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二十一章 乐工灵溪
第二十一章 乐工灵溪
发布时间:2018/05/15 11:25   本章字数:2634
纠结了两天,离晚溪决定不去想那些事了,不仅徒劳无功、浪费时间还影响心情。在后宫的日子,除了陪侍皇帝、面见太后、与众妃扯东扯西,就没别的事干了,离晚溪只觉得无聊透顶。每次想到要这样过一辈子,她就万分烦燥。
  这天,离晚溪陪太后逛花园,在回凤仪宫的路上,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音乐。琵琶语?离晚溪一愣:在这里,谁会弹这首曲子?想着,她循声走去,身后,兰素与巧儿紧紧跟上。转过几个回廊,便见一模样清纯的小宫女坐在石阶上,神情专注的弹着琵琶。离晚溪上下打量她,似乎感觉在哪里见过。
  “奴婢见过皇后娘娘。”那宫女发现了离晚溪,急忙起身行礼。“免了,你怎么会弹这首曲子?”那宫女低眉恭顺的答道:“回娘娘,奴婢上次听娘娘弹过。”闻此,离晚溪再次打量了那宫女一番,而后恍然大悟:“你是那天在珍玉殿弹琵琶的宫女。”“正是奴婢。”离晚溪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叫灵溪。”灵溪?离晚溪皱了皱眉:“你认识灵秀么?”灵溪点头:“她是奴婢的姐姐。”
  “哦。”原来是两姐妹。想到灵秀的死,离晚溪心里生出一丝怜悯。“那首曲子,本宫只弹了一遍,你竟然全部记下来了,真是厉害。”灵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你在哪里做事?”“奴婢是乐工局的。”“哦……你的琵琶弹得很好,本宫很喜欢,你可愿意到本宫宫中弹给本宫听?。”“这……”灵溪面露难色,“可是,奴婢在乐工局……”“乐工局那边,本宫会替你说好的。”“是,奴婢遵命。”离晚溪眼眸含笑:“那走吧。”“是。”
  不远处,一个身影隐藏在假山后,看着离晚溪等人走远,幽暗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冷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离晚溪一有空闲,就会叫灵溪过来弹琵琶,有时兴起,还会跟她一起弹奏,甚至教她弹一些现代的琵琶曲。这样的生活,让离晚溪找到了一丝乐趣,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
  “小姐,灵溪姑娘说今天不来了。”“为什么?”“她的朋友在浣衣局做事,手冻伤了,不能洗衣服,灵溪去帮她洗了。”巧儿说完,看向离晚溪,眼中露出一丝同情:“小姐,这几天天气又变冷了,水也很冰,我看到灵溪的手都冻红了。”离晚溪微蹙眉,暗道:浣衣局的宫女,双手成年累月的浸泡在水中,洗那些永远也洗不完的衣服,真的很苦。可是,又不能不洗……
  “小姐……”“巧儿,拿纸笔来。”“啊?”巧儿一愣:小姐转的也太快了吧?“去呀。”“哦哦。”离晚溪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看些穿越剧还是蛮有用的。”待巧儿拿来纸笔,离晚溪在上面画了三个结构怪异的大木桶,嘴里还念叨着:“第一个洗,第二个涮,第三个拧水……”
  巧儿凑过来一看,顿时囧了:“小姐,你画的是什么呀?”离晚溪没有回答她的话,见兰素进来,一把将画纸塞给她:“兰素,你让人去把这三个木桶做出来。”“是。”“小姐,这……”“巧儿,我饿了,端点吃的过来。”“哦。”巧儿口中应着,又好奇的瞥了眼兰素手上的画,接着转身去拿糕点。
  ……
  浣衣局,此时,灵溪扎着头巾,坐在矮小的板凳上,艰难的洗着大堆的衣服,平日里那双嫩白灵活的手,此时已然被冰冷的水冻得通红。“灵溪。”“皇后娘娘?!”灵溪一抬头,见离晚溪一脸微笑的走来,深感意外。其他宫女急忙跪下行礼,身在里屋的掌印太监听到动静,出来一看,见是离晚溪,立刻堆起笑脸,向她行礼:“皇后娘娘怎么来了?”
  离晚溪没有回答,只盯着灵溪的手,眼神中尽是怜惜,“都冻成这样了,灵溪,你别洗了。”“这……”灵溪很是为难的看向掌印太监。掌印太监笑道:“灵溪,你这些活,就让她们干吧。”“慢着,公公,本宫晚些时候会差人送东西过来,在此之前,她们都歇着吧。”“这……”掌印太监愣了愣,“娘娘,她们……”“本宫知道,有很多衣服等着她们洗,本宫保证,今天晚上她们会洗完的。”离晚溪说着,上前拉着灵溪的手离开,留下一脸疑惑的众人……
  “娘娘放开吧,奴婢的手很冷。”灵溪低着头,小声说。离晚溪停下脚步,转而双手紧紧握着灵溪的手:“就是因为冷,本宫才不放开。好好的一双手,若是弄坏了,以后怎么弹琵琶?”灵溪紧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好了,走吧,到本宫那里坐坐,本宫新学了一首曲子,你听听怎么样。”“是。”
  之后,灵素按照离晚溪的要求,将那三个简易的‘洗衣桶’送到了浣衣局,并教那些宫女怎么使用。一时间,这三个奇怪的东西引起了众人莫大的兴趣。很快,宫女们便利用那三个‘洗衣桶’将当天要洗的衣服洗干净了,而这件事也在后宫中渐渐传开。
  “小姐,巧儿刚出去,听到好几个宫女在议论你做的那三个奇怪的木桶呢。”巧儿一进来,便兴奋的叫着。“哦?她们都说什么了?”离晚溪边嗑着瓜子边问。“她们说,那三个木桶好神奇,只需要人不停地转动那木桶上的把手,就能洗衣服、拧衣服。还说小姐好聪明呢。”离晚溪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巧儿笑嘻嘻的跑上前,揽着离晚溪的衣袖:“小姐是怎么想到的?好厉害哦。”离晚溪瞥了她一眼,吐出两个字:“秘密。”巧儿笑容一僵,撇撇嘴:“好嘛,不说就不说。”“不说什么?”穆楚晟面带微笑的走进来。离晚溪和巧儿急忙行礼。穆楚晟上前扶起离晚溪:“今早陌儿去了浣衣局?”“嗯。”“事情朕都听说了,”穆楚晟伸手轻轻抚着离晚溪的长发,“陌儿真聪明。”
  不过是照着电视里做的,都这样夸我,真是不好意思……离晚溪想着,干笑两声:“臣妾只是突发奇想,随意画的。”穆楚晟低头笑了笑,垂下眼帘:“‘随意’都能画出那么奇特有用的木桶,无怪乎宫女们都称赞陌儿,直说陌儿是个聪明心善的好皇后。”离晚溪心下一阵开心,不过表面上却摆出一副恭谦的样子:“臣妾不过是做了份内之事,她们这样说,倒让臣妾汗颜了。”穆楚晟眼眸微转,随即将离晚溪揽入怀中:“陌儿过谦了,朕有你这位皇后,真是朕的福气。”语气间带着淡淡的温柔。听到这话,离晚溪心中一动,脸上露出一抹浅笑……
  转眼大婚一月已过,穆楚晟开始临幸其他的嫔妃。虽然离晚溪明白这是天经地义,身为一个帝王的皇后,自己只能默默接受,也一再对自己说,这没什么,反正自己又不喜欢他,管他跟谁过夜,可每次看到身边空荡荡的,心里总有种失落感。
  “小姐,时候不早了,巧儿伺候您梳洗就寝吧。”“皇上……今晚在谁那里?”忍不住,离晚溪还是问出了口。巧儿与一旁的兰素相视一眼,有些迟疑的回道:“是锦妃娘娘。”“哦,锦妃快要生了吧。”“嗯,小姐,巧儿……”“我不困,去把灵溪叫来,我想听她弹琵琶。”“可是这么晚了……”兰素扯了扯巧儿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说话,随即走上前:“奴婢这就去把灵溪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