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十七章 凌紫逸进宫
 第十七章 凌紫逸进宫
发布时间:2018/05/14 10:42   本章字数:2533
第二天早上,离晚溪刚从太后那里回来,便听到巧儿说‘公子来了’。离晚溪一愣,随即想到昨晚穆楚晟的话,暗自叹了口气:皇上连哥哥都介意,看来自己以后跟哥哥见面要谨慎了。“小姐,巧儿先替你更衣吧。”“嗯。”离晚溪点头,“哥哥什么时候来的?”“有一会儿了,公子听说小姐还没回来,就在偏殿等候。眼下,正跟兰素姐姐聊天呢。”“哦。”
  换好衣服,离晚溪便让巧儿带凌紫逸进来。“臣参见皇后娘娘。”凌紫逸一见离晚溪,便下跪行礼。“哥哥快请起。”离晚溪见状,急忙扶起凌紫逸。凌紫逸抬起头,看着眼前凤冠华服的离晚溪,心中一阵苦涩。“这里没有外人,哥哥还是喊我‘陌儿’吧。”“是。陌儿,你的记忆恢复了?”
  “嗯,恢复了一些。”离晚溪笑笑,暗叹:以后,这个谎得一直撒下去了。凌紫逸抬起眼帘,眼眸明亮:“爹爹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离晚溪笑容微僵,随即问道:“哥哥进宫,是不是有姨娘和姐姐的消息?”想来想去,离晚溪也只能想到这一点。凌紫逸点头,看了眼兰素,说:“嗯,已经找到她们了,现在就在府里。”
  闻此,离晚溪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那就好……对了哥哥,她们这些天过得怎么样?现在都还好么?”凌紫逸犹豫片刻,点头:“还好。”离晚溪重重的舒了口气,随即自责:“都怪我自己不小心摔下楼梯,昏迷前还乱说话,害得巧儿误会,更害得姨娘她们被赶出府,受那么大的委屈。还好她们没事,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凌紫逸与兰素相视一眼,各自低头,眉头暗锁。把贺梅母女赶出府,是个误会,而贺梅的死,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凌紫逸没有把她的死说出来,就是怕离晚溪会因此内疚自责,把所有的错都归在自己身上。如今,离晚溪身在宫中,不便回相府,只要他们不说,她就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
  “我看看什么时候能回趟家,跟姨娘和姐姐道个歉。”离晚溪撑着脑袋说。凌紫逸脸色一僵,随即挤出一丝微笑:“陌儿,你现在是皇后,怎能随便回去?何况,这又不是你的错。”离晚溪扁扁嘴:“可都是因为我,姨娘和姐姐才会受那么多苦啊,不行,我一定要回去看看她们。”凌紫逸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面有难色:“这样吧,道歉的事,我代你去说,怎样?”“可是,我想见见她们。”
  凌紫逸无奈,看向兰素,兰素会意,上前对离晚溪说:“小姐,皇后出宫,可是件大事,得得到皇上的同意,还得做很多准备,很麻烦的。”离晚溪秀眉微蹙:回趟娘家都这么困难,这帝王家就是多事。“小姐,不如哪天有时间,宣她们进宫吧,一样的。”“这样啊,也好。”兰素看了一眼凌紫逸,嘴角微翘。凌紫逸挑了挑眉,冲她一笑:这件事能拖就拖,实在不能拖,就让心儿进宫,对陌儿谎称姨娘身体有恙,不能来就行了。
  “陌儿,听兰素说,昨晚你弹了一首很好听的琵琶曲。”“嗯。”离晚溪心中一紧:别跟我说凌小姐不会琵琶。凌紫逸笑了笑,定定的看着离晚溪:“记得一年前,灵秀去世时,你将她送与你的琵琶埋在她坟前,还说以后再也不弹了,任谁劝都不听。”灵秀?谁啊?
  见离晚溪一脸茫然的表情,凌紫逸哑然,而后问道:“陌儿没想起灵秀吗?她是爹爹请来教你琵琶的宫廷乐师啊。”“哦,那我为什么不弹了?”凌紫逸张了张嘴,随即沉默。“嗯?哥哥怎么不说话了?”“这……”凌紫逸抿了抿唇,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哥哥……”“那天你学了一首很难的曲子,总是弹不好,她便一直教你,直到深夜。后来她在回宫的路上,出事了……”离晚溪愣了愣:原来是这样,凌小姐把灵秀的死怪在自己头上,所以以后再也没有碰过琵琶。看来,这凌小姐的心还是蛮好的,只是对姨娘和姐姐例外。
  沉默片刻,凌紫逸想到离晚溪醉酒的事,不禁叹了口气,眉宇间露出一丝内疚:“你从小便沾不得一点酒,都怪我,在进宫前不记得提醒你。”离晚溪笑了笑:“哥哥不必自责,我现在不是知道了么?以后我不会再喝酒的。”凌紫逸抬起眼帘,眸中似乎有些许顾虑:“可是,昨晚在大殿上,陌儿……”
  “不就是弹了首琵琶么?应该不算失态,呵呵。”离晚溪摆摆手,干笑两声。“对了,哥哥,你来了这么久,我还没请你吃东西呢。”离晚溪瞥了眼一旁的糕点,适时转移话题。“我这里有很多好吃的哦,你尝尝。”说着,离晚溪拿起一块糕点,递给凌紫逸。
  还未等凌紫逸伸出手,便听到殿外传来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离晚溪心下一惊,急忙放下糕点,与凌紫逸上前接驾,不料脚下踩住衣裙,顿时身子向前倒去。“陌儿小心!”手上一用力,凌紫逸将离晚溪拉入怀中。离晚溪定了定神,抬头冲凌紫逸一笑。门口,穆楚晟负手而立,双眉紧蹙。
  “奴婢参见皇上。”兰素率先向穆楚晟行礼,微垂的眼帘下,闪过一丝担忧。离晚溪和凌紫逸这才发现穆楚晟已经进来了,急忙行礼。穆楚晟缓步走到离晚溪身边,看了眼凌紫逸,伸手扶起离晚溪:“没想到国舅来了,怎么,有事吗?”语气平淡无波,让人猜不透他此时的情绪。
  “回皇上,臣是奉家父之命,来向皇后娘娘禀报家里的一些情况。”“哦?那事情都谈完了么?”“嗯,刚刚谈完。”“哦……”穆楚晟嘴角微勾,转眸看着离晚溪:“陌儿,你困不困?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离晚溪垂着头,不敢看穆楚晟的眼睛,小声答道:“臣妾不困。”穆楚晟淡笑,抬手轻轻抚过离晚溪耳边的发际,滑至脖颈,大红的衣领下,一道鲜红的吻痕赫然映入凌紫逸眼中。
  “真的不困么?昨晚陪了朕那么久……”穆楚晟说着,目光若有若无的瞟向凌紫逸。凌紫逸望着那刺眼的印记,双手紧握,随即迅速低下了头。离晚溪缩了缩身子,点头:“真的,臣妾不困。”“皇上,臣家中还有事,先行告退了。”“嗯,去吧。”凌紫逸抬起眼帘,飞快的看了眼离晚溪,而后转身离去。穆楚晟望着凌紫逸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离晚溪见穆楚晟表情凝重,暗道:不会又要生气了吧?
  “皇上……”“陌儿真的不困吗?昨晚一夜没睡吧?”穆楚晟收回目光,定定的看着离晚溪。离晚溪心下一惊:他怎么知道?穆楚晟伸手轻轻摩挲着离晚溪颈上的红痕,目光温柔:“朕陪你睡会儿吧。”“臣妾……”没等离晚溪回答,穆楚晟便拉着她来到床榻:“陌儿不困,可是朕累了,就当是陪朕睡吧。”“是。”
  褪去外衣,相拥而眠。不多时,身边的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离晚溪轻靠着穆楚晟的肩,脑中回想起穆楚晟对凌紫逸的态度,不禁双眉紧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