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十五章 墨锦如枫
第十五章 墨锦如枫
发布时间:2018/05/14 11:10   本章字数:3223
经过半个月日夜兼程的赶路,鄢月和秦泰到了云溪谷。因蛊毒影响,鄢月恢复了原貌,且不宜再使用易容药水,所以,她脸上戴了面纱。
此时,谷中弥漫着沉重的哀婉气息,令人压抑不堪。四周寂静无声,鄢月也未来得及细看,便随着秦泰直奔他师父风行云的住处。
房外,已然站了十多人,个个低着头,神色凝重与担忧。见两人过来,为首一中年男子上前,朝鄢月略略点头,转头对秦泰说:“小师弟,你回来了?快进去吧,三位师兄在里头照看师父。”
秦泰看了眼鄢月,径直走进屋子。片刻,三位上了年纪的老者陆续出来,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悲痛之色。
“姑娘,家师请你进去。”其中最年长的老者说道。
鄢月点头,进了屋,一股浓浓的药味,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扑面而来。鄢月转眸看去,只见一花白头发的老人,躺在床上,形容消瘦,但一双眼依旧矍铄,正定定的望着鄢月。一旁的秦泰,红了眼眶。
“你就是泰儿救下的那个孩子?”沙哑略显无力的声音,缓缓响起。
“是。鄢月见过圣医。”
风行云又打量了鄢月许久,苍白的唇,掠出一抹笑意:“不知怎的,感觉你和她,有点像……那种气息,呵呵……”
干枯的手,颤抖着抚上身旁的画像,眼底,隐约有了泪光:“多少年了,我都忘了。如今,她怕是早就离开凡尘了吧?可惜,她不知道,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想她……”
风行云喃喃着,缓缓闭上眼。指尖,落在画上的人儿脸上。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五官灵动出尘,眉眼含笑,容貌比之鄢月,有过之而无不及。
联想到秦泰曾经所说的话,鄢月微微转眸,暗自猜测:莫非,这女子是当年的清绝宫尊主秦挽?
这边,秦泰跪在地上,低声哀泣……
待风行云的葬礼办好,鄢月望着一身素缟的秦泰,说:“千商楼还有半个月就拍卖云雪莲,我必须赶过去。你……好好陪陪你师父吧。”
秦泰欲言又止,转而点点头:“路上小心。”
……
苏城,乾和客栈。
“什么?没有客房了?这么大的客栈,连一个房间都没有?”
鄢月和香芩等人刚进客栈,便听到一带着怒气的声音。她循声看去,是一十六七岁的少女,身边,还站着一年轻公子。
“真是不好意思,这几日城中来了很多人,所以……”掌柜略带歉意的解释着。
少女跺了跺脚:“还说是楚岚最大的客栈,竟然也客满,这么有能耐到处开店,怎么不在这儿多开几家?”
鄢月挑眉,还没说什么,只见香芩一脸不高兴的走上前:“自己来的晚还怪别人的房间不够,真是好笑。你有能耐,你去开啊!”
“你是谁,我跟你说话了么?瞎嚷嚷什么?”少女找了好几家客栈,都说客满,本就一肚子火,被香芩这么一说,登时两眼冒火,娇媚的脸上怒气横生。
香芩还想再说什么,被鄢月喝住。而少女也被身边的男子拉住。“好了,你别生气,我们再到前面去看看。”说着,冲鄢月歉意的笑了笑。
鄢月微点头,给了香芩一个眼神。香芩冷哼一声,走到掌柜跟前,说了几句话,那掌柜立刻亲自带着鄢月等人上楼。
“喂,不是没房间吗?你带她们去哪儿?”少女都走到了门口,扭头见鄢月等人上楼,气得又跑回来。
“关你什么事啊?你再不赶紧,小心所有的客栈都客满了!”香芩冲少女翻了个白眼,不客气的说。
少女气得脸色通红,一个跃身,落在楼梯口,拦下了她们:“掌柜的,你欺负我们兄妹好说话是不是?有房间不给,难不成是她们给的价钱高?”
“这位姑娘,我们早先便定好了。”鄢月不冷不淡的说。
“你出价多少,我翻倍给你,把房间让给我。”少女一脸理所当然。
鄢月微微蹙眉:“姑娘,你还是赶紧去别的客栈看看吧。我,还不缺那点银子。”
“你……”少女狠狠瞪着鄢月,“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关我们什么事?让让,我家小姐累了,要休息。”香芩轻斥一声,一把推开那少女。
“你这臭丫头!”少女大怒,从腰间抽出一根鞭子,朝香芩甩去。
鄢月猛地拉开香芩,伸手,稳稳抓住落下的鞭子:“姑娘,别太过分。”
“谁让你们先欺负我?”少女瞪着鄢月,使劲扯着鞭子,无奈对方纹丝不动。
“妹妹,你别惹事。”男子见情况不对,忙跃身上楼。
鄢月看了他一眼,松开手:“这位公子,还请管好令妹。”
男子脸色微变,还是笑着点点头:“给姑娘添麻烦了。”
“哥,你怎么向着外人?这女的蒙着脸,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你不会这样就被迷惑了吧?”
“放肆!”男子冷声喝道,“怎么说话的?跟我走!”
“我不!你怕她做什么?一个藏头露尾的女人,连自己的下人都管不好,我……”
“谁在我这客栈吵闹?”
这时,一清冷的声音低沉响起。紧接着,一墨色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来人双手负于身后,二十出头的年纪,双眼犀利如刀,薄唇微抿,挑剔的五官勾勒出一张冷俊淡然的脸。
那人冲鄢月微点头,转而看向那对兄妹:“这儿不是大街,还请阁下尊重一下我的客人。”
男子的脸色再次变了变,拉着还愣愣看向来人的少女,快步离去。
香芩冲两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对一旁的掌柜撇嘴道:“以后眼睛擦亮点,这种苍蝇就不要让他们进来了。”
“是。”
“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来人朝掌柜摆摆手,转眸恭敬的对鄢月说:“宫主一路辛苦了,请随属下来。”
这人,便是之前香芩口中的“墨锦公子”,因其有经商天赋,鄢月便将这乾和客栈交给他打理,而他也不负鄢月所托,短短几年时间便先后开了十数家客栈,遍布楚岚国的东西南北。既赚钱,又为天玄宫收集了各类消息。
鄢月随着墨锦拐入最里端,穿过一道门,来到了一间素雅的上房。此时,房中坐着一大红长袍的年轻男子,正执酒独饮,细长的桃花眼微微合着,眉眼间说不出的妩媚风流。
此人名叫如枫,因其有歌舞天赋,所以被鄢月委任为云馨阁的负责人,起初他死活不愿意,在鄢月的威迫下,“委委屈屈”的从了,最终亦不负鄢月所托,将云馨阁发展为蓝城及周边一带最大的歌舞坊,并逐渐分化出了几家青楼、酒肆和茶馆。其创造的价值,不低于墨锦所开的乾和客栈。
诸如墨锦、如枫这类颇有能力的人,是鄢月在北云山这五年间,抽空培养出来的,这应该是她这些年做的最得意的事。
“呀,宫主来了?快请坐,属下替您倒杯酒,解解渴。”这时,如枫似才发觉鄢月的到来。霍的站起身,去拿酒壶。
鄢月扯了扯嘴角:“别装了,我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
如枫嘿笑两声,看了眼墨锦:“宫主,您是先休息呢,还是先吃点东西?墨锦老兄可是早就备好了。”
“不忙,我喝点茶就是。”鄢月甩袖而坐,“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宫主为云雪莲而来,属下定是要尽一份力,确保不出一丝意外。”
“说得好听,”鄢月眼皮都不抬,“还不是来凑热闹的?对了,刚才那两个是什么来头?”
墨锦回:“好像是赵家庄的公子赵卓和小姐赵铭。”
如枫挑眉一笑:“赵家庄?就那个锻造各种破铜烂铁的小庄子?有什么资格跟宫主叫板?”
香芩扑哧一笑:“如枫公子,你说的太好了!”
墨锦瞥了眼如枫,依旧不冷不热的说:“不管怎样,赵家庄在江湖的地位,可不算低。其打造的兵器,颇受武林中人的赏识,听说其庄主夫人还是当朝连大将军的远房表妹。旁人见到赵家庄的人,都礼让三分。”
“连大将军?”鄢月喃喃着,勾起唇角,“来头不小啊。”
“切,又不是她亲舅,嚣张个什么劲?”香芩一脸不屑,学着赵铭的语调,挤眉弄眼的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如枫哈哈大笑,朝香芩竖起大拇指……
翌日,鄢月刚出房门,便听得一颇为熟悉的声音在嚷嚷:“你家老板呢?我找遍了客栈,怎么都没见着?昨天不是还在吗?”
“宫主。”香芩撅着嘴走来,“是那个赵铭,一大早就在外头吵,烦死了。”
这时,墨锦和如枫也来了。
“宫主,咱家墨锦恐怕要被抓回赵家做女婿咯。”如枫捂嘴偷笑,揶揄着。
墨锦狠狠瞪了他一眼,看向鄢月:“宫主,属下这就将她赶出去。”
“你别出面,去仔细查一查来这儿的人,有多少是冲着云雪莲来的。如枫,你去会会那个赵小姐。”
“我?”如枫指了指自己,哀怨的看了看鄢月:“宫主,万一,她又看上我怎么办?”
鄢月:“……”
香芩咯咯一笑:“如枫公子,实在不行,你就把她拐到云馨阁,做舞娘去。”
“就她那泼妇样,别把我的客人都吓跑了。”如枫哼了哼,转身如就义般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