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十一章 赶出家门
第十一章 赶出家门
发布时间:2018/05/14 10:59   本章字数:2878
李妍熙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色休闲服,同李德珍来到了一酒吧。
酒吧里涌动着暧昧与暗香,俊男美女们在舞池里挥霍着激情与青春,李德珍找了角落里坐了下来,李妍熙坐在她对面。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空气里有一种压抑的沉默。
李德珍要了酒,倒满杯推到李妍熙面前,“喝了它!”语气相当地不友好。
李妍熙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她从小的骨子里就有着与身俱来的倔强,不会屈服,不会逆来顺受,即便是寄养的生活,对无理的要求她也绝不会答应。
“怎么,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妍熙也有不敢的时候?”李德珍轻蔑地笑着说道。
不敢?李妍熙放在桌子下的手紧握了一下随即松开,李妍熙,你不能上了她的当,她这只是激将法,你要冷静……冷静……
“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喝?”李妍熙看着李德珍。
“理由?”李德珍突然站了起来,“和我要理由?哈哈……多可笑,你李妍熙也配和我讲理由,能和我李德珍喝酒是你的福气,你真不知好歹……”李德珍几乎是咬着牙说话,她看李妍熙的眼神里充满着怨充满着恨,“我讨厌你,一直都讨厌你,你不知道么?”李德珍俯下身在李妍熙耳边低沉地说道。
“我知道。”李妍熙表情淡淡地,她没有看李德珍的脸,而是将目光停在了舞池里,看人们极尽疯狂地扭动身体。
李德珍最讨厌李妍熙在自己面前总是无所谓的表情,当李妍熙平淡地说‘我知道’的时候,她被激怒,拿起李妍熙面前的酒杯就那样直直地泼了出去……
“你知道,如果你真的知道就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她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话。男男女女被她的吼声怔住,所有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二人身上。
李妍熙没有躲闪,满满一杯酒就那样箭雨般冲击到她的脸上,她的心里怒火中烧,拳头已经紧紧地攥住……
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羞辱她。李德珍她的半个养姐也不例外,只是她刚刚紧攥的拳头还没有抬起,脑海中突地浮现出一个人来,美姨……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对自己绝对没有半点偏心,也许是因为这样李德珍才那样讨厌自己,也许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出现打破了他人家里生活的和谐……
想起这么多年来,美姨和善的眼神,亲切的语言,李妍熙的心在这一刻软了,李德珍是美姨唯一的女儿,就算是看在美姨的面子上,自己是该原谅她一次的。只这一次,绝对不可以有第二次。
她的拳头慢慢松开,用手擦拭了脸上的酒,平静地看着李德珍,“我会如你所愿。”
对于李妍熙的让步,李德珍并没有停住,她又倒了满满二杯酒,“好,喝了这杯断交酒,从明天开始你和我们家再没有任何关系,李妍熙,你敢喝吗?”又是激将法。
她明明知道李妍熙是不能喝酒的,也知道这杯酒李妍熙是非喝不可的。
李妍熙没有迟疑,拿起酒一仰头,咕咚咕咚一气喝下,胃里立时升腾起阵阵强烈的灼燃感,喉咙处传来难以忍受的麻辣。将酒杯放下,她转身,再也没有看李德珍一眼。
走出酒吧,她再也忍不住捂住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到眼泪涌出眼眶。她不能喝酒,可是这杯酒她必须喝。
胃里一阵绞痛,李妍熙快速地转到酒吧拐角一个僻静处,扶着墙壁,额头已经微微渗出汗珠来。这就是沾酒的后果,她的身体对酒精有着极强烈的排斥感,沾一次酒精,她就会痛苦一次。
这次的痛来的更猛烈一些,那满满的一杯烈酒像要将她整个胃都燃烧起来,让她无法承受地弯下腰去……
痛……
身体上的痛,心里的痛………
妈妈…………
多少次梦里模糊的身影让她醒来后泪流满面。
妈妈…………
李妍熙这一睡就是二天二夜。当李妍熙慢慢转醒的时候,胃里的疼痛已经减轻了许多,她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什么时候换了吊灯?
她慢慢地用手撑住床,想要坐起来,可是当她坐到一半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看到来人的时候,李妍熙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你……”
李妍熙使劲地在脑海里搜索他的名字:
宫……宫……宫……宇……轩……
宫宇轩俊美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他看李妍熙就像看自己家的女佣一样,即不讨厌也不喜欢。
“你……你……你……你……出……去……,你……怎么……会……会在我的……房间?”李妍熙声音发颤,如果不是身体太过于虚弱,她一定会从床上跳起来将宫宇轩一脚踹出去的。
“你看好了,这是我的家。”宫宇轩淡漠地说道。
“什么?”李妍熙感觉到脑袋有些晕沉沉的,思维好混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的家?”李妍熙这才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摆设的很简单,但每一件摆设都绝不低廉。这分明不是自己住了十多年的那个房间,难道他说的……
他的家?
扑咚……
李妍熙思维极度混乱,双手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地躺了下去。
宫宇轩看着李妍熙,也不管她是真的再次晕过去还是假装晕过去,他的脸上依然是淡漠的近乎冷血,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后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他说:“醒了马上下楼。”
十分钟后,李妍熙又再度转醒。确切地说她并没有晕过去,只不过在宫宇轩面前,她感到面子糗糗的,已经是第二次稀里糊涂地跑到这个家伙的住所了,她需要好好想想,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又来到了宫宇轩的家。
“……我讨厌你,非常讨厌你……”
“……知道,就从我家滚出去……”
那迎面而来的一杯酒倾洒在脸上,那一杯酒入胃后灼燃后的疼痛,意识混乱时及时伸出来的那一双手……
等,等等,那一双手,分明,分明不是妈妈的手,难道是……可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妍熙摇了摇头,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结局是他救了自己,她李妍熙是有恩必报的,就为这个原因,她也该忍耐一次。
慢慢地起身下床,已经昏迷了一天,滴水未进,她虚弱的步子变得蹒跚起来。走出房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两侧全部都是极品壁画,几扇关闭的白漆房门在五彩的壁画中格外显眼,李妍熙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使整条走廊看上去金壁辉煌的壁纸,心里升出感叹之声。
多么豪华奢侈的装饰,她摇摇头,一步一步来到走廊的尽头,站在楼梯口向下望去,整个客厅尽收眼底,数十盏水晶吊灯释放着剔透的光芒,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称映着屋外的湖光倒影,屋内墙壁是手工绘制的精美曲线,宽大的金丝绒沙发上正坐着这豪华别墅的主人,主人对面的墙壁上是一张她见过的画:斜阳,沙难,白裙女孩的背景,飘逸的长发,温柔的风……
宫宇轩的身体斜靠在沙发上,侧脸对着李妍熙,那曲线像一樽精雕细刻的塑像,完美精致,他几乎让李妍熙忘了呼吸。
不是第一次接触,可却是第一次如此细细地看着他,李妍熙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在这一刻跳的好厉害。
这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看的脸?而且他似乎……呃……他似乎正在微笑……他,这个家伙竟然会笑?
宫宇轩的笑容在看到李妍熙的时候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看着李妍熙扶着楼梯的扶手一挪一走地从楼上下来,来到自己面前。看着她,宫宇轩的心一点一点地泛起波纹,李妍熙如一只受伤的小鸟,楚楚可怜地盯着他,那眼神让宫宇轩有一瞬间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维。
[哥哥,我长大了就去国外找你好吗?]穿着一身公主裙,披着微微卷发的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仰头望着他,眼神里充满着肯定的期待。
[嗯。]
[哥哥最好了,我最爱哥哥了……]小女孩跳起脚在男孩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男孩的表情虽然依旧冷漠,可是,他的心却在慢慢融化,融化在小女孩可爱欢快的笑声里。
只有面对她的时候,他才会有温暖的感觉,
圣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