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十一章 凤家双月
第十一章 凤家双月
发布时间:2018/05/14 11:01   本章字数:2697
两人齐齐转过头,只见,一个女子站在离他们不远处,见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面似桃花娇艳欲滴,香娇玉嫩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苏慕宇却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细细一想,竟是和那日见着自己女装的男子有个四、五分的相似。
“晚依。”傅君乾温柔的笑了。
“听潘妈妈说你要出去些日子,这些日子可要注意身体。”晚依做了个揖,一脸体贴的对着傅君乾说。
傅君乾的脸上带着羞红的表情,“恩”了一声。
最后就在晚依说一句,傅君乾恩一声的状态下结束了谈话,直到苏慕宇拉着笑得跟菊花盛开般灿烂的傅君乾离开了雅阁,傅君乾才变回了一副风流不羁的模样。
苏慕宇只能感慨傅君乾真是被这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雅阁里,晚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听房间了一个具有磁性的男人声音响起:“那个人,是谁?”
“晚依在这里少有的好朋友。”晚依笑着回答。
“快了。”那个男人一把搂过晚依:“我很快就会把你娶回家,再也不用带在这里,即使卖艺不卖身,我也不想让别的男人多看你一眼。”
“书哲……”晚依温柔的靠在那个男人的怀中。
“龙金城的繁华可真是不逊于龙都啊。”苏慕宇看着走过的地方届时人声鼎沸,车水马龙,感慨万分,没有枉费自己和傅君乾赶了两天的路程。
傅君乾摇了摇头:“若是往日,龙金城的热闹是比不得龙都的,只是这武林盟的盟主凤霸此时在龙金城举行诞辰庆祝,自然把各方的人都吸引来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凤霸膝下一子一女皆是无婚配,所以,你懂得。”
“原来如此,所以说其实这个诞辰庆宴其实就是拿来相亲的。”苏慕宇恍然大悟:“可是你不是有你的梦中情人了嘛,来干嘛?”
“一,我来凑热闹不代表我感兴趣;二,你不是还是个雏嘛,我这不是在给你物色对象。论长相,跟你比的是自杀行为;论地位,至少在龙国你是顶级的了。竞争优势不是很大嘛。”傅君乾挑了挑眉。
关键是我不知道我这个样到底应该勾搭人家儿子还是女儿啊!
——苏慕宇心中默默咆哮,表面上确实一副”你真相了”的样子。
看的傅君乾直翻白眼。
“那我们现在要往哪里走?”苏慕宇有一些激动,不管怎么样,以前这些事都只有在电视剧和小说里看到,虽然穿越小说了出现的次数已经多到她无力去数了,但是亲身经历毕竟是第一遭,怎么都有点新娘子出家——头一回的味道。
“朝着人多的地方挤就行了。”傅君乾很无良的给了一个这样的答案,苏慕宇差点想给傅君乾一个暴炒栗子。
看着苏慕宇凶狠的眼神,傅君乾一点也不怕,胸脯一挺,说道:“要么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
最后两个人按着傅君乾的方法,不断的往人多的地方挤,没过多久就到了武林盟盟主凤霸举行生辰庆祝的地点——凤鸣楼。
“真是热闹啊。”看着凤鸣楼内盏灯结彩,人潮涌动,苏慕宇不自觉的感叹到了一句。
接着就听到周围一群群的青年才俊如同王婆卖瓜似得跟别人介绍自己。
不时的“在下,张XX,是XX老大的大公子”,“在下王XX,是XX富商的儿子”,“在下李XX,是XX官的儿子”。
苏慕宇撇了撇嘴,心想自己这么自恋一个人都还没有得瑟起来,你们一群小人物抢什么风头
“凤盟主到。”一个粗狂的声音盖住了凤鸣楼内各种嘈杂的声音,听到声音的内容,各种声音也不再响起。
苏慕宇和傅君乾站在凤鸣楼二楼的侧道上,看着二楼一个霸气男子健步而出。
只见此人,天庭饱满,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颇有风霜之色,眼若流星,凤眼长髯,顾盼之际,极有威势,往下看去,虎体猿臂,彪腹狼腰。确实当得上凤霸这个”霸”字。
跟着出来的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山气息的男子,鼻梁高挺,嘴唇轻薄,虽是柳叶弯眉,眼神却如冰,即使是妖魅的丹凤眼,也难以掩盖冷漠的气息,只是加上他英俊的侧脸,实在让他的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至少也有一米八五的个子,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宛如一块无瑕美玉熔铸而成玉人,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觉。
“这个男子的长相怎么有些眼熟?”苏慕宇自言自语道。
接下来走出来的那个人很快就解决了苏慕宇的疑问。
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丹凤眼纯洁而清澈,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薄薄的唇如同染上桃花的颜色,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
怎么是那个人?
那个人是女的?
接着走出来的女子表情也是很冷漠的,只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确实一种诱惑人的感觉,这和前面的男子全然不同,很多青年才俊都已经如同色狼一样死死盯着那个女子的脸。
苏慕宇还在自己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
没想到自己”男”扮女装,那女子却女扮男装,从某种意义上还真是有缘。
但是比起女子,苏慕宇觉得更吸引自己眼球的是那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那种冰冷的感觉甚是迷人,苏慕宇很好奇这样的冰山美人若是笑了起来究竟有多美。
“小宇,怎么样,凤墨月漂亮吧。”傅君乾用胳膊肘捅了捅苏慕宇。
“恩。”苏慕宇一脸茫然:“那个男子叫凤墨月?”
傅君乾猛地退后了两步:“难道你一直在观察的是凤苍月拜托,你是不是真的有那种兴趣啊。凤墨月是凤霸的女儿。”
“哦!”苏慕宇摸了摸下巴:“那个凤墨月很漂亮,可是我对她没有兴趣。”
——我要是对她有兴趣才是奇怪的性趣吧……
傅君乾的手用力的拍在苏慕宇的肩膀上,作出了一个抹泪的动作:“小宇,如果你真的喜欢男人的话,我也支持你去追求真爱,我不会歧视你的。”
苏慕宇也一副感动的样子,然后用力捏着傅君乾的手:“我真是太感动了。”
“疼……疼疼……”傅君乾龇牙咧嘴到,“我错了,我错了。”
“哼。”苏慕宇这才松开手:“你的嘴巴给我小心点,不然迟早有一天我要在你睡着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它撕裂!”
傅君乾马上把嘴闭上,做了个穿针引线把嘴缝上的动作,然后等着一双小白兔般纯良的表情,加上无辜的眼神看着苏慕宇。
苏慕宇直接无视了。
“哦,对了,小乾乾,问你个问题。”苏慕宇看了一眼站在凤霸右边的凤苍月,又看了一眼站在凤霸左边的凤墨月,问道。
“呜呜。”傅君乾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苏慕宇眉脚一挑,在傅君乾的面前做出了一个”撕扯”的动作,然后一脸狐狸笑的说道:“你现在可以开口了吧?”
“小宇你好凶残啊。”傅君乾一脸委屈状,擦了擦嘴巴上的”血”,哀怨的说:“你要问什么。”
“凤墨月会武功吗?”
“应该是不会吧。”傅君乾回答:“凤家的武功是传男不传女的,就算凤家女子见得到秘籍,凤家的武功也不适合女子的筋脉修炼。”
苏慕宇看凤墨月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小宇,你看凤墨月站的位置好像有点奇怪。”
傅君乾的眼睛一直在看着凤墨月,突然发现了一丝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