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十九章 晚溪之疑
第十九章 晚溪之疑
发布时间:2018/05/14 10:39   本章字数:2480
在莫雪楼斜对面,有一家大客栈,此时,司徒宇站在窗前,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官兵,沉默不语。昨晚莫雪楼倒塌起火,死伤严重,甚至还有朝中官员在里面,这引起了朝廷的注意,今早刑部便派了很多人来调查。而司徒宇的人在莫雪楼出事之后,立刻前去查探。到现在,差不多该回来了。
  “公子。”司徒宇转身,抬眼看了看进来的人,问:“怎么样?”“莫雪楼的主楼,几乎全部烧毁,不过后院还在。只是,属下等在后院,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司徒宇双眼微眯,低沉着语气说:“看来,她们是早有准备。”“属下等在附近查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她们的踪迹,难道,她们真的葬身火海了?”
  司徒宇冷笑一声,摇摇头:“不可能,以我们所查到的线索来看,她们极有可能就是天玄宫的人,既然如此,她们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这一定是她们的障眼法。何况,那日交出御天宝典之后,江湖中人几乎都知道了御天宝典就是青衣神卷的上卷,且落在天玄宫手中,甚至牵出了莫雪楼。整个江湖,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天玄宫,伺机寻找消灭天玄宫的机会。这次她们自毁莫雪楼,一定是想销毁所有与天玄宫有关的线索,以免被江湖中人查到一二。”“哦……”
  司徒宇侧过身,目光瞥向那处废墟,双眼微眯,脸上神情莫测:这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偷偷潜入莫雪楼打探消息,希望查出莫雪楼的秘密,进而得到有关天玄宫的线索。而她们这一招金蝉脱壳,不仅断了所有线索,还将楼里的所有可疑之人一并解决,手段真是高明。只是,毁了莫雪楼,那件事,也很难查到了……
  午膳,穆楚晟依旧在离晚溪这里吃。两人并排而坐,桌子上放着几盘家常小菜,这还是离晚溪特地命人做的,是她最喜欢吃的菜。宫里山珍海味,玉盘珍馐,吃得多了,难免觉得腻,所以,她才命人做了这些菜。
  穆楚晟扫了眼桌上的菜,问:“这些都是陌儿爱吃的菜么?”“臣妾只是胃口不太好,想吃点清淡的。”离晚溪温柔一笑,没有正面回答穆楚晟的话。她是喜欢吃,可凌紫陌不一定喜欢,虽说是‘失忆’了,但一个人的喜好是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的,她可不能在这上面被人怀疑。如今的她,以冒牌皇后的身份呆在后宫,不得不万事小心,说话做事都经过仔细考虑。
  “哦……”穆楚晟眼眸含笑,“那么,陌儿爱吃什么,朕命人去做。”“这……”离晚溪一转眼眸,笑道,“只要是皇上命人做的,臣妾都爱吃。”说完,离晚溪只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真是肉麻。穆楚晟呵呵一笑,伸手握着离晚溪的手,眼中闪着莫名的光:“陌儿真是会说话……”离晚溪低着头,暗自蹙眉:这话听着,怎么不像是在夸我?“好了,吃饭吧。”“哦。”
  吃过饭,两人一起坐在园子里晒太阳。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甚是舒服。离晚溪靠在穆楚晟肩头,闭着双眼,细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剪辑着层层柔光。精致的面容,在柔光的映衬下,秀美无暇。殷红的嘴唇,此时正微微翘起,挂着一抹懒懒的笑。微风拂过,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穆楚晟眼眸一动,伸手抬起离晚溪的下巴,轻轻落下一吻。离晚溪微微一震,随即双手环住穆楚晟的腰身,整个身子缩在他怀里,一如乖巧的小猫。“陌儿听说过莫雪楼么?”穆楚晟一手搂着离晚溪,一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弄好。“嗯,听说过。而且,今早听几个小太监说,昨晚莫雪楼出事了。”离晚溪尽量说得云淡风轻,不带丝毫情绪。
  “嗯,那陌儿怎么看待这件事?”“嗯?”离晚溪抬起头,明亮清澈的眼眸中,尽是不解。穆楚晟笑了笑,温暖的大手轻轻抚过离晚溪的脸:“陌儿觉得,莫雪楼倒塌,是意外么?”离晚溪努努嘴,一副无辜的样子:“臣妾怎么会知道?”
  穆楚晟俯首贴着离晚溪的额头,语气低沉的说:“昨晚的火很大,那些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还有些尸体烧得只剩骨头,散乱的堆在一起,根本看不出原来有几具。”离晚溪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如果有人借机假死,或是改变容貌,冒充一个已死之人,是非常容易蒙混过关的。谁死谁活,谁真谁假,根本不为人知。”穆楚晟说着,抬起头,目光瞥向离晚溪,深邃的眼眸中,情绪暗涌。
  “陌儿记不记得,两个月前,曾经出府被马车撞伤?”离晚溪一愣,摇头:“臣妾只是听爹爹和哥哥提过,但是自己没有印象。”“这样啊。”“怎么了,皇上?”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穆楚晟见离晚溪一脸疑惑,淡笑:“没什么,只是想看看陌儿有没有再记起一些事。”“哦,”离晚溪抿唇一笑,“皇上放心,臣妾以后会想起来的。”“嗯。”
  ……
  待穆楚晟走后,离晚溪想来想去,还是叫来了巧儿,问她关于凌小姐被马车撞伤的事。当时巧儿就在凌紫陌身边,所以,离晚溪让巧儿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那个时候,街上的人不多,小姐新买了一条手链,却不小心弄断了,珠子落了一地,还有几颗滚到了街道中央,小姐急着去捡,没想到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小姐来不及躲开,就被马车……巧儿见小姐被马车撞倒在地,吓得魂都没了。”说到这,巧儿不禁打了个哆嗦,似乎还心有余悸。
  “哦,那后来呢?”“后来马车停了,从里面下来一位带着面纱的姐姐,她见小姐昏过去了,立刻叫车夫把小姐抱上马车,带着小姐去附近的医馆看大夫。巧儿本来想跟上去的,可是她让巧儿先回去通知老爷,巧儿就急急忙忙的跑回府了。之后,老爷和公子匆忙赶到了那家医馆,那位姐姐就一直向他们道歉,还赔了好多钱呢。”离晚溪点头,原来是这样,这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啊,为何皇上会突然问起?
  “对了,巧儿,那个‘带着面纱的姐姐’是谁?”巧儿挠挠头,说:“好像叫颜什么。”“颜出尘?!”离晚溪深感意外。“嗯,就是她!对了,上次我们跟公子出去逛集会,被人群冲散,好像也是因为她哦。小姐与我们失去了联系,最后还被天玄宫的宫主抓走,难不成,她是小姐的克星?”巧儿瞪大双眼,一副惊讶的表情。
  离晚溪双眉紧皱,沉默:那次,我躲在她的马车下面进入莫雪楼,她一眼就看出我是个女的,原来不是什么见多识广,而是因为她早就见过我,知道我是谁。可这还是没什么特别的啊,为什么皇上会突然问起这件事?还有,今早景王跟我说话时也怪怪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莫雪楼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此时的离晚溪,满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