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十
发布时间:2018/05/14 10:56   本章字数:3587
104.
楼道里尖叫声一片,TMD还没塌呢。人群太拥挤了,看到许多情侣紧拉着手,脸色紧张一副世界末日要私奔的表情,都TM不用化妆。我是被架到人群中活生生挤到一楼的,感觉就是晕晕的,其它到没什么。教学楼门前的喷泉边水溢出了许多,疯子过一会也出来了,我们赶紧给宝爷打电话,结果电话打不通。我们赶紧去网吧,赛维的建筑构造是框架的,塌是塌不了,但是石膏的天花板不怎么保险,半路上遇到阿牛他们。
“宝爷呢?”
“去里面拿会员卡了。”
然后我们就看见赛维冲出一个2B来。
105.
“靠!你TM不怕死里面啊?”
“你妹啊,我卡里还有80多会员呢。”
再看看周围里面的人全都出来了,平时难得聚这么多人。
“这(则)么多人难得。这(则)不去高个聚餐什么的?”
“去吃什么?这么热。”
“东北粥王,走起喝点东西再说。”
“对的~!疯子他家的店。”
“毛~!TM逮个东北的就是我家的啊?”
“就是不能这样诋毁疯子的,啥玩意儿~!”
我的这句东北话是寝室认为最欠抽的一句,其语气,表情,都是史无前例的。
“MB,你这句敢不敢在说的贱一点。”
“整个就是一手机彩铃,表情就是一QQ表情。”
“QQ你M。”
106.
“老板,绿豆粥。”
“X2。”
“X3。”
“皮蛋瘦(叟)肉(漏)粥(邹)。”阿牛没有继续X下去。
“你TM怎么就那么特殊尼~!阿牛?还是流?”疯子拍拍阿牛的脑勺。
“阿牛(流),你那(拉)句台词没有读完啊,还有:不放辣椒~!”
阿牛扶了扶眼镜看着佳心,实在没什么语言了。
“这(则)搞卵类!怎么还不上。”
“这晚上还有活动网吧去不了,尴尬了(来)。”
“晚上我们BT……”
无论什么时候吃饭都会讨论到游戏上,也许就像痞子说的,我是这样的人,我遇到的人,和我生活的环境都是这样。有一种条件叫做得天独厚,应该就是我们这样的。
106.
下午的时候。整个网络都不怎么好,电话打不通,满校园都是拿着手机。喂~!喂,的声音,中国的电信总是这样,移动,联通。移不动,联不通。晚上赵叔说网吧晚上要暂停一段时间,等危险期过了,我们都很扫兴的往回走。
“唉~!晚上我们打BT呢。我的T6肩膀啊。”我看看手机上时间他们应该都开打了。
“打个蛋,四川地震,三区的FWQ就在四川,网络都不合适打毛,再说了,楼摇的厉害,谁那么牛B安心打活动,疯了吧?”
仔细一想也对,安心了些许。还是回寝室吧,路过操场的时候人山人海的,全是地铺,看来我们估计也要这样。一回去就听他们说寝室暂时不许进去,无奈只有找个地方去坐会,放眼望去能睡人的地方都是一排排蠕动的被筒,一节节白森森大腿,宝爷提议去图书馆那里的草坡。
我很坚定的告诉她,那里是‘敌占区’汗肉横飞,炮火连天,叫声惨绝人寰。疯子和宝爷都顿悟。
107.
往往这个时候才能体现出有女人的优势。我给疯子说。宝爷说他女人在家那边,但是远水是不能解近渴的,我告诉疯子他要是当时答应女网管,说不定这会也不用和我们一样坐在台阶上看星星。嗯,对。疯哥会在‘敌占区’,宝爷***的看着疯子,滚~!老子对她没兴趣,其实我再想想自己好像还不如他们。
其实游戏和女人相比两样都要花$的。但是一个是你什么时候需要它就能满足你。另一个还要看心情,炫耀程度上而言,一个是你通过努力就可以达到,另一个没办法。主观原因还是看她妈,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可能会抛弃你一个永远不会。
他们常常说这样的话千万别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说,不然会死的很惨。
108.
坐了一会实在困了,我们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日,我们回寝室吧。这样熬下去我感觉我也会有生命危险。”宝爷看着我们。
“就是。大不了回去轮流睡觉。”
但是回去后都一头栽床上都不省人事了,据说后半夜还摇了会,我们完全不知道。
早上我们起的早,不通宵精神好多了,跑去教师发现上课半个小时了只有5个人,加上我们。下课我们吃了点东西去网吧,进网吧以后发现他们都多半干坐着。
“怎么都不上啊?给我们留着机器啊。”
“能上个毛!全国上下三天默哀,网站都TM是灰色的,所有娱乐网站都暂停。”
“我草~!那不扯呢吗?不无聊死了吗?”
“只有QQ能上。”
我开了机器登上QQ发现在线的人明显比平时多了好几倍,平时一年不上线的几乎都在线。
109.
早上一直看本地电影看到吃中午饭,把年度几个新拍的片子都看了一遍。
疯子看尼古拉斯凯奇的。
阿牛看威尔史密斯的。
宝爷看我也不知道。
我挑选他们看过的经典的,不喜欢一个东西,没有必要去深入了解。
囚囚翻阅所有的成人电影网站找,小泽圆,苍井空,波多野结衣……
我一直很纳闷那些网站为什么不默哀。
110.
下午痞子发短信说他们要出去喝酒了,我告诉他我很羡慕,并且附带一个:草泥马。他问我说什么,我说是动物,他说他只见过:卧草泥马,我回他:MB。
这样的日子实在没法子过了,老祖先说,生活莫非食、色、性。我TM一样也没有。
食:一个菜重复一个礼拜,什么时候吃腻什么时候换。
色:校园里是各种五颜六色的丝袜***,吊带短裙,但是都是别人的,只许看,不许摸。
性:如果偶尔看看囚囚推荐的新A片也算的话。
111.
晚上看看电话,想起给家里打电话问问,老爸永远是接我电话然后挂掉打过来。其实我最不缺少的就是电话费,每学期100块到期末连一半都不到。他问我学业。生活我都是顺从的告诉他很好,又问我钱还有没,我说的数字都是刚好按月底就刚好花完。老爸说我要学着计划点花钱,1500块的工资刚毕业是找不到那样的工作的,我又想起了高中时期的同学,他们的大学生活费,给我最多活10天,固然他们有女朋友,有精神食粮。我吃饭从不会亏待自己的,天没降大任与我,我也没必要饿我体肤。老爸把电话给了妈妈,她数落我一会,问我床单洗没,我说换了个干净的。问我带去的钙片吃完没,我看看柜子里满满一瓶的药片。我不知道那个药过期了没。妈妈说我这个样子以后结婚了叫媳妇就唠叨死了。我说洗衣服,做饭,带孩子。我是都不会的。妈妈说我不好好上学以后没本事那里找那样的媳妇,我告诉她我直接找个保姆当媳妇,妈妈笑着把我的话告诉老爸。他们笑,我在电话这头也笑,他们笑的很快乐,我笑的很无奈。
112.
黎明之前的黑夜是最难熬的,网上公布所有网上娱乐都是晚上12点开放。我们就那样坐着。等着开服。到12点开放的时候,门口陆续进来了好多人、阿牛、囚囚、小卵、都陆续来了。小E不知道什么事时候也找到机器早坐下了,他们喊叫着要一起找3区的号打JJC,阿牛玩疯子的ZS,疯子玩自己的MS,宝爷玩自己FS,佳心玩自己FS,伯西玩DZ。
说到伯西他和佳心熟,我到不怎么了解。唯一映象就是他有一次在赛维打JJC时候带着耳机,一句歇斯底里的:“他不是一个人~!”这一喊不要紧,引的游戏区兄弟尽折腰。他那个方言太特别了。
刚好5个人,JJC也没有6V6,宝爷告诉我他们打到1850帮她拿武器,说完了带我打个武器。我回绝了,我不喜欢被人说我PK这样那样。我本来就不喜欢PK,游戏就是开心,自己怎么玩别人都管不着,只要我自己是开心的,起码我包里的金币永远是大于他们中间任何一个高端的JJC队伍的等级的数字。
佳心喜欢给我炫耀他JJC等级。
我习惯给佳心炫耀自己的金币。
113.
“疯子,驱散。”
“汗NM,抵抗。你躲一下。”
“被羊,满羊!”
“被晕!打死,打死~!”
“噢…犀(sei)利(lei)噢~喔~!” 阿牛那个贱腔调。
看他们样子应该玩的很开心。我在城里转悠实在没什么事情。就当烧点卡,我在他们中间点卡也是最多的。已经一学期没有用人民币冲点卡了,全是金币收的卡,佳新他们每次为了保点卡都是一般时间下线,打JJC才上。看着我没事就起个马在城里转悠。
“我靠~!NMB你多少点卡,不要浪费好吧。嫌多给我冲张”佳心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我看就没有这个必要了吧~!”然后我返回人物角色向他展示一下保持在上万分钟的游戏时间。
114.
转悠着我发现有人密我。
[西贝魅睿]悄悄的说:你怎么半夜也在啊~!又通宵。
发送给[西贝魅睿]:不是本人。
我怕叫她知道是我又说我通宵,嘟囔一通又要讲大道理。
[西贝魅睿]悄悄的说:噢,那他人呢?
发送给[西贝魅睿]:哦,明天他们有课,他回去睡觉了,我拿他号耍耍。
[西贝魅睿]悄悄的说:噢,呵。。。
发送给[西贝魅睿]:你会打JJC不?我这个礼拜2V2混点分。
我很爽快的答应,结果发现一个问题。要语音指挥的。要我说话怎么办?最后决定告诉她我麦坏的,她指挥我听。
我以为她只是PVE好,没想到PVP她也很犀利。基本我是打死对方一个,我也死了。剩下一个西姐1V1或者有时候还要1V1。5一个满血,一个半残。打到3点到我睡觉的点了,我也困了,西姐说她也要下了。
那晚我们的登记是1630,是1500新队伍开打的,打了53场,应该是我WOW史上PK最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