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二十三章 灵溪自尽
第二十三章 灵溪自尽
发布时间:2018/05/15 11:26   本章字数:3000
“皇上,宰相大人与公子来了。”这时,李公公进来通报。穆楚晟微微转眸:“让他们进来吧。”“是。”李公公出去后,不一会儿,凌恒与凌紫逸便进来了,两人皆一脸疲惫,眼中布满红丝,应该是听说了离晚溪遇刺的事,一夜没睡好。走进寝殿,向穆楚晟行过礼后,凌紫逸的目光便不曾离开离晚溪,眉宇间尽是心疼与担忧。
  “皇上,娘娘没事吧?”凌恒见离晚溪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心中一阵难受。“没事,爱卿放心。”穆楚晟说着,看了眼凌紫逸,脸上似乎有些不悦。凌恒心下了然,余光瞥向凌紫逸,低声咳嗽了几下。凌紫逸反应过来,急忙移开目光。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不语。见‘爹爹’和‘哥哥’到来,心情大好的离晚溪没有仔细深究其中的缘由,只挣扎着要坐起来。
  穆楚晟见状,急忙小心翼翼的扶着离晚溪:“小心别牵动了伤口。”说着,又俯身将柔软的枕头竖起,好让离晚溪舒服的靠坐在床上:“陌儿,朕有点事要处理,待会就回来,你与宰相他们别聊太久,注意休息,还有,记得喝药。”“好。”离晚溪乖巧的点点头。穆楚晟微笑了笑,伸手抚了抚离晚溪的脸,俯首轻轻落下一吻:“别聊太久。”“嗯。”穆楚晟起身,看了眼凌恒,而后大步离去。
  “陌儿,皇上……对你好么?”“嗯,很好,爹爹放心。”闻此,凌恒重重的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那就好,先前爹爹还有些担心,怕你在宫里受委屈。”“皇上对女儿很好,爹爹不必担心。”离晚溪说着,鼻子微酸,心中升起一片温暖。凌紫逸站在一旁,低头不语,他脑子里,还浮现着刚才穆楚晟吻离晚溪的情景:看得出,皇上对陌儿很好,陌儿很幸福,很幸福……
  待穆楚晟回来时,凌恒与凌紫逸还在。两人见穆楚晟回来了,急忙告退离开。离晚溪扁扁嘴,依依不舍的目送他们出去。“怎么不听朕的话?”穆楚晟一脸阴郁的看着离晚溪,语气间,似乎有些不高兴。离晚溪低下头:“爹爹难得来一次……”穆楚晟摇摇头,扶离晚溪躺下:“那也得注意身体啊。”“臣妾没事的。”“等你完全好了,再说这句话吧。喝过药了吗?”“还……没……”离晚溪缩了缩身子,底气不足的回道。
  穆楚晟叹了口气:“你呀……何时才能让朕放心得下?”离晚溪眼眸一动,没有说话。“好好躺着,朕去叫人把药端来。”“哦。”离晚溪抿了抿唇,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被窝里暖暖的,心里亦是暖暖的。
  下午,凤仪宫,众嫔妃皆来看望离晚溪。
  “皇后娘娘好些了吗?”“嗯,好多了,这是玉琮吧?”离晚溪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皇长子穆玉琮,微笑道。何妃点点头,将穆玉琮带到床前:“琮儿,快叫母后。”穆玉琮眨巴着水汪汪的双眼,看了看离晚溪,随即冲她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母后。”自己都才十几岁,竟然被一六岁大的小孩儿喊‘母后’,真是怎么听怎么怪。离晚溪在心里嘀咕着,不过表面上还是摆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诶~~琮儿真乖。”
  “上午的时候,臣妾与几位妹妹来过,只是皇上说娘娘在休息,不宜打扰,所以我们没有惊动娘娘。”顺妃淡笑。离晚溪一愣,随即一脸歉意的说:“是这样啊,让你们白跑一趟,本宫心里真是过意不去。”“皇上对皇后娘娘可真好啊,锦妃妹妹还大着肚子呢,也跟着跑来跑去,真是受罪!”听这声音与语气,离晚溪不用看,也猜到了是谁。“柔妃说的是,”离晚溪嘴角微勾,转而看向锦妃:“坐吧。”“谢皇后娘娘。”
  “听说皇后娘娘还未进宫的时候,就被马车撞过,还从楼梯上摔下来,而娘娘进宫后,又是撞树,又是遇刺,不知娘娘是不是得罪了什么神灵?不然,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容素秋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的说。一时间,房间里气氛转冷。离晚溪暗自翻了个白眼:什么‘得罪神灵’,我就是倒霉催的!“柔妃说笑了,巧合而已。”“哦?巧合啊……”容素秋垂下眼帘,眼眸幽深。
  何妃见气氛不对,急忙转移话题:“听说皇后娘娘请求皇上饶了那个宫女,娘娘真是菩萨心肠。”离晚溪笑笑,没说什么。顺妃一转眼眸:“说起来,那宫女还真是大胆,竟然敢行刺皇后。”何妃想了想,道:“一个宫女,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说不定,她是受人指使。”闻此,离晚溪秀美半蹙。“经何姐姐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前段时间,锦妃妹妹好像经常叫那个宫女去她那儿弹琵琶吧?”容素秋若有所思的望着锦妃。
  锦妃心下一惊,急忙站起身:“柔妃娘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个灵溪,我只是叫她弹曲给我听,并没有叫她做其他的事,何况,我每次叫的又不只她一人,请柔妃娘娘不要冤枉我!”容素秋‘扑哧’一笑,走上前扶着锦妃坐下:“我只是告诉皇后娘娘我知道的,并没有别的意思,妹妹别紧张,小心动了胎气。”锦妃勉强笑了笑,脸色有些难看。
  离晚溪抚了抚额角,这种斗嘴的场面,她可不想看,原来在电视里看得太多了。“好了,本宫有些累了,你们都回去吧。锦妃,你行动不便,这段时间就不用来了,好好养胎。”“是,皇后娘娘。”
  待众嫔妃离开后,兰素端着药走进来。“兰素,你觉得……灵溪是不是受人指使的?”“这……奴婢不好说,不过,昨晚,奴婢发现有人躲在窗外偷看。”兰素一脸严肃的说。离晚溪脸色微变:“有人在窗外?”“嗯,小姐要小心。”“那……你觉得,灵溪和那个躲在窗外的会不会是太后的人?”兰素摇摇头:“不知道,这宫里人心复杂,小姐切不可轻易相信别人。”“这我知道。”离晚溪点头,思忖片刻,道,“兰素,要不你去一趟大牢,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好。”
  两人正说着,只见巧儿匆匆跑进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小姐,我……我刚听说……”兰素上前倒了杯水:“别急别急,先喝口水,喘口气再说。”巧儿点点头,喝完又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刚听说,灵溪昨晚在牢里撞墙自尽了。”离晚溪大惊:“什么?!撞墙自尽?!”“嗯。”离晚溪紧紧攥着被子,回想起这些天来与灵溪相处的情景,眼眶渐渐湿润:终究,她还是死了……
  “小姐。”兰素伸手握着离晚溪的手,眼神中透着一丝担忧。离晚溪吸了吸鼻子:“我没事。巧儿,灵溪的尸首现在在哪?”“听说皇上吩咐了,叫他们送到宫外去好生安葬,对了,是葬在灵秀旁边哦。”“是吗?”离晚溪叹了口气,这样的安排,对她来说多少有点安慰。
  兰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随即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小姐,灵溪自尽,会不会另有隐情?”离晚溪转了转眼珠,低头沉思:若灵溪真的是受人指使,那她一死,这背后之人是谁,就无从知晓了,而这件事也随着灵溪的死到此为止了。何况,若真的有人利用灵溪为姐姐报仇的心理教唆她来刺杀我,确实能做到掩人耳目,不会让人怀疑另有主谋。而在灵溪失败之后杀人灭口,伪装成她撞墙自尽,也不会让人生疑。整件事表面上看都是灵溪一人所为,难道,真的如兰素所说,这其中另有隐情?
  “小姐?”巧儿凑上去,伸手在离晚溪眼前挥了挥。离晚溪回过神来:“如今灵溪已死,再怎么怀疑也无济于事,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我不想再提了。”“是。”兰素与巧儿相视一眼,齐声应着。离晚溪低头捻着长发,眼神幽暗:这表面平静的皇宫,真的一点都不简单啊……
  晚膳过后,太后来了,与离晚溪聊了一阵,慈爱和善的态度让离晚溪宽心不少,不过,对于她是否出自真心,离晚溪不敢去猜,也不想去猜,这宫里的女人有多虚伪、有多可怕,离晚溪一点也不想见识、不想体会。
  接下来的几天,穆楚晟都留在凤仪宫过夜,寸步不离的守着离晚溪。离晚溪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其实很开心,心情也明显好转。只是她还不知道,还未想到,这代表着什么。不过巧儿和兰素两人倒是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