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三章 嫉妒和伤害
第十三章 嫉妒和伤害
发布时间:2018/05/14 10:59   本章字数:2938
宫宇轩没有走,他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尚娜,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必须给圣熙道歉。]
[我才不。]自己又没说错什么,凭什么给她道歉。
宫宇轩的拳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如果他不道歉,他真的会对这个骄傲的公主挥起拳头。
圣熙默默地松开手转身向游乐场外走去,她再也没有心情玩了,尚娜的话让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是啊,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爷爷和哥哥只不过是可怜自己而已……
她背转了身边走眼泪就那样叭嗒叭嗒地落下来,她没有看到迎而而来的刚刚还没停稳的汽车……
宫宇轩的拳手刚刚举起还没有挥出去的时候,他听到圣熙的一声惊喊,他猛地回头,看到圣熙小小的身体正重重地倒在地上。
圣熙脚踝处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就算是做了手术,可能也会留下轻微的后果。
看到圣熙走路时右脚轻微掂起的样子,宫宇轩第一次心脏痛的有种窒息的感觉,在那一刻他恨不能代替圣熙承担她身体的创伤。
好在圣熙的年龄还小,在爷爷和哥哥的照顾下心情的快乐慢慢掩盖住了心理的伤痛,因为不仔细观察她走路的话,并不容易发现她右脚的缺陷。
宫宇轩将出国的行程推迟了半个月,每天陪在圣熙面前,只有在她面前他才可以释放心里所有的情绪,可以笑,可以开心,可以哭,可以流泪。除了圣熙没有人知道,冷漠的少爷也可以是感情丰富的孩子。
从那个时候起,他讨厌尚娜,看到她,他会想到圣熙的痛。
所以,即使是过了七年,他已经长大,可以很好地隐藏自己的情绪,表面上他对尚娜没有露出讨厌和厌恶的神色,可是心里,他一直在排斥和拒绝她的接近。
“尚娜小姐……”正泰来到尚娜的车前将车门打开。
尚娜看也没看正泰,径直走下车,摘下大大的太阳镜,红唇张开:“宇轩哥呢,他还不知道我会来吧?”像是在问正泰,还没有听到正泰的回答自己已经向别墅走去。
自从在尚衣阁看到七年后已经长大的宫宇轩后,尚娜的眼里再也挥不去他的背影,七年前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那么帅了,七年后,他的完美更是无人能及。再想想围在自己身边乱转的那些个公子哥们,哪一个能有资格和她的宇轩哥相比。
就算是他那么漠视自己的存在,可是她都很有自信,凭着她几乎无人能及的美丽和娇柔的姿态,就算是冰块也会融化在她的脚下。
尚娜兀自笑笑,推开了那间大大的白漆门。
一只脚还没踏进来,嘴里已经细声细语地喊道:“宇轩哥……”
正泰站在门外,神色有些严肃也微带着些担心。他知道宫宇轩并不喜欢这个艳丽性感的女孩儿。
宫宇轩已经不在客厅里,诺大的客厅里只有李妍熙一个人站在沙发旁边。她呆呆地看着喊着宇轩哥推门而入的极品美女,那精致的妆容,玲珑凹凸的曲线都让她挪不开视线,即便是胃里传来的隐痛也在此时似乎减轻了许多。
这就是那天在服装店外看到的那个女孩儿,那个让李妍熙感到一丝自卑的女孩子。
尚娜的视线一直在寻找宫宇轩的身影,她甚至于都没有看到李妍熙的存在。
“咦,怎么没有人呢?”尚娜奇怪地说道,“难道在房间里?”
尚娜的视线穿过客厅落在了二楼楼梯口。
李妍熙刚刚还在为这个女孩的美丽而赞叹,却听到尚娜说‘怎么没有人’的时候,她回过神来,自己一个大活人明明就站在她面前,她竟然无视我的存在?这让李妍熙很不高兴。长的美丽又如何,美丽就可以这样眼里没有别人吗?
她来到尚娜面前,站定,然后一动不动地看着尚娜。难道非要站在美女你面前,你才能看到我么?
尚娜的目光只是那么轻微地在李妍熙身上滑了一下,又迅速地转向二楼,她在犹豫要不要上去,犹豫之时身体已经绕过李妍熙向沙发走过去。
什么?还没看到我?李妍熙本来就性子很急,再加上她身体太过于虚弱,猛地向前走去一下子没控制住自己的脚身体向前倾去,只听得尚娜尖叫一声很不优雅地被撞趴在了沙发上,精致的脸和沙发来了一个彻底的亲密接触。
“啊……”
李妍熙身体虽然弱但毕竟还是有功底在的,就在她撞到尚娜的时候,自己已经一手撑在沙发扶手上站了起来。
站的不够漂亮,不过还算稳当。
“那个……”李妍熙刚想开口,尚娜迅速抬起头来,面容扭曲地喊道:“哪个没有长眼的撞我……啊……我的腰……好痛……”
李妍熙本来还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一个大美女被撞成这种形象怎么说也挺尴尬,可一听到尚娜那‘没长眼的’四个字,她又觉得尚娜是自找的。有钱人都这么无视别人的存在难道就长了眼了?
尚娜好不容易坐直了身子,看到面前站着的李妍熙,再打量着她一身廉价的休闲装,她的眼里立刻闪出鄙视和恼怒来,“大婶,你有没有长眼……”
大婶?李妍熙眸子里掠过火花来,虽然自己称不上美女,可我李妍熙看上去怎么都比你还小一点吧,叫我大婶?
李妍熙气不打一处来,她看着尚娜那嚣张的表情,压抑住心里的怒气,装作漫不经心地样子回道:“我确实没有长眼,老……大……婶……”
“老……老……大……婶?”尚娜的眼睛瞪的比天花板上的水晶灯还要大,她的嘴巴已经完完全全张成了O型,“你,你叫我什么?”
“老大婶啊……我看上去怎么也比你小一岁半岁的吧,我是大婶,你当然是非常有资格做……老……大婶啊……”李妍熙表情没有丝毫的夸张,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激怒了尚娜,她刚想站起身来发公主脾气,听得楼上响起脚步声。
宫宇轩慢慢从楼上走了下来。
尚娜在看到宫宇轩的时候,忍住了所有的脾气,一脸的怒气一下子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她可不能在王子面前失了公主的仪态。
她声音甜美娇柔地冲李妍熙说道:“那个……请给我来一杯白水。谢谢!”
嗬……真是听上去让人全身都酥软的声音,这形象转变得还真快,看来,宫宇轩这家伙是老大婶的致命弱点呀。
可是,她才不要去给老大婶倒什么白水呢,自己又不是这里的佣人,凭什么要被指使?
看李妍熙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尚娜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她优雅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迎着宫宇轩走过去,嘴里还嘟哝着:“宇轩哥怎么会找来这么没有品位的大婶……啊不……宇轩哥,我的意思是……是……”
尚娜发觉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她偷偷地瞄着宫宇轩,发现宫宇轩的表情依然冷漠,对自己的话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样子。
尚娜吁了口气,随即改口说道:“宇轩哥,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好不好?自从上次匆忙见面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哥,听说哥要回学院上学了,尚娜真的很开心,我们可以在一起上课了,出去庆祝一下好不好,我请客……”
尚娜满脸含笑地看着宫宇轩经过自己身边坐到了沙发上。又无视,我忍,我一定要忍。
宫宇轩并没有看尚娜而是直接将目光放在了李妍熙的身上,他淡淡地开口,“这里没你事了,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回去干嘛,去想自己该不该留在这里做你的保镖?李妍熙撇撇嘴,露出拒绝的表情。才不要,你们出去吃饭要我自己在房间里饿肚子,没门。
已经二天未进东西,现在一提到饭,李妍熙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饿的不行,虽然胃里还是会偶尔隐痛,不过吃点东西应该是没问题的,胃的恢复期是一个星期,总不能一个星期都要饿肚子吧。
想到这里,李妍熙说道:“我是保镖,自然要和你们一起出去吃饭了,哪有让保镖一个人留在家里的,对不对……宫……宇轩……哥……”叫少爷,她才不要,人人平等的国家为什么要让自己低一级,叫宫宇轩,好象又不大合适,既然是保镖,总不能直呼其名吧,那叫什么呢?
李妍熙偷看了一下宫宇轩,却恰好看到尚娜一脸诧异的表情,李妍熙突地就心血来潮喊了声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称呼:“宇轩……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