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二十五章 锦妃难产
第二十五章 锦妃难产
发布时间:2018/05/15 11:25   本章字数:2537
“小姐,小姐,锦瑟宫传来消息,说是锦妃娘娘难产!”一大早,巧儿就匆匆跑进来,向离晚溪禀报。离晚溪心下一震,急忙坐起身:“兰素,更衣!”“是。”“巧儿,锦妃现在怎么样了?皇上去了么?”离晚溪边快速换衣服边问。“嗯,皇上已经到了。听说,锦妃娘娘流了好多血,医女们说,如果再生不出来,可能……可能会……”“好了,我知道了,我们走吧。”“是。”
  锦瑟宫内,宫人们个个焦急万分,内殿里不时传来锦妃凄惨渗人的叫声。穆楚晟站在门口,微低着头,脸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皇上——”离晚溪拎着衣裙,快步走来。穆楚晟抬起眼帘,冲她一点头:“你来了。”“情况怎么样了?”“还没生出来。”穆楚晟瞥了眼大门,道。闻此,离晚溪叹了口气,扭头望着紧闭的大门,怔怔出神。
  “皇上,锦妃娘娘大出血,恐怕……恐怕不行了。医女们问,是……是保大人还是保孩子?”一嬷嬷满手鲜血的跑出来,结结巴巴的问。“这……”离晚溪正欲说话,却被穆楚晟打断:“孩子。”离晚溪一愣,猛然看向穆楚晟,只见他双眼深沉,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还不快去!”“是,是……”
  耳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离晚溪呆呆地站在门外,此刻,她脑中一片空白,只觉得周身阵阵麻木,手脚发凉。
  不多时,里面响起一阵婴儿的啼哭,紧接着,大门被打开,刚才那嬷嬷笑容满面的抱着孩子走出来:“皇上,生了生了,是个公主。”“给朕瞧瞧。”穆楚晟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小心翼翼的抱过孩子。离晚溪一语不发的望着穆楚晟,只觉得那抹笑异常刺眼。
  “皇上,锦妃娘娘……归天了……”话音一落,整个锦瑟宫陷入巨大的悲痛中,众宫人一齐跪地大哭。离晚溪亦眼眶湿润: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只是……目光移向穆楚晟,只见他低头摩挲着小公主的脸,表情未变,许久吐出两个字:“厚葬。”“是。”一旁的李公公应着,走上前吩咐宫人们准备葬礼事宜。
  “好好照顾小公主,朕还有事,先走了。”穆楚晟说着,将小公主交给那嬷嬷,而后转身便走。“皇上——”离晚溪抿了抿唇,定定的看着穆楚晟,“锦妃拼死生下小公主,如今香消玉殒,难道皇上不打算去见她最后一面吗?”听到这话,穆楚晟微微蹙眉,眼神幽暗的盯着离晚溪。离晚溪被盯得有些心虚,不由得移开目光。穆楚晟瞥了眼屋内,而后拉着离晚溪离开。
  见穆楚晟面容平静,毫无悲伤的情绪,离晚溪的心渐渐冰凉:眼前的男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前两天还是宠溺有加、与其恩恩爱爱,如今人死了,却好似死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不悲不痛,漠然相待。这就是帝王的心么?还记得哥哥曾经说过,‘从古至今,对于大多数帝王来说,他们心里最在乎的永远是江山,其他的,可有可无。册立妃嫔,宠幸后宫,皆是为了社稷着想’。可是,那根玉簪上的字……想到这,离晚溪不禁苦笑: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心思为何如此令人捉摸不透?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而穆楚晟将离晚溪带回凤仪宫后,便独自离开了。巧儿和兰素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却不好过问,只得好言安慰离晚溪。锦瑟宫在大喜大悲的冲击下,显得有些无奈,而主子的离去,更是让整个锦瑟宫陷入了巨大的悲恸当中。不过,其他宫却没受到任何影响,日子照过、饭照吃。离晚溪不禁苦笑:这就是后宫啊……
  “皇上今晚不去别的宫吗?”离晚溪坐在床边,神情木然的看着穆楚晟宽衣。穆楚晟动作一顿,抬起眼帘:“怎么,陌儿希望朕临幸他人?”离晚溪牵了牵嘴角:“臣妾只是随口问问。”穆楚晟一挑眉,缓步走到离晚溪跟前,伸手抬起离晚溪的下巴:“陌儿心情不好?”感受着对方温热的气息,离晚溪扭过头:“宫里的妃子死了,臣妾的心情怎么会好?”穆楚晟眉峰微蹙,转身坐到离晚溪身侧:“陌儿是不是觉得朕很无情?”
  离晚溪抿了抿唇:“臣妾不敢。”“小公主是朕的骨肉,朕不忍心。”“那锦妃呢?皇上就忍心吗?”穆楚晟垂下眼帘,语气低沉的说:“朕……只能如此选择。”离晚溪无力的笑笑:“那么,皇上难过吗?”穆楚晟沉默,许久,紧紧握着她的手:“朕的心事,不能写在脸上,陌儿懂吗?”
  离晚溪眼眸一转:“既然如此,臣妾问皇上一件事,倘若……倘若臣妾也遇到锦妃这种情况,那皇上,是选择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穆楚晟一愣,转而淡笑:“换做陌儿,怎么选择?”离晚溪犹豫片刻,低声说:“臣妾不知道。”这种残酷的选择,她不想面对,哪怕摆在眼前的只是一个假设。
  “朕的心陌儿还不明白么?如若是陌儿遇到这种情况,朕会选择……保大人。”耳边传来穆楚晟沉稳有力的声音。离晚溪一怔,保、大、人……只三个字,却让她的心,渐渐乱如麻。“朕不会让你有事的,更不会让他人伤害到你的性命,就算是朕的孩子,也不行。”穆楚晟一脸严肃的看着离晚溪,眼眸中透着她从未见过的坚定与认真。这句话,字字撞击着她的心。‘爱朕所爱,惜朕所惜’,他,是真心的么?
  “陌儿,朕爱你。”穆楚晟将头抵在离晚溪肩头,声音暗哑。“这三个字,朕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说过,今后,也不会对别的女人说。朕希望,能和陌儿相守到老,所以,若陌儿将来遇到锦妃这种情况,朕会毫不迟疑的选择你。”离晚溪愣神,不自觉的,脸上泪水划过。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句话,在我决定踏入皇宫的那刻起,便被我彻底冰封在心里了。我不相信在后宫能得到什么爱情,亦不奢望。可如今,心里的那块冰已经开始融化了,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我想得一心人,就算会受伤,也愿试一试。我,终究不是圣人。离晚溪嘴角微翘,缓缓靠近穆楚晟,红唇相碰间,气息缠绵……
  夜渐深,两人紧紧相拥,皆未入眠。听着对方强有力的心跳,离晚溪内心深处一片柔软。“皇上明晚打算在哪里过夜?”闻此,穆楚晟轻笑出声,轻轻抚着离晚溪长发,道:“今晚都还没过,陌儿怎么就想到明晚?”离晚溪伸手紧紧抱着穆楚晟,将脸埋在他怀中:“臣妾想一直陪着皇上,可是……臣妾知道这不可能。臣妾多希望……”“希望什么?”离晚溪苦笑,摇摇头:“没什么,皇上当臣妾什么都没说。”
  听到这话,穆楚晟收回笑容,轻轻捧起离晚溪的脸:“陌儿,你的意思朕明白,只是,朕,身不由己。不过,陌儿也要明白,朕心里,只有陌儿。”离晚溪愣了愣,望着穆楚晟深邃的眼眸,整颗心渐渐沉沦:“臣妾……明白。”穆楚晟释然,温柔一笑,翻身将离晚溪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