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十一章 烤鱼事件
第十一章 烤鱼事件
发布时间:2018/05/14 11:08   本章字数:3085
深夜。寂静的房间,两身影隐约可见。
“月画姑娘,事已至此,我家主子说了,别再招惹那个月舞,小心坏了他的计划。”一冷漠的女声低低响起。
“可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若我什么都不做,不是等着被她报复吗?你不知道,现在的她,完全不像以前那么好对付了,她……”语气中,终于不复平日里的淡然。
“既然只是怀疑,那就没有证据,她能把你怎样?怎么说你也是未来的五皇子妃。而倘若你再去惹她,被她抓住了把柄,你就真的完了。眼下,主子不允许你对付她,所以,你还是安分点!”
“知道了。”带着一丝不甘,陷入沉默……
自那场宫宴后,穆珩青就时常来找鄢月玩,拉着她张口闭口“亲亲娘子”,开心的好似吃了糖的小孩儿。这不,又来了。
“亲亲娘子,今天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鄢月翻了个白眼,表情无奈:“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叫!”
“可是,你就是我未来的娘子啊,为什么不能这么叫?还是说,你不想当我的娘子?”穆珩青说着,扁起嘴,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鄢月扶额:“可是我还没嫁给你,现在这样叫,别人听到会笑话的。”
“谁敢笑,我打他!”穆珩青瞪着漂亮的双眼,转而拉着鄢月的手,晃了晃,似撒娇般,“亲亲娘子,我们不要再讨论这种无聊的话题了,走吧,我带你出去玩。”
无聊?鄢月斜睨了他一眼,搞得好像自己太斤斤计较了。算了,随他去……
两人上了马车,来到城北一处景色宜人的山水之地。穆珩青率先跳下马车,未等鄢月出来,便听得一激动的女声:“二殿下,你怎么来了?”
鄢月挑眉:是沈碧云?
“咦,碧云,你也在呀?我带亲亲娘子过来玩的。”穆珩青说着,小心翼翼的拉过鄢月。
“亲、亲,娘子?”沈碧云顿了顿,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
鄢月抬眸看去,只见一身着鹅黄色衣裳、温婉可人的美女站在跟前,白净的脸上,正露着一丝略显勉强的笑:“月四小姐也来了。”
鄢月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便开始打量四周。前方,是一大片的河水,旁边有一座八角凉亭,一条石子路穿过一片盛满鲜花的草地,附近还栽了不少的桃树。
“亲亲娘子,这里好看吧?之前碧云带我来过几次,我觉得好好玩。”穆珩青兴奋的笑着。
鄢月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沈碧云:难怪这副表情,原来,是她带他来过的地方。
“亲亲娘子,那里好多漂亮的花,我再给你编几个花环吧?啊,还有还有,那河里好多鱼的,我们去抓鱼吧,待会儿就烤鱼吃,好不好?”穆珩青开心的拉着鄢月,往草地跑去,几步之后,又回头看了看神色黯然的沈碧云,“碧云,你也是过来玩的吧?一起呀。”
“哦,好。”沈碧云愣了愣,嘴角微微牵起,跟着两人过去。
穆珩青的两个贴身随从陈河与陈滨,则开始准备烤鱼的东西。这两人,虽说是亲兄弟,长得也十分像,可一个外向活跃,一个内敛沉静,完全两样。
这边,穆珩青挽起裤腿和衣袖,兴冲冲的跳到河里抓鱼,鄢月拗不过他,只好一起下去。沈碧云也随后跟上。一时间,只听得穆珩青那孩子般的笑声。
“哇,亲亲娘子,你看你看,我抓到了好大一条鱼,哈哈哈哈。待会儿给你烤着吃。”
“好。”鄢月望着对方那发自内心的笑,不由得勾了勾唇。
“那亲亲娘子也抓一条给我。啊,不对,亲亲娘子是妹妹,还是我自己抓吧。”穆珩青自言自语着,又低头开始认真寻找目标。
一旁的沈碧云看在眼里,眸光转暗。
鄢月用脚划了划水,那微凉的感觉缓缓流入心底。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只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穆珩青正抓得起劲,忽然听见一声惊呼,扭头看去,只见沈碧云摔在河里,极为狼狈。
“碧云,你怎么了?”
鄢月立刻扶起她:“没事吧?”
“还、还好。”沈碧云皱着眉头,双手微微颤抖。
穆珩青顺势看去,才发现她的双手都破了皮,出了不少血。
“呀,怎么受伤了?陈河,快拿伤药来,碧云的手伤着了。”穆珩青边喊边扶着沈碧云上岸。鄢月跟在后头,一言不发。
穆珩青接过伤药,小心翼翼地替沈碧云处理包扎:“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亲亲娘子比你小,都没摔倒。”
沈碧云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只顾着抓鱼,没看清脚下。”
“下次注意了,你看都出血了。”
“好。”沈碧云应着,眼眸含笑。
待烤好了鱼,穆珩青把最大的那条,给了鄢月。接着给沈碧云时,她犹豫着没有拿。
“碧云,拿着呀。”穆珩青一把塞入她手中。随即听得一声轻呼。“怎么?弄疼你了?”
沈碧云扯了扯嘴角:“没事。”
“对哦,你手受伤了,怎么拿?”穆珩青挠挠头,“啊,要不我喂你吧。”
沈碧云眼眸一亮,看了看鄢月,随即微微点头。白嫩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
鄢月冷眼看着穆珩青坐在沈碧云身边,一口一口喂给她吃,暗自挑眉:好歹她这准二皇子妃坐在旁边吧,这“恩爱”秀的……
吃了几口,鄢月便将手中的鱼放下,起身朝那片花草走去。
“亲亲娘子,你怎么不吃了?”
“鱼刺太多,麻烦。”鄢月头也不回的说。
“可是,你才吃这么一点,会饿的。”穆珩青拿起鄢月吃的那条鱼,嘟囔着。随后似想到什么,将沈碧云吃的鱼递给陈河,转身追上鄢月:“亲亲娘子,我帮你把鱼刺剔出来好不好?”
鄢月讶然,瞟了眼沈碧云,嘴角一勾:“好。”
穆珩青喜笑颜开,拉着鄢月坐在桃树下:“亲亲娘子,我帮你剔鱼刺,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
鄢月抬眸看了看他,见其正瞪大双眼,仔细挑出鱼刺,不禁莞尔一笑:“好。”
“牧笛扬,吹出一曲春来早
春来到,清风一缕似剪刀
……
桃花舞,晕纸伞白衣沾
桃花酿,醉踏歌剑挽流年……”
“哇,真好听,亲亲娘子,我好喜欢你哦。”穆珩青晃了晃脑袋,起身“吧唧”一口亲在鄢月脸上。
鄢月一怔,正欲开口说什么,一条没有鱼刺的鱼横在她面前:“亲亲娘子,我弄好了。”
“嗯。”鄢月望着他那眉开眼笑的模样,还是提醒道,“以后不准随便亲我、抱我。”
穆珩青扁扁嘴,明亮的眼中,似有水雾,许久带着一丝鼻音点头道:“亲亲娘子别生气,我不亲就是了。”
鄢月嘴角一抽:看这样子,我还欺负他了?
沈碧云望着桃树下的两人,那和谐中带着丝丝幸福的场面,深深刺痛了她的眼。不顾疼痛,袖下之手,紧紧握起……
一行人又呆了一会儿,便返回了。此后,穆珩青依旧三天两头往月府跑,和鄢月,也越来越亲近……
这天,月画约程又灵去灵音寺上香,顺道叫上月茹、月晴和鄢月一起。鄢月本不想去,不过想着程又灵在,而之前的事还没好好谢谢她,便同意了。
到了灵音寺,人不少。而寺前,除了程又灵,竟然还有柳青青、江蕴涵、连依依、沈碧云等千金。鄢月不禁暗自蹙眉:早知道就不来了。
她不知,她们是看在程又灵的面上,才过来的。而这些人,除了程又灵,早已在心里疏离了月画,只不过,月画还不知道。
只见柳青青也不看月画和鄢月,只跟月茹和月晴打招呼。江蕴涵对她们四个都不理,连依依则是一直瞪着月画。而沈碧云时不时看向鄢月,眼眶泛红。鄢月扶额,再次后悔来了。
“程姐姐,上次的事,还没谢谢你呢。”鄢月一把拉过程又灵,避开沈碧云那“炙热”的目光。
“没什么,举手之劳。不过,我真佩服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能按着节拍跳得那么好。而且,那身舞衣也准备得非常合适。”
鄢月笑了笑,没有说话。在舞蹈方面,她算是有点天赋。而即兴起舞,她在现代玩过很多次,所以没什么。至于舞衣,她从秦泰口中得知,照顾程又灵长大的奶娘为异族人,所以程又灵平日里最喜弹那一类的曲子。是以她有此准备。
一众千金在寺中上完香,便三五群在客院赏花、闲聊。鄢月正一人坐着喝茶,突然月画匆匆而来:“四妹,程姐姐想去前头看看,我们一起过去吧。”
鄢月微微转眸:“好。”
两人行至偏殿,却不见程又灵的身影。
“奇怪,刚才还在这儿呢,四妹,我们到处找找吧。”
“嗯。”鄢月瞥了眼月画,见她神色焦急,嘴角浮出一丝冷笑。之前借故支开小丫,现在又带她来这儿,这月大小姐到底打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