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二十四章 御花园之所遇
第二十四章 御花园之所遇
发布时间:2018/05/15 11:26   本章字数:3001
终于,伤口痊愈了。“小姐放心,没有什么疤痕,看不出来。”兰素边替离晚溪更衣,边笑道。巧儿在一旁揶揄:“当然不会留疤,也不看有谁天天陪在咱们小姐身边,小姐心里高兴,自然再深的伤口也不会留疤咯。”离晚溪一眼瞪过去:“死巧儿,说什么呢?!”巧儿吐吐舌头,躲在兰素身后,嬉笑:“没说什么,没说什么。”兰素摇摇头,表情有些无奈:“小姐,今天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嗯。”……
  一路走来,御花园内生气勃勃,花香四溢。恰阳光充足,温暖人心。离晚溪一行人在园中闲逛着,赏花聊天,惬意怡情。
  “皇上,臣妾的腰有点酸。”“只剩下一点点了,你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好。”不远处,传来锦妃与穆楚晟的声音。离晚溪身形一顿,想了想,悄声朝前方走去。凉亭前,锦妃手执绢扇,端坐在桃树下,笑容灿烂。对面,穆楚晟站在紫檀木桌前,手执画笔,低头仔细画着什么,抬眸间,柔情缱绻。桌上,是一副即将完成的锦妃笑靥图。微风吹来,花落纷飞,只剩下那一双人,定格在那如画的风景中。望着锦妃眉眼含笑、幸福满怀的样子,离晚溪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小姐……”巧儿刚开口,便被兰素拉住。
  “画好了。”“是吗,给臣妾看看。”穆楚晟放下画笔,将画递给锦妃:“爱妃哪里酸痛,朕给你揉揉。”“臣妾没事了,皇上画得真好,把臣妾画得好美。”锦妃仰起头,明亮的眼中,掩不住的开心。穆楚晟淡笑,俯身将锦妃揽入怀中:“不是朕画得好,是爱妃天生丽质。”锦妃低头一笑:“真的吗?皇上觉得臣妾好看?”“嗯,爱妃很美……”穆楚晟俯首贴着锦妃的脸,“在朕心里,亦是最美的。”柔情蜜意,温柔醉人,一瞬间,缠绵齿间……
  离晚溪稳了稳心神,木然转身:“我们走吧。”“小姐……”巧儿撅着嘴,眼眶红润,似乎比离晚溪还难过。离晚溪没再说什么,一步一步,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这就是帝王,他的爱,不属于任何一个人,所以,我不能陷进去,如此一来,不管他宠爱谁,我也就不会伤心难受,不会痛了……
  刚走出御花园,便见一只白鸽迎面飞来。还未等离晚溪反应过来,便听到兰素一声大叫:“小姐小心!”与此同时,兰素的身影在离晚溪眼前飞快闪过,将离晚溪带到一旁。“怎么了,兰素?”离晚溪定了定神,问。兰素脸色阴郁的看着前方,同时右手摊开,里面躺着一粒拇指大小的石子。
  离晚溪一愣,抬头看着跑来的人,眉头紧锁:楚云公主?见穆楚云右手拿着弹弓,离晚溪心知刚才的石子就是她射的。此时的穆楚云正四处张望着,口中还喃喃道:“鸽子呢?刚才还见它往这边飞……”离晚溪伸手从兰素手中拿起石子:“公主,这石头是你射的吗?”穆楚云这才收回目光,淡淡的瞥了眼离晚溪:“是,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这块石头差点打到我们娘娘?”巧儿忍不住说道。“你是什么身份?竟然用这种口气跟本公主说话?”穆楚云瞪着巧儿,一脸不屑。“我……”“巧儿。”离晚溪看了巧儿一眼,示意她别说话。“公主,这石头分量不轻,若打到人,很容易受伤,希望公主以后注意一点。”
  穆楚云冷哼:“皇后娘娘未免管太多了吧?本公主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再说了,刚才娘娘不是没被打中吗,还跟本公主说这么多干什么?还有,娘娘身边的这个婢女不是很厉害吗,有她在,娘娘怕什么?倒是娘娘,本公主本来玩得好好的,若不是娘娘突然出现,本公主早就打到鸽子了,现在本公主的鸽子不见了,都没怪娘娘。”
  离晚溪嘴角微抽,这公主真会强辩。“好了,不跟娘娘废话了,本公主找鸽子去。”说完,穆楚云不再看离晚溪,小跑而去。“小姐,这公主也太嚣张了吧?”巧儿嚷嚷着,“明明是她不对,小姐怎么不说说她?” 离晚溪丢了手中的石子,说:“让她去吧,本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紧张,若是因为这件小事而闹得不可开交,大家只会说我不大度。算了,我们走吧。”“哦。”
  走了几步,便见景王穆楚扬微笑着朝这边走来。“臣弟见过皇嫂。”离晚溪淡笑:“王爷。”“刚才的情形臣看见了,是楚云不对,还请皇嫂别往心里去。”“本宫不会放在心上的。”穆楚扬嘴角微翘:“皇嫂如此大度,臣弟心中感激不尽,在此替楚云谢过皇嫂的不计较。”离晚溪笑笑:“王爷客气了。对了,王爷这是要去哪?”“去太后那儿。”“哦,那王爷请吧。”穆楚扬点头,又向离晚溪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见地上留有一抹素白,离晚溪急忙喊住穆楚扬:“王爷,你掉东西了。”说完,俯身捡起。很素雅的手绢,上面绣了几朵淡紫色的小花,右下角还绣了一个‘颜’字。“多谢皇嫂。”离晚溪将手绢递给穆楚扬:“这……是姑娘家的吧?”穆楚扬笑着点点头。离晚溪心下了然:“看来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王爷可要收好。”“臣弟会的。那,臣弟告退了。”“嗯,去吧。”穆楚扬收好手帕,转身,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景王的几个妃子侍妾当中,好像没有名字里含‘颜’字的。”兰素望着穆楚扬离去的身影,说。离晚溪挑了挑眉,脑中突然闪过三个字——颜出尘:作为蓝城最有名的美人,不知多少男人为之倾倒。论相貌,论身材,那颜出尘能让景王痴迷,也说得过去。不过,他堂堂一个王爷,会有如此真心待一个青楼女子吗?何况,莫雪楼都不在了,颜出尘也不知是死是活,他留着那块手帕还有什么用?而且他看起来一点也不难过啊。想到这,离晚溪摇头一笑:那就应该不是她了,算了,不想了,管她是谁。
  ……
  傍晚时分,穆楚晟来了。离晚溪一见到他,便想到白天在御花园中见到的情景,心里不禁有些别扭。“陌儿,这个给你。”“什么东西?”离晚溪望着穆楚晟手中的锦盒,问。穆楚晟微微一笑:“看看不就知道了?”离晚溪接过打开,是一只漂亮的花型玉簪。“喜欢么?”离晚溪抿了抿唇,点头。
  “这可是朕特地命人为你做的。”穆楚晟伸手抬起离晚溪的下巴,柔声说。离晚溪下意识的移开目光:“谢皇上。”穆楚晟似乎察觉到了离晚溪的异样,不过没有挑破,指着玉簪说:“这朵花很特别,陌儿看得出么?”闻此,离晚溪仔细打量着玉簪,许久,摇头:“花的纹路里好像有个字,又好像有幅图,臣妾愚钝,看不出究竟是什么。”
  听到离晚溪这样说,又见她皱着眉头,不得其解,穆楚晟伸手拿过玉簪:“是吗?朕只知道这朵花侧着看,能看到里面有字,倒不知它的纹路有什么特别的。”离晚溪一愣,按照穆楚晟说的,将玉簪侧过来看,果然,里面有两行小字:“爱朕所爱,惜朕所惜。”
  离晚溪瞬间呆住,心中不知是何滋味。穆楚晟嘴角微翘:“朕帮你戴上,可好?”“嗯。”“听说今天楚云又对你无礼了。”“小事而已,臣妾没有放在心上。”穆楚晟叹了口气,俯身将离晚溪揽入怀中:“楚云总是这么针对你,母后又宠着她,朕真不好管。”“臣妾没事,皇上放心。”“也只有你,才不计较那么多,朕只是怕你受委屈。”
  离晚溪心中一动,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岔开话题:“皇上……今晚到哪里过夜?”穆楚晟沉默,片刻后说:“锦妃那儿,太医说她可能这几日诞下龙子。”“哦,那皇上去吧。”“嗯,朕走了,你的伤刚好,还是要多注意些。”离晚溪点头:“臣妾知道了。”目送穆楚晟离开后,离晚溪望着那支玉簪里的字,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情愫。
  接下来几天,穆楚晟都陪在锦妃身边,而离晚溪天天看着那支玉簪,心绪不宁。回想起进宫以来与穆楚晟相处的点点滴滴,离晚溪的心,似乎越来越静不下来。好多情景,都能让她不自觉的微笑,都能让她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她却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她内心深处渐渐扎下了根,而她依旧茫然,不知该如何理清这些莫名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