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二章 要当保镖了
第十二章 要当保镖了
发布时间:2018/05/14 10:59   本章字数:2743
宫宇轩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眼角竟有些微微的湿润……他的回忆停留在美丽的海边,斜阳的柔光里,圣熙穿着白色长裙,面向大海,那温柔的风软软撩起她乌黑的飘逸的长发,美的像一副画。
[哥……]她转过身,那美楚楚动人。
[哥,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子……]圣熙眼角潮湿,可是她的爱并不顺利。
[哥,我好辛苦……]
[哥,就让我离开吧……]
她的眼泪每一滴都滴到他的心里,让他无数次想要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想要吻去她脸上的泪,想要抚平她心里的伤痛,从五岁开始她就是他心里唯一的存在,她的一颦一笑,总是无来由地牵动着他的心,可是与身俱来骨子里的孤傲让他始终压抑着内心真实的情感,直到她长大,然后爱上另一个男孩,再然后离开他……
李妍熙已经来到了宫宇轩面前,无论如何她应该对宫宇轩说声‘感谢’的,可是她的嘴还没有完全张开就又紧紧地闭住了,她愣愣地看着宫宇轩的表情,时而微笑时而皱眉,时而又有痛苦滑过脸庞,他的眼睛明明是看着自己的,可是那眼神却那么飘渺……
他在想什么,又在回忆些什么?
这个看上去冰冷,孤傲,几乎没什么人情味的家伙竟然也有这么多的表情,他应该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回忆吧?
“那个……”李妍熙低语道,她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他的回忆。
“什么?”宫宇轩猛地惊醒过来,脸上所有的复杂神色在一瞬间全部被毫无痕迹地收回,他冷硬地看着李妍熙,那眼神似要看穿李妍熙的心底……
被他的眼神刺到,李妍熙浑身激淋淋地颤抖了一下,“那个……谢谢你救了我!”李妍熙是真心地道谢的,虽然宫宇轩那眼神让她不爽到极致,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是救自己的人,不是么?所以,她要忍耐忍耐……
“从现在开始你留在这里。”宫宇轩冷漠地说道,仿佛在和自己家的女佣说话一般,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嗯?什么?”李妍熙疑惑地望着宫宇轩那张让女人疯狂的帅脸,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依然是波澜不惊地淡漠。
李妍熙点点头。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宫宇轩的私人保镖,我会每个月付给你薪水。”从宫宇轩口里说出来的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对李妍熙来说却如听到惊雷一般让她大跌眼镜。
“什……什么?保镖?”哈!这是什么操作:“你的救命之恩我会报答,但对于你所说的保镖,对不起,恕不能接受……”
李妍熙硬撑着自己的身体,她铁骨铮铮地说完话,扭头就要离开。什么嘛,保镖,亏你想的出来,一个大男人身手也不在我李妍熙之下,要我当保镖,听上去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
“报答?你用什么报答?”
“我……”李妍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给他钱,他分明很有钱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生,哪有钱;以身相许,那想都别想……
“你还有地方可去么?”身后响起宫宇轩冰冷的声音。
李妍熙微微一怔,是啊,我还有地方可去吗?可是……她咬咬牙转过身说道:“就算是住……”她想说就算是住公园,住天桥,也不会留在这里做你的女佣,只是当她的心里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她看到了在宫宇轩身后白色的墙壁上仅有的一朵淡雅到极致的手工绘画:一朵绚蓝色的玫瑰绽然开放,那蓝幽深幽深,似能闻到清香。
李妍熙吃惊之余忍不住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抚盖在自己的左肩处……蓝色的玫瑰,又是蓝色……
她的左手慢慢握在一起,手心竟微微渗出汗来。
蓝色的玫瑰,蓝色的玫瑰……李妍熙仔细地看着墙壁上的这朵玫瑰,心里涌上莫名其妙的痛。
没有枝叶的玫瑰,那么孤单,却开的那么绚烂。
她的右手慢慢从左肩上滑落,心里涌动着莫名的情绪,这情绪让她迈不开步子,让她走不了。
“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宫宇轩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分明就是软禁嘛……李妍熙收回目光愤愤不平地瞪着宫宇轩。
宫宇轩才不会再乎李妍熙的眼神,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正要回自己的房间,这时候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他看到一辆红色敞篷跑车停在别墅前面。车里坐着一个性感美丽的女孩儿,大大的茶色太阳镜遮住她美丽的双目。
宫宇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上了二楼,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宫宇轩出生在国外,却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一直在父亲身边长大的他缺少着一份温暖的母爱,父亲一直以来对他是淡漠和严厉的,虽然他是父亲唯一儿子,可是在宫宇轩小小的心眼里他感受不到父亲眼里哪怕一丁点的浓浓爱意。
他的性格慢慢变得孤僻,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五岁的时候被父亲送回国,回到爷爷身边,也就是在那年,他认识了小女孩儿,圣熙。
圣熙就像一只美丽的小天使,怯怯地站在客厅的一角用好奇地目光看着刚刚回来的宫宇轩,粉嘟嘟的嘴唇轻轻地嚅动着,让宫宇轩的目光离开爷爷,落在她脸上。
圣熙的小脸微微有些红。
爷爷说:“圣熙,来,过来,这是哥哥。”
圣熙挪动着小脚,走到宫宇轩面前,羞涩地喊了声‘哥哥’,那一声哥哥就在宫宇轩小小的心里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
爷爷说她是宫老爷子世交家的孙女,她的父母离异,双方都为了各自的生活而放弃了对她的抚养权,抚养她的爷爷却在一次意外车祸中遭遇不幸,那个时候宫宇轩并没有在宫老爷子身边,宫老爷子出于对世交的情谊和对圣熙的喜爱,便把她接到了家里,当成亲孙女一样抚养。
五年,她带给他很大的改变,带给他很多温暖和快乐,他甚至从心里把她当成生命里的唯一。就算是再亲的父亲和爷爷也无法代替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可是,七年前的那一天,是他永远都无法抹去的伤痛。
[哥哥,过些天你要走了吗?]
圣熙美丽的小脸上有忧伤和不舍。
宫宇轩点点头,他不想离开,可是他改变不了父亲所做的决定。
[那,哥哥可不可以再陪圣熙去游乐场玩一次?]
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看着这个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哥哥。
当然可以,圣熙。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无论什么,哥哥都会答应。
只是,在游乐场的门口,他们偶然遇到了同样是小女孩的尚娜,她被父母溺爱地捧在手心里,浑身散发着公主般的气息。在看到宫宇轩的时候,她的脸上是满满的笑容,挣脱开父母的手奔向了宫宇轩。
[宇轩哥!]
宫宇轩对她没有喜欢但也没有排斥,他只是淡淡地应着,然后紧紧拉住圣熙的小手走向游乐场。
对于宫宇轩的漠视,这个从小被娇惯了的公主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伤害,她把宫宇轩的漠视全都推到了圣熙的身上。
她跑到圣熙面前,瞪着眼睛盛气凌人地指着圣熙,[你这个没有人要的臭丫头,凭什么总缠着宇轩哥,在家里缠着不放,出来外面还要缠着,我讨厌你,没有人要的丫头,爷爷和宇轩哥只是可怜你才收留你……]
[你给我闭嘴。]宫宇轩喝道。圣熙是他生命里的天使,他绝不允许别人欺负她。
[宇轩哥……]尚娜委屈地跺着脚,她说错什么了吗,难道她说的不是事实吗?宇轩哥凭什么那样护着她,她有什么好?
圣熙的脸色很苍白,虽然只有九岁,却已经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拉了拉宫宇轩的衣角,忍住眼泪低低地说道:[哥哥,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