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十四章 蛊毒发作
第十四章 蛊毒发作
发布时间:2018/05/14 11:09   本章字数:3273
月霄点头,伸手掀开了挡在供桌前的布,露出了两个牌位,还供着香。鄢月一愣,只见左边的牌位写着:友阿木铮之灵位;右边的写着:友妻林陌之灵位。
“这便是你的父母。当年,我奉命外出,遇到危险,为他们所救。之后分开不到一个月,我再次外出,正好救下了你母亲,当时她已有身孕,被人追杀,而你父亲为了让你母亲逃脱,只身与那些人周旋,下落不明。我只好先带你母亲回来。之后我派了人去找,始终没有找到你父亲。我为了报恩,将你母亲藏在府中,又怕那些追杀的人查到,便对外宣称你母亲是我新进门的三姨娘,而你,是我的女儿。”
鄢月有些了然:原来是这样。
“他们被什么人追杀?这个黑蛇印记代表着什么?而五年前又发生了什么,为何我体内有蛊毒,还有一甲子的功力?”
“你知道?”月霄有些意外,转而了然,“是医仙告诉你的吧?其实,我也不清楚他们被谁追杀,你母亲没有告诉我,许是有什么顾虑。而你左臂上的印记,是……是遗传的你父亲的。”
月霄顿了顿,似有些犹豫,最终开始开口了:“你父亲不是这里的人,在海外有一座蛇岛,里面住着的,是一群蛇族后人,而你父亲,便是那儿的大祭司。
大概在七十多年前,那座蛇岛的蛇族,发生了内乱,蛇族女族长逃到了我们这儿,叛乱者带人过海来追杀那位女族长,你父亲偷偷跟在后头,想先他们一步找到女族长,除掉那些叛乱者。可没想到,他迷失在了海上,也不知哪里出了问题,等到上岸时,他以为才过几个月,不成想我们这边已经过了七十多年。
后来你父亲遇到了你母亲,两人相爱有了你,可在救下我之后,被人追杀。你母亲随我来到了蓝城,你父亲是被那个北疆女人救了。那个女人爱上了你父亲,可你父亲一心在你母亲身上。
你出生后,你母亲体弱病逝。我怜惜你父母不在身边,一直很疼你。本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了,可没想到你五岁那年,那个女人找上了门,想杀了你母亲,得知你母亲死了,就把怨恨发泄到你身上。
她在你体内下了蛊,你父亲得知后,以两败俱伤的局面重伤了那女人,用一甲子功力帮你镇压住蛊毒,临死前又交给我几个药瓶,嘱咐我掩盖你手臂上的印记,希望你平平凡凡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说完这么一大段话,月霄叹了口气:“你父母都是好人,只可惜……还有那个女人,没想到她没死,五年后又找上门来了,真是可恶!舞儿,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再伤害你的,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鄢月心下一暖:“爹爹,你对我的好,我都感受于心。”
月霄欣慰的拍了拍鄢月的头:“给你父母上柱香吧。”
鄢月点头:“对了,爹爹,为何我要掩盖这印记,还有我的容貌?”
月霄讶然:“你知道你的脸……”
“嗯,医仙看出来了,也给我恢复过。”
“原来如此。给你易容,应该是为了保护你。你不知道,你与你母亲长得很像。我想,当年你父母被追杀,是因为你母亲的缘故。至于掩盖这印记……”月霄眯了眯眼,
“曾经,南边沿海处,有一个寨子,那里的人是从蛇岛那儿过来的。七十多年前,那寨子出了一个魔女,在江湖掀起了不小的风浪,以致后来这寨子覆灭了,江湖中人也对这类人有些仇视,所以你以后要小心。”
“我知道了,爹。”……
得知了月舞的身世,鄢月有些心事重重。没想到她不是月老爷的女儿,没想到她的爹娘都非普通来历。只是不知,她娘是什么人,为何会被人追杀。而如今,江湖中人对这小蛇印记,又有着怎样的仇视?
“喂,你在想什么?我跟你说话都没反应。”耳边传来秦泰的声音。鄢月一愣,看了他一眼,摇头,继而问道:“你听说过七十多年前,在江湖掀起一阵风浪的那个蛇族魔女吗?”
秦泰扯了扯嘴角,表情有些古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问一下而已。听说因为她,江湖中人很仇视那些蛇族的人?”
秦泰的神色,瞬间严肃:“好像是。当时,她手上有青衣神卷的下卷,与众武林门派敌对,后来一场大战,竟然招出了不少蛇,重创武林和北疆齐氏一族,帮她的心上人夺得了青衣上卷,并当上了武林霸主,威慑武林。”
“这么厉害?”鄢月叹道,忽然感觉到哪里不对,“等等,你说她有青衣下卷?这不是……”
“没错,就是你天玄宫的前身,清绝宫拥有的青衣下卷,而那魔女,就是当时的清绝宫尊主,也是我师父的好朋友,名叫秦挽。”
鄢月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倒是个传奇女子。”
秦泰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我觉得,你将来,不会输她。”
鄢月笑笑,不语……
夜,鄢月靠坐在窗边,望着那轮满月,思绪飘远。几天了,那个白发女人一点行踪都没有,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盘算着再次对她下手。
突然,一阵疼痛袭来,鄢月心下一惊,还未多想,那痛感便如同潮水般,阵阵涌来。全身如同有千万只虫子在体内噬咬,痛苦难当。余光一瞥,明亮的圆月映入眼中,鄢月猛然一震:难道是蛊毒发作?怎么会?
当即夺门而出,朝秦泰的房间奔去。
“嘭——”
“谁?”
“是我!我体内的蛊,好像发作了。”鄢月咬牙说完,手紧紧抓着桌子,差点将其掀翻。一股股冷汗,几乎弄湿了衣裳。
秦泰快速给鄢月把了下脉,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摸出几根银针,替鄢月封住几大穴位。又给她吃了一颗药丸。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去找你爹,说明情况,带你去北疆!”
“你没办法?”疼痛稍减,鄢月暗暗松了口气。
“我这药丸,最多帮你压制蛊毒一个月,而且,看你这样子,恐怕体内封印的那一甲子功力也开始不受控制了,情况很危险。”
“怎么好端端的,蛊毒会发作?”
“或许是那个女人搞的鬼,而且你坠崖后受了内伤,恐怕也有些影响。”秦泰边说边穿戴好,打横抱起鄢月,直奔月霄那儿……
天还没亮,待城门打开之际,一辆不算华丽的马车驶出蓝城,朝北疆赶去。天玄宫几位高手,暗中跟随保护。
而对外,月霄宣称,月舞因坠崖之事,身体损伤严重,特跟随医仙前往云溪谷医治养病,归期不定。
一路上,鄢月的状态都不是很好,秦泰每天想办法帮她一点点控制、吸收那一甲子功力,待到北疆时,那些功力,已被鄢月吸收了二三成。
到了北疆之后,他们才得知,那个白发女人,叫齐菇,十年前因在外大开杀戒而犯了族规,已被齐氏一族逐出北疆。
齐氏一族本早已不涉足外世,可鄢月所中之蛊,确为齐族所有。虽说族里暂时没了解药,但族长还是想办法替鄢月解了蛊,并让他们住了几日。
这解蛊之物,不是针对黑冥蛊的,所以按照齐族族长所说,他们离开北疆后,来到了距其不远的北云山,以其山中的天然温泉,再配上齐族族长给的一些药丸,一点点化去鄢月体内的蛊毒影响。而这一化,就用了五年多……
天地渺渺,水雾云绕的泉水中,一少女闭目斜靠在水岸边,如缎的长发随意浸在水中,衬出白玉般光洁细滑的肌肤。细长的眉,秀气挺翘的鼻子,嫣红的唇,完美的小尖下巴,勾勒出一张倾城绝色的脸。
这时,一十五六岁、模样清秀的侍女走来,手上捧着干净的衣裙,低声唤道:“宫主。”
鄢月缓缓睁开眼,眸光如水般流转:“可是香芩来了?”边问边起身穿衣。
“是,香芩姐姐带来了宫中的消息。”侍女恭恭敬敬的替鄢月穿戴好,扶着她离开。
山间小屋,屋前种了一大片漂亮的花草,香芩正蹲在地上,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经过五年的时光,她已褪去昔日的稚气,但依旧不改那活泼的性子。
见鄢月回来,立刻起身,笑嘻嘻的迎上前:“宫主,经过这一次,你的身体,完全没事了吧?”
鄢月点头:“不过功力迟迟不能完全吸收化解,等拿到了云雪莲,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五年,鄢月除了泡温泉化去蛊毒影响,也在慢慢吸收那一甲子功力,可不知是身体的缘故还是其他,她在吸收了六七成之后,便再无进展。
而云雪莲是难得一见的提升武功修为的圣品,有了它,那些功力不仅能完全吸收,还能在短时间内将其很好的化为己用,甚至以此突破,更上数个台阶。
“听墨锦公子说,一个月之后,千商楼召开三年一度的拍卖会,那些卖品中就有一株云雪莲,宫主,我们过去买下就是了。”
“嗯,宫中近况如何?”
“额……”香芩摸了摸小鼻子,“大护法叛乱出逃,如今荷清姐正带人捉拿。”
“逃了?”鄢月挑眉,“务必活捉。”
“是。还有,云溪谷来了消息,说是溪谷圣医病重,恐怕……”
鄢月微微敛眉:“溪谷圣医已年近百岁,这一病,当真可能……唉,医仙呢?”
“他出去采药了。”
“把他找来,我们准备一下,立刻前往云溪谷。”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