可是……算了,谁叫他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自己拉了拉椅子坐在宫宇轩对面,美丽的脸上依然含笑。
李妍熙看着宫宇轩,想让他示意一下自己应该坐到哪个位置。虽然自己的性格是大大咧咧的,可是应该有的最起码的礼貌还是有的。
做为他的私人保镖,也应该尊重一下他的意见不是。
“那个……”叫哥的话真的好困难,李妍熙禁不住翻了个白眼。
宫宇轩转过头来看着李妍熙,眼神里有一种暗示,似乎是告诉她:这样的状况,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李妍熙真有些看不懂宫宇轩的眼神,有那么一点冷漠,有那么一点期待,又有那么一点不耐……
到底什么意思嘛,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干嘛这么麻烦,不管了啦,好饿……
她索性一屁股坐到了宫宇轩的旁边,只不过是保镖,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你什么意思。
宫宇轩默默地看了一眼李妍熙,对于她坐在自己旁边并没有表示拒绝。
尚娜看不过去了,她不满地说道:“宇轩哥的保镖怎么可以和哥平起平坐呢,难道哥都不生气么?”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宇轩哥又是怎么回事,她实在是搞不明白,看上去那么完美的一个人品味怎么会如此低劣。
“李妍熙,你坐到对面去。”宫宇轩说道,他看向李妍熙那眼神分明是去就去,不去就站在一旁看着。
既然尚娜不喜欢李妍熙和自己坐在一起,那坐到对面总没话说了吧。
宫宇轩和尚娜之间实在是有着很深的芥蒂,有些事有些人他不能无视也不能忘记,他不想和她有过多的接触,也不想和她说话,如果不是因为李妍熙,他根本就不可能来。
李妍熙……又是李妍熙,这个名字在他的脑海里出现多少次了,也因为这个名字这个女生他的情绪发生多大的变化了。宫宇轩实在是恼怒自己会这么轻易地将这些年来隐忍的感情因为一个李妍熙而变得不坚定。
就算是李妍熙和他面对面地坐着,他也决定无视她的存在。绝不可以被她拢乱了心绪,决不可以,这个世界除了圣熙没有人能扰乱自己的心,没有人……
尚娜真的很想将李妍熙一脚踢出包房里去,她和自己坐在一起吃饭,自己如何能下咽。心里别提有多不满了,可是白马王子就在对面啊,我忍啊……尚娜你不可以让宇轩哥看到你心胸狭窄……想开点,想开点,尚娜你做的到……
本来是想和宫宇轩有单独吃饭的机会,然后好好发挥一下自己的魅力,没想到会多了一个她实在讨厌的李妍熙,而且坐在自己旁边毫不优雅地吃着那精致的食物。尚娜的喜悦在宫宇轩的冷漠和李妍熙的毫无顾忌的吃相中一点点消失。
这饭吃的实在是勉强和难以下咽。尚娜和宫宇轩都只吃了一点点,只有李妍熙因为饿坏了一直在不停地吃,她才不要看两个人那异样的目光咧……看吧,看吧,没看到一个饥饿的人吃饭的样子么?
这饭说是为了宫宇轩而精心准备的,依现在的状况来看李妍熙完全成了主角。等她吃饭喝足以后,尚娜才愤愤地结账离开。
看到尚娜那又生气又无奈的样子,宫宇轩的嘴角微微上扬。
本来计划吃完饭以后,想用自己超级女人魅力缠着宫宇轩一起逛街,可是这个计划因为李妍熙而泡汤。尚娜实在是没办法再掩藏自己的情绪,一看到李妍熙那张素颜,她感觉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火气,真害怕在宫宇轩面前把自己燃烧起来。
悻悻地和宫宇轩告别,尚娜开车离去。
一路上,宫宇轩的目光始终没有触及李妍熙,他安静地开着车,沉默无语。反正也不知道他心里再想什么,管他是无视自己还是恼怒自己,反正现在肚子也填饱了,李妍熙竟然有微微地睡意爬上来,她靠在椅背上轻轻地闭了眼睛,没想到刚刚闭上就实在忍不住睡了过去。
车窗外已是华灯初上,寂静的空气里有一丝乏味。宫宇轩透过观后镜无意中扫去,看到李妍熙安安静静地像一只猫一样靠在椅背上,呼吸均匀,酣睡香甜。
如此这般看她,几缕发丝遮住额头,隐约显露着额头的光洁,小俏直挺的鼻子微微翘着,没有任何涂抹的嘴唇轻抿着露出自然的红色,温温润润的,虽有些瘦的脸此时怎么看上去都那么楚楚动人。
这就是天然去雕饰么?宫宇轩默默地想道。她为何每每在安静的时候那么像自己的圣熙?
想到圣熙,宫宇轩的眼眸里掠过忧伤,他将车停靠在马路边,轻轻地叹了口气。心底隐藏着的伤痛谁能知道,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可以了解他的心,他的忧伤……
忍不住回过头去看着李妍熙,如此恬静地睡着……静静地看着她,宫宇轩的心慢慢平静的没有了波澜,就连忧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李妍熙的甜甜的梦中慢慢挥去。很多年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只是默默地看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让自己的心渐渐沉浸在安静的时间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李妍熙嗯哼一声地张了下嘴的时候,宫宇轩才从安静的神情里回转来。不知道李妍熙做的什么梦,那微微张开的小嘴竟然毫无前兆性的‘啦啦’流出二条小溪来,伴随着小溪的流淌,李妍熙的脸上竟爬上看上去非常甜的笑容。
这状况让宫宇轩愣了一下,这样的女生……他何时见过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睡着,并且睡着的时候还……流口水?难不成是在梦里把自己当美食了?
宫宇轩有些怔怔地失神,就在他失神的时候,李妍熙又哼了一下然后慢幽幽地转醒。
宫宇轩迅速地收回目光,将车加速开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偷偷地从观后镜里瞅她一眼,见李妍熙喳了喳嘴,略有些不好意思地迅速擦拭了嘴角的口水,然后吐了吐舌头,坐直了身子。
她可不要让面前这个冷傲的家伙看到自己流口水,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李妍熙的目光转向窗外,却没有看到宫宇轩嘴角慢慢爬上的一丝笑意,不是嘲笑,不是冷笑,是一种含蓄的温暖的笑。
李妍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才慢慢打量起这个房间来。面积不是很大但布置的却很简洁,除了天花板上那水晶吊灯外,没什么其他奢侈的装饰,除了床,柜子以及该有的必备品外再没有其他,应该是客房吧。李妍熙心想。
其实到现在为止,对于宫宇轩的身份,李妍熙还不是特别清楚,只是知道他应该是哪个大财阀家的继承人,到底是哪个大财阀呢?
李妍熙躺在大大的床上,闭着眼睛……
宫……宇……轩……
宫……
难道是……她隐约记得美姨说过拥有庞大的实力的宫姓大家族好象只有一个,难道他是皇家学院……少爷,少爷,想到正泰那么恭敬地喊他为少爷,莫非他就是传说中宫家的继承人?
不是吧?李妍熙猛地睁开眼睛,一脸惊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