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二十二章 遇刺
第二十二章 遇刺
发布时间:2018/05/15 11:26   本章字数:2494
 凤仪宫,灯火通明。依旧是那首琵琶语,带着点点忧伤在宫中缓缓响起。离晚溪让巧儿和兰素下去休息,只留灵溪一人在内殿弹奏。眼皮越来越重,困意越来越浓,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离晚溪打了个哈欠,渐渐进入梦乡。
琵琶声戛然而止,灵溪试探性的喊了两声,见离晚溪没有反应,随即起身放下琵琶。平日里那张恭顺的脸,如今面无表情,看向离晚溪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仇恨与冰冷。但见灵溪从怀中拿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缓缓朝离晚溪走去。
  若不是你,我姐姐就不会晚归,若不是你府上的车夫,我姐姐就不会遭到侮辱,若不是你们宰相府,我姐姐就不会死。如今你倒好,做了皇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顺带连整个宰相府都跟着沾光,只可怜我那姐姐,遭遇到了那种事,只能选择自尽。灵溪想到这,眼泪不停地涌出。
  (PS:一年前的某天,灵秀到宰相府教凌紫陌弹琵琶,一直到深夜。之后,凌紫陌让府中的车夫送灵秀回宫。路上车夫内急,留灵秀一人在马车上,岂知三个小混混路过,发现了独自坐在马车里的灵秀,便强行将她拖下马车奸污。车夫回来后,不见灵秀,以为她自己走了,便返回相府,殊不知灵秀就在不远的拐角处。而灵秀被奸污后,因羞愤难当,跳河自尽……)
  她还那么年轻,就这样死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宫里,她可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不会让你们宰相府好过的。灵溪目光一紧,扬手狠狠朝离晚溪的胸口刺去。胸前的玉佩猛然一震,离晚溪被惊醒。一睁眼,便见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直直向自己刺来,而拿匕首的人,竟是灵溪。离晚溪吓了一跳,在匕首将要刺下的时候,快速伸手紧紧抓住灵溪的手腕:“灵溪,你干什么?!”“我要杀了你,为我姐姐报仇!”灵溪试图挣脱离晚溪的手,无奈其抓得太紧,两人便一直纠缠着。
  离晚溪暗叹自己大意,明明知道她是灵秀的妹妹,而灵秀的死与自己,不,是与凌紫陌又有点关系,若她心生怨恨,必定会伺机报复,自己怎么就没留个心眼呢?“我知道,你姐姐的死,我脱不了干系,可你杀了我,你姐姐就会活过来吗?何况,刺杀皇后,这是多大的罪,你想过后果没有?灵秀只有你这一个妹妹,若你有什么事,你叫她在九泉之下如何瞑目?”
  灵溪愣了愣:“姐姐……”离晚溪紧盯着她,心‘咚咚’的狂跳,对于刚才的一幕深感后怕:差点就死了,好险。“灵溪,一直以来,我都很后悔那天没让你姐姐早些走,对于你姐姐的死,我很难过,甚至一度连琵琶都不想弹了。见到你以后,我也在想该怎么补偿你,不过我知道,怎么补偿都弥补不了你心里的痛。可我会尽我所能,让你在后宫过得好一些,也让我心里舒坦一点。今晚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以后也别再这么做了,好不好?”离晚溪态度诚恳的说着,紧紧握着灵溪的手,想在语言上安抚她、劝解她。虽然有些话,是瞎编的。
  灵溪望着那双白净的手,想起离晚溪给她暖手的情景,眼神一闪。“怎么样,灵溪?”见灵溪沉默,离晚溪以为她有所动摇,心下稍稍松了口气。“娘娘想怎么补偿我?”许久,灵溪开口问道。“我……”“一命换一命,如何?”“什么?!”离晚溪心下一惊,眼见灵溪抬起眼帘,眼神中依旧仇恨与冰冷:“姐姐不在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如今为她报仇是我存活于世的唯一目的。若我连这个都办不到,他日死后,有何面目见姐姐?”话音一落,只见灵溪手腕一转,鲜血飞溅。
  离晚溪大叫一声,后退几步,捂着受伤的手腕,双眉紧皱:“灵溪……”灵溪冷哼一声:“你说那么多,不就是想活命吗?说得好听,补偿我?当做没发生过?真是可笑!事情已经到这份上了,我不能收手,凌紫陌,你受死吧!”灵溪扬起匕首,继续朝离晚溪刺去。离晚溪脸色大变,急忙边躲边呼救。
  “啊……”离晚溪疼得眼泪直流,跌坐在地上,因躲闪不及,胸口上也被匕首狠狠刺中,鲜血直流。“小姐……”兰素与巧儿听到动静,急忙跑进来,一见殿内的情景,顿时愣住了。灵溪见有人进来,脸上闪过一道阴狠,随即快步上前,举着匕首朝离晚溪后脑刺去。巧儿吓得尖叫,离晚溪感到身后的威胁,却已没有力气反抗。
  一道银光闪过,紧接着,便见灵溪手上的匕首与一只银耳环掉落在地。兰素提气跃起,翻身来到灵溪身边,只一招便将其制服。“你……你有武功?”灵溪吃了一惊,没想到凌紫陌身边竟然有高手。兰素冷笑一声,转而对看呆的巧儿喝道:“还不快点去看看小姐怎么样了?”“哦哦……”
  突然,窗外传来细微的声响,兰素目光一沉:“谁?!”只见窗子上,一个身影迅速消失。兰素脸色一白,眉头紧锁……
  “陌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穆楚晟坐在床边,一脸心疼的看着离晚溪。 “臣妾还好,皇上别担心。” 离晚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她身上的两处伤都不轻,尤其是胸口处的伤,若再刺偏一点,就没命了。上过药,又沉沉的昏睡了一晚,她才慢慢缓过来,只是脸上依旧苍白无血色。
  “唉,若是朕在你身边,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穆楚晟皱了皱眉,叹道。离晚溪伸手轻轻握着穆楚晟的手,微微一笑:“臣妾没事,一点小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闻此,穆楚晟的脸色有些阴沉:“小伤?都流了那么多血,还是‘小伤’?”离晚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没想到那贱婢竟然有胆子刺杀皇后,真是活腻了。”一提到灵溪,穆楚晟便咬牙切齿,满脸怒气。
  “皇上打算如何处置她?”这是离晚溪最关心的问题,灵溪只是想为她姐姐报仇,情有可原。何况,自己只是受了点伤,却要她付出生命的代价,那太狠了。“刺杀皇后,罪当诛。”穆楚晟一字一顿的说,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皇上,能不能留她一命?”穆楚晟感到一阵诧异:“为何?”“她姐姐的事,想必皇上也知道,虽说与臣妾没有直接的关系,可臣妾还是觉得对不起她。若她这次又因为刺伤臣妾而被处死,臣妾心里……不安……”穆楚晟怔了怔,沉默片刻,点头:“好,朕不杀她。”“谢皇上。”离晚溪心下松了口气。
  “对了,陌儿,朕听说那贱婢偷偷往香炉里放了迷香,让你陷入沉睡,如此说来,你怎能逃过她的刺杀?”穆楚晟说着,目光转向离晚溪,眼神中,似乎有些不解。离晚溪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随即伸手从衣内拿出那块玉佩:“是它突然震了一下,把我吓醒了。”“哦?”穆楚晟一挑眉,目光落在玉佩上,表情略显严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