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十八章 莫雪楼之事
第十八章 莫雪楼之事
发布时间:2018/05/14 10:39   本章字数:2962
夜色降临,处在街心的莫雪楼,此时灯火通明,里面人群涌动,热闹非凡。今天是莫雪楼建立三周年的日子,为此,莫雪楼特地筹办了一个活动:当晚,客人只需交一锭银子,便可美人在抱,尽情玩乐,美酒佳肴,尽情品尝,还可以一睹颜出尘的芳容,欣赏她的曼妙舞姿和仙乐般的歌声。此消息一出,男人们纷纷涌向莫雪楼……
  台上,颜出尘一袭霓裳羽衣,飘然若仙。但见她长袖善舞,步伐轻盈。眉心处,一点朱华,回眸间,倾倒众生。台下,男人们或边喝酒边和姑娘玩闹,或直勾勾的看着颜出尘,神情暧昧。过道上不时有小丫头往来,给客人们送美酒。楼内,酒香飘远,醉人心弦。楼顶,几十盏灯笼高挂,将里面照得有如白昼。
  楼上一隔间里,穆楚扬坐在窗边,一手撑着脑袋,一手举着酒杯,目光沉静的望着台上的颜出尘:“玉翠绫罗金步摇,半点朱砂醉人娇。颜倾天下几回见,出尘绝世媚若妖。”哼……穆楚扬轻笑一声,微微仰头,一杯酒下肚。台上的颜出尘扭腰转胯,衣袂飘决,嘴角挂着一丝浅笑,柔媚的脸庞如新月般空灵。淡转眼眸间,瞥见那一抹白色身影,随即甩袖掩面,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清晨,天气尚好,离晚溪带着巧儿、兰素四处闲逛。走到上次见穆楚云的地方时,离晚溪停下了脚步。“巧儿,我怎么觉得,楚云公主好像很针对我?”巧儿努努嘴,嘟囔道:“还不是因为那件小事,都这么久了,楚云公主还记着,真是小心眼。”身旁的兰素微蹙眉,伸手扯了扯巧儿的袖子,低声提醒着:“不要乱说话。”巧儿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离晚溪一挑眉:“什么事?”“就是三年前的那次宴会咯,小姐在偏殿遇到楚云公主,不小心弄破了公主心爱的裙子,惹得公主很不高兴,可是小姐都向她道歉了,她还不依不饶,小姐就气得跟她吵起来了,没想到惊动了皇上。皇上听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出面调解,公主才罢休。”
  “哦……是这样啊。”果然,巧儿说的没错,这公主的心眼真小!离晚溪暗道。不过,说起来,可能还跟那件事(前户部尚书之死)有关吧。那尚书是楚云公主的舅舅,公主因此而针对我,也不无道理……现在仔细想想,爹爹因为那件事,可以说是得罪了太后,而景王与太后亲如母子,难道这就是爹爹舍弃景王、选择帮助当今皇上登基的原因之一吗?景王因为爹爹而没能当上皇帝,如此一来,太后岂不是会更加仇视爹爹?离晚溪双眉微蹙,在心里猜测着。
  “哎,我刚从宫外回来,听说,昨晚莫雪楼出大事了。”“莫雪楼?是不是那个蓝城最有名的烟花之地?”“嗯,就是它。”“它出什么大事了?”“听说昨晚莫雪楼筹办了一个什么活动,有很多人去,但是到半夜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莫雪楼突然塌了,而且起了很大的火,整座楼都差不多烧没了,死了很多人呢。”“啊?不会吧?”“真的,街上的人都在议论呢。”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塌了?还起火?”“我怎么知道,我只听说,昨晚那里很热闹,一直到半夜,还在唱歌跳舞。后来不知怎的,楼开始摇晃,接着突然就倒塌了,那楼道上本来放了很多酒,楼顶挂了很多灯笼,这一下子就全部烧起来了,再加上里面的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哪里还逃得走?唉,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这样啊……”
  不远处,几个小太监围在一起小声议论着,离晚溪站立在原地,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莫雪楼?随即,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妖娆多姿的身影。兰素与巧儿相视一眼,而后一齐看向离晚溪。这时,那几个太监发现了离晚溪,吓得脸色苍白,急急忙忙跪在地上行礼。离晚溪扫了眼他们,问:“刚才你们在说什么?”那几个太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而后全部低下了头。离晚溪走上前,指着其中一个太监说:“你,起来回话。”
  “是。”那太监缓缓站起身。“刚才是你说莫雪楼出事了,对吧?”“回娘娘,是奴才。”“里面死了很多人,是吗?”“是。”“有多少人逃出来?”“奴才不清楚,只是听说,逃出的人不多,而莫雪楼里的姑娘,似乎没一个生还。”离晚溪眼眸微缩,而后点头:“好了,你们走吧。”“是,娘娘,奴才等告退。”那几个太监匆忙离开。
  没一个生还?离晚溪暗自叹了口气:‘颜倾天下几回见,出尘绝世媚若妖’,一个那么漂亮的美女,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惜……等一下,不对啊,上次司徒公子说,莫雪楼可能与天玄宫有关,如果真是这样,那莫雪楼里的姑娘,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司徒公子一直盯着莫雪楼,现在莫雪楼没了,那么线索就断了,难道说,昨晚莫雪楼倒塌起火,根本就是她们脱身的伎俩?呵,若真是这样,那司徒公子有得查了……离晚溪想到这,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没想到皇嫂身在宫中,竟然那么关心宫外的事,真是让人意外。”说话间,一个白色身影飘然而至。皇嫂?离晚溪嘴角微抽,抬起眼帘:景王?眼前的人,白衣翩翩,眉目含笑,俊美的脸庞在阳光的氤氲下,更显柔和。兰素和巧儿急忙向穆楚扬行礼。穆楚扬冲她们一点头,而后向离晚溪行礼。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离晚溪淡笑。穆楚扬嘴角微勾:“臣只是觉得奇怪,并无其他的意思。不过,皇嫂刚才的举动,似乎显得太过关心莫雪楼了吧?”离晚溪挑了挑眉:“在蓝城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皇后,问一下难道不应该吗?”穆楚扬低头一笑:“皇嫂说的自然没错,可是,臣刚才见皇嫂听到莫雪楼的姑娘无一生还时,似乎有些难过。” 
  离晚溪眼眸微闪,而后笑道:“莫雪楼的姑娘,想必个个是花容月貌,年轻貌美,如今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可惜?本宫不过是感叹生命无常,为她们‘难过’,不足为奇。”穆楚扬暗自蹙眉,随即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原来是这样,皇嫂真是好心肠。”离晚溪笑笑,没说什么。“可那之后,皇嫂为何又笑了?”穆楚扬意味深长的望着离晚溪,问道。“这……”离晚溪的脸色微微一变:丫眼睛怎么这么尖?“王爷看错了吧?本宫哪有笑?”“哦……那可能是臣眼花了。”穆楚扬说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哥哥——”一个清脆的叫喊声响起,离晚溪循声看去,是穆楚云。今天她穿了一件淡紫色长袭纱裙,外套粉色锦缎小袄,边角缝制着纯白色的雪狸绒毛,更衬出她那白皙的脸庞。“楚云。”穆楚扬冲她一笑。“哥哥进宫了?”穆楚云小跑而来,笑容灿烂。看来,她们兄妹两的关系很好啊。离晚溪在心里暗道。
  “嗯。”“那哥哥怎么在这?”穆楚云说着,眼神快速的瞟了眼离晚溪,而后又落在穆楚扬身上。离晚溪扯了扯嘴角,暗道:没给我行礼就算了,竟然还对我视而不见!?“路过,见皇嫂在这里,就聊了几句。”“哦,那我们去见母后吧。”说着,穆楚云揽着穆楚扬的手臂,就要拉他走。“嘶……”穆楚扬微微抽气,脸色煞白。
  “哥哥,你怎么了?”穆楚云松开手,她好像弄疼哥哥了?离晚溪见穆楚扬僵直着手臂,问:“你的手受伤了?”穆楚扬微低头,眼神转深,而后露出一丝微笑,只是那笑在离晚溪看来,有些隐忍。“只是扭了一下,没事。”闻此,穆楚云紧张不已:“哥哥扭伤手了?给太医看过没有?”“看过了,别担心。”穆楚扬说着,伸手轻拍着穆楚云的头,眼神温柔。
  “哦,没事就好。”穆楚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拉起穆楚扬另一只手,“那我们走吧。”“嗯,待会见到母后,不要向她提起这件事,免得她担心,知道么?”“哦,我知道了。”“皇嫂,臣与楚云,就先走了。”“好。”离晚溪点头,心中暗想:扭伤手?有没有这么巧?还有,我关心莫雪楼,关他什么事?他看起来,似乎很在意我对莫雪楼的态度,这又是怎么回事?离晚溪紧紧咬着嘴唇,双眉渐渐蹙起……