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十一
十一
发布时间:2018/05/14 10:56   本章字数:2673
115.
其实《西游记》告诉了我们许多道理:人一定要有背景,就像悟空闹过天宫,八戒意淫过嫦娥,沙僧在流沙河当过抗把子。没有背景起码要有后台,一般有后台的妖精都被接走。没有后台的都被一棒子干死了。
9C就是个没有背景又没有后台的主,WOW在他手中也就发挥不了多少光和热了,央视成天的报导WOW的危害,还冒出来一个杨教授,脑门上暴起青筋大骂玩WOW的都是精神病。囚囚看着总喊道:
“呦!你看这货脑门上的青筋,勃起了!”
其实WOW有多少危害我们都是知道的,只是不需要无关紧要的人来告诉我们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
116.
赛维拆迁的消失开始一个人传,最后是一群人传,现在是大家都在说,门口的拆迁通知就像怀胎的女人。拆是早晚都会有的,只是个时间问题。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的WOW,西安网吧千千万,万一不成咱在换。赛维拆了我们去那里宅成了这几日的饭后话题。
宝爷叫喊着他一定要买电脑。
疯子说也要买电脑。
我说我陪你们去买电脑。
“干~!你TM的不买电脑?”
我说回去问问老爷子在看。
117.
阿牛说毕业回家找工作,说是要当个记着。
囚囚志向很宏伟,实际行动很窝囊。
佳心还可以挥霍一年。
小椿香删了号也去找工作。
疯子说他也回沈阳。
宝爷咬着小拇指继续打着FB。
我看着他们想想我。
唉~!
118.
好几天没有上游戏了。刚上线就看到好友一个一个从列表中移除。邮箱有西姐写的邮件。
小四:
我们最近公司有点忙上不了游戏,帮我给会长请个长假。我有时间会上来看看大家,你也抓紧自己的学业,WOW不是个事业,只是个游戏。孰轻孰重。你也掂量的来,姐姐也就不多说了。
保重~!

西姐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曲终人散了,又想起多玩那篇叫人回味的帖子。
我们上的不是大学,是寂寞~!
我们玩的不是游戏,是寂寞~!
我们交的不是朋友,是寂寞~!
公会里又走了大批的老人,新人的装备和意识跟不上。FB活动也被迫停止了,会长无奈之下想到的了和会,消息确实很兴奋,但是我不开心。因为那个会就是我刚到3区的时候被拒之门外的一个公会,我发誓有一点我会混出了样子叫他们看。他们官员的眼睛叫猪拱了。
世界是不公平的,有的人开心,必然有的人就要不开心。
他们终究还是和会了,我选择了:
/退出公会
119.
我回到的原来的公会,公会在我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吞并了几个公会的主力后,一跃成为熊猫服的第一大会,以前和我一起开荒FB的朋友都装备渐渐的成长起来了。会长的脾气也是一天天的大起来,我也明白了只有共患难没有同享福的事情。幺狼把公会交给了虫子(暗曲月影虫),有部分的老人都被新人挤兑了下去,当然包括我在内。我没有理由去坐享其成别人争来的成果,尽管我是开国元老级的。
只有有时候可能会有一点点的感叹。看着自己的账号发会呆,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痞子去了8区玩LM,看着他每天精力充沛的玩着WOW的时候,我还是在想这个号以后会是什么?
删掉?
卖掉?
闲置着?
120.
辅导员又一次找我谈学习上的事情,叫我看自己只能数的清过了的科目的成绩册,告诉我英语过了还有机会到大二。英语不过其它的也就不用补考了,我掐着指头数我挂了24分。成绩册的注释上写着:
①大于或者等于14分者将予以留级处理。
我想着怎么给家里人说,或者留级,那样我应该会不再上学。不上学我去那里?
疯子说挂就挂了无所谓。
宝爷挂了但是没有我这么危险。
我还没有潇洒到疯子挂就挂了的程度。
整理整理东西晚上去过那个比我把JJC冲上2200还要难的英语补考。
121.
疯子预备了几个夹带,我不知道对不对。
宝爷把他的的借我叫我全抄上去肯定有用。
我看了看,还是不打算抄了。我知道就算是正确的,结果还是像琼瑶剧里的台词一样:
“我明明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是谁~!”
我认识的会写的单词加一块用手都数的过来。
看来只能在在考场上“发挥”了。
监考的老师刚开考就没收了好几份答案,我看看周围。不是在咬下嘴唇的,就是在咬笔头。
我希望的奇迹终究还是没有发生,我爬在桌子上想回家怎么给老爸说。
爸,我被学校留级了~!
爸,学教把我留级了~!
爸,我留级了,被学校~!
122.
我睡醒的时候发现教室里人走的差不多了,我发现前面的哥们老往桌子下面看,我弯下头才发现暖气片上有答案。
“嗨~!做完没?给我看看。”
“快了,你先看选择吧。”他胳膊往进挪了挪。
“对不对啊?”我看着他写的那个字母,估计是字估计是写的太难看了吧,总感觉答案像错的一样。
“你还有别的选择么?”他偷偷甩过来说了一句。
我很快的抄完选择题时候。被老师发现,老师喊他交卷,%制的试卷我只抄了65分的选择。
出教室后我问他选择正确率怎么样。
他告诉我:“如果不挂的话应该就是过了。”
我告诉他:“你TM这不是废话吗。”
123.
我就那样等着辅导员的通知,赛维也等着拆迁,也想过也许有人把我送到车站说一些安慰的话。或者老爸会直接开车来接我回家,在或者我就那样苟且的继续留在学校。
反正也事已至此,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吊在悬崖上的人,往上爬难受,松开手更难受。这个太过于讽刺了,没有人告诉过我大学原来有个东西叫留级。
不过也好,赛维也拆了,公会也退了。赛维的哥们都要毕业各奔东西了,我也被学校留级了。不错都挺好,我尽量安慰自己,在宣判前快活那么几天。有时候看到报纸上:XXX成绩不理想跳楼,我想我可能没有那么潇洒,如果是高层建筑自由落体的时间长,容许我想些什么的话。
我想的不是我喜欢却没走到一起的女孩,那肯定是我爸妈。

124.
痞子终于打电话
“怎么好几天QQ没有见上,游戏也没有见上过。”
“我说我TM死了你会不会知道。”
“那必须要知道,账号留给我我去卖点钱花花。”
“滚你大爷的~!你这个月没钱了?”
“嗯。去你那边玩了几天回来后就一直票子很紧张,你不紧张的话往我卡上打个毛爷爷给我撒。”
“好~!你叫我个爷爷,我就给你打个毛爷爷,哈…怎么样?”
“我叫NM~!你TM还是个坏耸。”
其实打算再打点的,但是实际上我也就剩300不到了,还是给他打了100,我告诉他就100。实在没办法了就去你老婆那吃“精神食粮”凑活过。痞子说应该够了他女人过几天家里打钱吃饭没问题。
125.
我有时候会羡慕痞子他至少有个人关心。
我安慰自己如果眼前有阴霾,后面就一定有光,只是需要我去转身。痞子说我越来越不像我自己了。要有性格一点。我说适当的时候性格是要牺牲一点的,过于耍性格和小孩子耍小JJ是一样愚昧的。
他又是笑,说这个话很P干。
我也觉的很P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